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极限改造 > 011 血虫!猎人与猎物!
李察被孤立了

    医药院内发酵似的传播着这样的谣言,如同肮脏的下水道里污秽的病毒一般,信息附着于湿漉漉的老鼠身上,在极短的时间内人口相传,像滴进小池子里的一滴墨,迅速将整个湖池覆上一层浑浊的黑色。

    终于有人看不过这锋芒过露的刺头了,不仅仅是因为他惹火了B220的操作师,更是因为他不自量力的想要去追求星云湛家的小姐,至少这是大多数人心中的想法。

    不过李察却知道真相并不如此,至于别人心里怎么想,他倒也并不在意。

    他现在正俯身趴在一座废墟内水泥板的下面,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荆棘花丛,空气仿佛凝固一般,天空中没有一丝风,荆棘丛也没有异动,但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拿狙击枪给瞄准了一般,一股极度危险的味道!

    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死去的人,一颗没有生命气息的石头!

    双方在僵持,任何的一丝犹豫或者冲动都会带来致命的威胁!

    屏气,调整,保持着每五秒一次的微弱呼气!

    李察已经在这里和那只未知的威胁僵持了三天,躲在水泥板下不吃不喝,而唯一支撑李察信念的就是自己要变得强大起来!

    事情还得回到那次操作课时说起。机械臂最后被沈微微代为收下,毫无意外地引起了操作间内的轰动!虽然湛家小姐并没有接受李察的MB机械臂,但是沈微微同样不是普通人,其实能够和星云湛家的小姐待在同一间操作隔间内已经足以说明一些问题,所以李察毫无意外的再次引起众怒,造成医药院一时成为整个冰火学院的风头浪口!

    而李察也不断收到各种挑战信,他心里还牵挂着害母亲重病去世的凶手,自然没有理会这些慕名前来的挑战者,何况他虽然身体体制被封叔的修补液改善不少,但却仍然只是一个C级改造者,于是某个人就很无耻的以观察复原情况为由躲在余封的实验室里,除了上课和去图书馆外几乎足不出户,终于在一周后李察又恢复到了B级!

    同时李察从雷子那得来消息说三年前批改他的考卷的老师竟然是机械院的副院长盛隶!而也恰在那一天,李察被一群B级和三个A级的机械院的学长围堵在前往操作间的林荫道上,毫无意外,李察败了!

    不过对方也并不好过,李察虽然被三个A级改造者堵在中央,但他却只认准了一开始动手的那个家伙,造成的后果便是不管是谁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李察只盯着那一个人打!而对方也不敢在学院内太过放肆,于是出现了非常戏剧性的一幕,李察败了,却败得两败俱伤!

    红名,记过,警告。

    李察现在的名声在冰火学院内就像是一只力量薄弱但狠心不要命的野兽!虽然还是常人眼中卑微的存在,但也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去招惹他了。

    开玩笑,这家伙打起架来跟不要命一样!

    那天脸上挂着些许淤青坚持上完一节操作课,期间还收到了一张粉红色没有署名的小纸条,淡淡的墨痕写着:“小心点,不要沾冷水。”字迹娟秀玲珑,却又透着一股冷冽的风骨。不用说,李察也猜到是谁写的了,将纸条揉碎直接用激光焊机将其变成一堆粉末,少年开始有了一种苦恼而幸福的秘密。

    反倒是下课后,法兰克竟然找到了自己,出乎李察的意料的是,法兰克教师不仅没有因为第一节课迟到的事为难的李察,反而给了李察一张s区图书馆的金卡!医药院和机械院间的矛盾本来就已经十分尖锐,但却是私底下的事情不能摆上明面,而这次李察被围堵却是狠狠打了医药院一巴掌,却碍于明面上的规矩医药院也不能够将那群学生怎样,只能变相地补偿李察。

    而李察也只提了一个要求,他要变强!

    他只需要医药院提供一些必要的指导帮助,剩下的他自己会去解决!

    所以在法兰克和封叔的帮助下,李察被“孤立”了,而且是自愿“孤立”!医药院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就补偿李察价值天文的改造液,所以李察必须自己去争取,他成功争取到了另行训练的资格,医药院也顺水推舟让李察当了封叔的助理,让余疯子来折腾这个刺头学生看看能引起怎样的化学反应……

    ……

    静静蛰伏在寂静中,连续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几乎快要耗光李察的潜力,疲惫一口一口地啃咬着过度紧张的神经,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的分界点,再等下去只会耗光体力然后被对方反击!

    虽然知道封叔一定藏匿在附近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但李察本能的不想要接受这样的施舍,没错!施舍!他现在已经像幼狼一样嗅到血腥味,明白了敌人的强大与自我的弱小,一股疯狂的声音不断的萦绕在李察的脑海里:

    变强!变强!变强!

    不能再坐以待毙,李察苦笑着看着衣裳不蔽体的自己,渐渐开始轻幅度的移动,将身上仅穿着的唯一一件已经沾满污秽和凝固成黑色的鲜血的白衫脱下,拿过靠在旁边岩石上的k47远程狙击枪,这是他三天后唯一剩下的完整武器!

    甚至连封叔破例留给自己的一段保命的军用机械臂,在三天中和血虫的搏击中也已经宣告退休,耷拉在李察**的手臂上,断成了两节!

    将血衫挂在狙击枪上,李察小心翼翼地缓缓将它升出水泥板的一小截,伪造成自己想要逃跑的迹象,然后迅速收回,。

    荆棘丛中没有任何动静。

    在轻微的喘息和周围寂静的对比中,耐心地等待十几分钟后,李察再一次将血衫升起露出一小截,然后迅速收回,唯一不同的是他这次似乎更加大胆。

    而藏匿在荆棘丛中的怪物仍然没有露出它的身影。

    敌人十分狡黠!李察终于不甘心地得出了这个结论,明明知道那只是一只变异的血虫,李察却还是怀疑它究竟是不是真的血虫?或是其他什么东西在和自己玩狙击战?李察摇了摇头,封叔呀封叔,你给我找的目标可不只是给自己带来了一点麻烦啊!

    李察决定等到半夜再来一次,他已经很累了甚至李察怀疑那只和自己大战三天三夜的血虫是不是已经睡着了,但是他不敢赌!同样的,那只过分狡黠的血虫也不敢赌!

    时间流逝,很快,月色覆盖在山林上,李察的周围升起一阵飘渺的白色薄雾,挡住了猎物与猎人之间的视线。

    稍纵即逝的机会!

    将要完成猎人与猎物之间的逆袭!

    “索索……索索……”

    那只血虫似乎也等不及了,不等李察引敌竟然先离开了荆棘丛!气氛压抑,呼吸被迫变得缓慢再缓慢,李察用左手轻轻掩住鼻息,另一只手上,K47狙击枪已经被他扔在地,这种近战中狙击枪只能是累赘,替代的是一把打磨锋利的半截钢刀!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起露出鼓起的细线条,李察在心里默数着秒数。

    一秒……

    两秒……

    ……

    ……

    五秒……

    李察模糊的视野里突然闪烁过一道血红色的光芒!

    (要点鲜花可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