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极限改造 > 0117拙劣的伪装?
“你身上的香水味,”李察露出一副很沉醉的表情,“很特别。”

    梅皱了皱眉似乎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她双手搭在李察的肩膀上像个亲昵的爱人一样抱住李察,于是两个人靠得更近了,淡淡的香水味变得更加浓烈,梅笑了笑,朝李察眨了眨眼睛,“那你说好不好闻呢?”

    “好闻……”

    “不过哪个特工在这种情况下会喷香水来暴露自己的行踪呢?!”说完李察陶醉时闭上的眼睛猛地一下睁开,冷冷地看着离自己只有一指距离的梅,邪笑着质问道,“而且记得你之前身上好像没这味道啊……”

    梅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变得有些僵硬,但很快被她不留痕迹地掩饰了。

    她浅笑道,“谁规定的特工不能享受香水带来的附加魅力值呢?而且之前你有闻过嚒?”说完她的手指从李察下巴那里滑过,隔着一层厚厚的衣物,梅的手往李察的胸前探去,楚楚动人的眼神里有些意乱情迷的样子,“为什么要那么抗拒我呢,说到底我也是个女人。”

    “是吗?那这香水带来的魅力附加值也太大了些吧,”李察冷冷地抓住梅企图解开他胸前衣物的手,冷笑道,“亲爱的预备役队友梅,我们不是第一次认识了,你这样的伪装诱惑能力真的很垃圾啊,真的让我为你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担忧。像你这样素质的预备役要怎么才能成为正式成员啊。”

    像是为梅的不争气似的摇了摇头,旋即李察笑容变得有些戏谑和古怪,“第一次见面你那心理变态暴躁古怪的性格可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啊,一句不说就把我的‘寰宇’划伤了几十条裂纹,你觉得你对我施展这种低劣的美人计真的有效嚒……”

    “李察!你个混蛋!”梅一见李察已经拆穿自己的伪装便立刻恢复到第一次见面的那种暴躁性格,咬住牙狠狠地瞪着李察,一把短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手上,从李察的脖子间一掠而过。

    匕首带动的疾风扑打在李察的脖子上,隔着一层衣物的包裹与李察来了一次亲密接触。李察感觉到脖子处有些凉凉的,眼神一变,迅速地转过身去,但脖子上被割断的布料还是一条接着一条的开始往下掉!

    李察此刻彻底觉悟到了梅就是个有些心理变态的暴力女!不然为什么杀人喜欢像烤烤鸭一样烧焦别人的脖子,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二话不说拔刀划伤“寰宇”?

    但更要命的是李察发现自己的脖子处的皮肤失去了衣物的包裹已经有大半暴露在了外面!

    “不就是要看看你的伤口吗?你那么小气干嘛!”梅愈发觉得李察有些古怪,继续朝着背对着自己的李察走了过去.

    不断往后退去,李察的表情一瞬间变幻了好几次,他已经躲到了天然洞穴的最深处,背后依旧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像是催命的急促鼓点一样.

    李察的右手不禁悄悄攀上了腰间的飞刀,眼睛微眯,内心有些悲哀却没有半分挣扎,人都是自私的动物,今天如果让梅发现自己血液和皮肤的异常,他的生活就会被悲伤改写.满天的追铺令会通通指向他一个人,他会被联邦人唾弃遗弃当成猎物和研究对象!

    如果梅再前进一步,他也没有选择了。

    梅恰好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却有意无意地停在了离李察1米远的地方。这是一个很尴尬的距离,给梅留有足够的躲避空间,李察如果选择现在出手很难保证是不是能一击得手.

    “你转过来好吗?”梅的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咬着嘴唇,无奈地松开了手中的匕首,“我担心你.”

    匕首掉在洞穴内发出“吭”一声脆响,梅眼神中真的露出了关切和伤悲的情愫,在黑暗中似乎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化成了无声哽咽.

    而一米外的黑暗中李察却仍然冷眼和梅对峙着。梅的伪装技巧很好,经过专业培训要是拍电影李察敢说她甚至可以拿到星云金像奖的最佳女主角。唯一可惜的是两个人不是初次相识,梅在之前给李察留下的印象已经成型,所以他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继续表演.

    “我承认一开始我们是有矛盾,我也想过要利用你。但是自从确立站在同一战线的时候我就已经放下对你的偏见和猜疑了.”

    “特别是当你因为长官的死不顾一切冲进去敌铠包围中的时候,那一刻我羞愧难当,是你唤醒了我当初之所以选择加入神盾局的信仰.”

    “你为我们为了保护时空洞受伤了我很难过,你如果不信要把这当成伪装那就当成我拙劣的伪装吧.只是求你转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好吗?只看一眼难道我还能做什么手脚嚒?”

    “就像你说的一样,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死亡裂谷里,我们不知道敌人究竟潜伏了多少又潜伏在哪里,我们只能信任对方.”

    “我选择相信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梅站在一米外静静看着李察的背影,哪怕仅仅只是看着背影,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神也已经嗜满泪水,竟然有些惊心动魄的凄美!

    李察平静的内心被梅掀起惊天巨浪,思绪不断旋转着,他竟然有些心软的感觉.她刚刚那席话是真的还是假的?是伪装还是在骗自己?李察不敢转过身去,一旦转过去将意味着他最大的秘密暴露在梅的面前,良久,李察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相信梅,他的手在黑暗中悄悄将手中的飞刀握得更紧了。冷冽的目光注视着岩石峭壁,全身警惕,余光扫视着悄然落泪的梅和她身后的出路。

    李察已经做出了选择但他知道比起之前的坚决自己已经有了一丝动摇……

    他不禁反问自己梅的伪装难道真的很拙劣吗……

    黑暗中两个人默默僵持无言,一个沉寂在等待中,一个溺水在不信任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