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国姓窃明 > 第20章 鲜廉寡耻

第20章 鲜廉寡耻

第20章 鲜廉寡耻 (第1/2页)

以沈树人的手腕,如果他想斡旋,肯定是有办法解决掉与龚鼎孳或者侯方域的人际关系问题的。
  
  但是,能不能做到,和愿不愿意做,是两码事。
  
  沈树人之前可以和杨嗣昌、和史可法好生结交,那是因为杨嗣昌、史可法历史上没有降贼的污名。
  
  可龚鼎孳、侯方域不同,这些人有的是历史上做了汉奸,有些至少是积极图谋仕清(但是未遂,清不要他做官)
  
  沈树人知道自己将来是要图谋大业的,作为中兴伟人,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履历上就留下“你结交过的朋友,有些后来当了汉奸”的瑕疵,太划不来了。
  
  所以,这场卖官文会上,他始终保持观望态度,绝不去巴结那些人。他相信问题总有别的解决办法。
  
  这一观望,还真就被他发现了一些办法。
  
  随着文会过半,围在龚、侯、朱三人旁边的奉承者越来越少。后来,甚至出现了几个看似跟他们不太谈得拢的中年人,一番暗语讨价还价之后,拂袖而去,说是要另找出路。
  
  沈树人一开始也听不懂这些人打哑谜——因为他们买官从来不明说,都是夹带在时政话题里暗示。
  
  还是顾炎武见多识广,悄悄帮沈树人翻译,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沈树人不由好奇:
  
  “诶?顾兄,你刚才不是说,要想买官实授缺额的,都得跟着三人好好疏通打点。如若不打点,就算公事公办交够了钱,也只会被丢到无权虚职上去。
  
  可为何还有这几个看起来挺硬骨头的前辈,跟他们谈崩之后,依然指望另行买官呢?”
  
  顾炎武一脸习以为常:“凡事总有例外嘛,若是早些年,在这南直隶买官,基本上逃不脱掮客牵线。
  
  但如今国是日非,流贼泛滥。自崇祯八年张献忠捣毁凤阳皇陵后,江南士子多以去江北做官为畏徒。越是靠近流贼前线的地方官,就越不值钱。
  
  加上被流贼杀害出缺的位置较多,最后总有卖不完的。这些不值钱的缺,就不用讨好那些掮客了,直接公事公办给足钱就能做——贤弟不会也是想去做那些险官吧?若真是如此,你直接和你们吴山长说就行了。”
  
  沈树人恍然,原来官位也不是都供不应求的,紧俏的只是那些肥缺。
  
  “你不早说!”沈树人心情舒畅,当下长身而起,毫不掩饰地端着一杯酒上前,直接走到吴伟业面前。
  
  “山长,适逢今日盛会,学生也想谋个为国效力的机会,请山长玉成。”
  
  沈树人大大方方,直接当着一群人的面,直说要买官。
  
  吴伟业原本正在跟钱谦益聊天,忽然听他这样直来直去,也是心中一惊。
  
  他当然知道今天很多人都是来谈买官的,可没人会这么挑明了来的。那还怎么帮忙运作缺额肥瘦、怎么侃价?
  
  吴伟业还想帮他,朝旁边使使眼色,想把沈树人介绍给龚鼎孳,给个台阶下:
  
  “树人,你入监以来,我还不曾指点你学问。今日却是难得,你也是第一次见芝麓先生吧?他比你长不了几岁,却是早有文名素著,这位侯公子也是家学渊源,你可不要错过,向他们请教请教诗词文章才是。”
  
  说完,吴伟业又转向龚鼎孳、侯方域,看似不经意地说:“贤弟、贤侄,今日文会,你们各自得遇佳人,可不能沉溺于温柔乡中,还是要以提携后进学问为要。”
  
  龚鼎孳心领神会:“吴兄取笑了,我辈清贫持身,何必说这些。佳人才女,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顺其自然便好。”
  
  吴伟业摸着胡须:“诶,君子有成人之美,沈生便是急公好义、仗义疏财之人。其父户部沈主事的名头,你们都听过吧?”
  
  龚鼎孳假装刚刚得知,佯笑着对沈树人点了点头。
  
  这番话看似是在说要以学问为重、别在乎今天文会上看到的那几个抚琴歌舞女子。但潜台词摆明了是帮忙拉关系,让沈树人掏钱各赎一个女人送给龚、侯,以为“中介费”。
  
  沈树人心下雪亮,不由好笑:
  
  清朝孔尚任写的戏曲《桃花扇》里,就提过侯方域梳笼李香君时,就是因为家道还未恢复,出不起银子,是朋友杨文骢给他掏的漂资。
  
  今日这场景,何其相似!原来所谓的“友人请客”,是看准了他爹那个前户部尚书、有机会因为左良玉的要挟而出狱复职!
  
  沈树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他要是牵扯进这种肮脏事儿,将来就算历史书不屑于写,要是被写进花边昆曲,那也受不了啊。
  
  当下他非常明确地回怼:“山长美意,学生心领了。不过如今乱世,诗词修饰,于国无补,学生无暇学那些东西。学生今日来,就是想要依律捐官,请山长上报。”
  
  他说得非常坦荡,而且音量都提高了一分,顿时语惊四座。
  
  刚才那么多人卖弄诗文,引起了好多次互相吹捧,但都没有这一次来得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农家小福女 开局从阅读小说开始 史上最强巨富 女主播每天都在被求婚 帝国爹地霸道宠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 [综]审神者画风不对 身娇体弱易推倒[快穿] 变臣 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