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且听剑吟 > 第五百七十一章-夺丹之计

第五百七十一章-夺丹之计

第五百七十一章-夺丹之计 (第1/2页)

「他们不是冲血丹而来...」心中一凛,少年暗呼不好,如此一来,自己想以此丹要挟去往酆都的谋算被彻底打乱,最令少年忧心的,从先前两人所言种种,这二人不冲血丹,冲着自己而来,救人之事则会被他们延误...
  
  心思疾转,目光转向此前一直滔滔不绝的旁红袍,少年立时有了主意。
  
  「原来大名鼎鼎的慕容谷主,竟是如此小气之人,小子只不过是好奇一探,谷主竟派出两位高手前来,不知这是小子的荣幸...还是该害怕谷主的睚眦必究?」开口之时,少年面上顿满嘲讽之色,唯那双星眸在穹顶夜色之下,隐隐闪烁着光彩。
  
  「嘶——」在场众人无论野***众人,还是胖瘦红袍,皆倒抽一口冷气,莫说此时尚在慕容谷中,即便是江湖之中,闻听慕容风凌的大名,也足让人皆惊恐,这少年竟大言不惭。
  
  「放肆,师父他老人家岂是你口中那等睚眦必报的小人,只不过是那吕...」胖红袍闻听少年诋毁,哪还咽得下这口气,立时开口,就要反驳少年。
  
  瘦红袍性子稳重,想从他口中获知线索恐是不易,但这胖红袍性格冲动,嘴上更是没个把门的,从他下手,更为合适,眼见胖红袍已然中计,少年唇角酒靥微显,正欲静待胖红袍自己将一切说出时,却听得剑锋破空之声响彻..
  
  一声剑吟,不仅破坏了少年之计,更令胖红袍猛然回神,只见师兄手中长剑已然显出红袍,宽阔剑刃之上红芒闪耀,震颤不止,适才剑吟之声,正是来自与它。
  
  「闭嘴!」瘦红袍沉声厉喝,与其说是在向少年开口,倒不如说是在制止多嘴的师弟。
  
  胖红袍虽啰嗦,可也不傻,被师兄一言唤醒,立时察觉适才少年正以言语试探,引自己开口...
  
  不怒反笑,胖红袍倒有些欣赏眼前这临危不乱的少年,并不顾忌师兄喝止,继续开口道:「这小子有些机灵,师兄不如让我...」
  
  话音未落,剑影已出,瘦红袍身法虽不及师弟快,但胜在剑势刚猛,一跃之力,直掀起足下山土...泥土飞溅,将兀自念叨的胖红袍满口灌满。
  
  「呸呸呸...胖马,你...」胖红袍满口淤泥,哪还能将剩下的话说出口,连忙吐出口中淤泥,冲着纵身跃向少年的师兄怒骂,才将出口,淤泥却灌入喉中,令堂堂迷魂殿主连连作呕...
  
  却说少年,胖红袍口中之言未尽,但却清晰地听到了那个「吕」字,心中顿惊:「怎的忘了他,江姑娘等人在西隆山中追丢了此人...当日慕容妩在雁北城外,巡守军中刺杀高登...我早该想到吕残勾结了慕容谷...」
  
  心中了然,但却无暇多想,只因那瘦红袍已然携剑而来,剑势凶猛,仿佛他手中不是长剑,而是重锤,莫说被他长剑斩中,便是被剑身击中,恐怕也会立时骨断筋折。
  
  抚向身后剑匣之际,少年青衫迸出柔和内力,将雪貂送至身后薛虎怀中,剑吟同出。
  
  穹顶之下,红袍猩锋如血,青衫剑光如月,交错而过...
  
  场中众人,未觉这两位上境高手交锋,有何等异象,不由面面相觑,但当望向孤师兄时,却见他已施展轻功向林外疾跃而出...待得众人回过神来,正欲随行逃离,却不曾想,无形之障已悄然降临,直将众人尽数笼罩...琇書蛧
  
  这些人哪里知晓,适才两人看似平平无奇的相交一招,已是剑境的无声交锋。
  
  断月刃开八面,剑光如月,直至少年落定身形之时,方才发现,断月剑身之上,竟染一层猩红,剑眉微蹙,回身之时,内力灌入剑身,轻挥断月,将猩红之力逼迫而出。
  
  剑锋过处,炸裂声起,山石碎裂,巨树尽折...
  
  瘦红袍神色冷淡,直
  
  至目光落于少年手中长剑之上,终是停滞片刻,轻声称赞,不知是在赞剑,还是赞人。
  
  「好!」
  
  少年平复胸膛起伏,适才一招,自己已落了下风,全仗断月之锋,果如先前所料,此人修为,深不可测,不过自己全力对敌,或堪抵挡,但还有一人,要如何应对...
  
  正苦思之时,身后胖红袍谩骂之声已然传入耳中,不过胖红袍骂的,却不是少年,而是让自己灌了满口淤泥的师兄。「他娘的,胖马你好个甚鸟,老子这一口淤泥...呸呸...」
  
  与谩骂声同至的,却还有胖红袍手中细长猩红之剑,不过剑锋所指,却是青衫。
  
  大智若愚,不外如是。
  
  对于师兄与这青衫少年,胖红袍自然知晓孰轻孰重,口中虽骂师兄,但却先擒住少年,完成师父之命,至于满口淤泥之恨,待此间事了,再慢慢算不迟。
  
  不似师兄剑招凶猛,胖红袍的剑势轻灵,来得极快,只在少年闻听开口一瞬,猩红长剑已至少年后心,见少年似未察觉,依旧是背对自己,提防着师兄之状,胖红袍眼眸中难掩失落。
  
  谷主既然有令,要留活口,瘦红袍眼见师弟突袭就要得手,忙欲开口,劝他留下少年性命,但话未出口,却听两剑相交的清脆之声入耳。
  
  凝目细瞧,原是少年不曾回首,只手腕轻抖,挽出剑花,那柄疤面长剑负于身后,挡下了师弟一剑。
  
  「愈发有趣...」胖红袍一击不成,不见沮丧,反是嘿嘿一笑,声还未落,却觉手中长剑已被对方顺势荡开,少年一脚,迎面踹来...
  
  肥硕身躯,灵巧躲开,连连翻腾数丈,落定身形,毫不在意自己偷袭之法被少年识破的尴尬,如瘦红袍般,毫不吝啬赞扬之辞。
  
  「小子好身手...只可惜不能全力一战...可惜,可惜!」
  
  这一幕落入早已逃开的慕容孤眼中,此刻他毫不在意被困于少年与瘦红袍剑境之中的野***众人,目中满是贪婪,紧锁那被胖瘦红袍拦住先后之路的青衫身影。
  
  「要如何从他们手中夺丹...」慕容孤脑中疾转,冥思苦想无果,却听少年之声传来。
  
  顾萧眼神落于拦在自己身前两人身上,自忖这二人如是同时出手,自己恐难抵挡,唯有逐个击破,才是上策...瘦红袍眼神漠然,开口甚少,一看就知不是易被激怒之辈,反观胖红袍,更似易被言语所惑之徒。
  
  定下心思,略带挑衅开口:「没想到两位高手,竟不顾颜面,合力相攻一人,慕容谷...哼,也不过如此。」
  
  听得少年之言,瘦红袍若有所思,瞬间勘破少年之计,不过却并未点破,反是饶有兴致观望,不知心中所想为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国王 她在无限游戏中屠神 逼我重生是吧 全网嘲后我在娱乐圈考编爆红了 赤心巡天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 重生都市仙帝 农家小福女 仙还可以这样修 神剑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