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全世界都知道纪总在追妻 > 第200章 像个私生饭一样

第200章 像个私生饭一样

第200章 像个私生饭一样 (第2/2页)

蓝宛铃沉默了片刻后,急忙说道:“那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理王教授了。纪总,你别生我的气了,好吗?”
  
  纪砚学着江笛的口型,吃力地说着别扭的话:“好。叫纪总太生分了,我们之间叫名字就行了。”
  
  “好……”蓝宛铃语带羞涩,轻笑了两声,“那我就叫你……纪砚哥哥。”
  
  纪砚听到那四个字,全身鸡皮疙瘩立马起来了。
  
  江笛在旁边捂着嘴偷笑,坏坏地盯着他看。
  
  纪砚锁紧眉心,实在是聊不下去了,便找了个工作忙的借口,赶紧挂掉了电话。
  
  “哈哈哈哈哈哈!”江笛终于忍不住了,直接放开声音在沙发上笑得打滚。
  
  纪砚沉着脸把手机放到一边,问道:“你笑什么?”
  
  江笛靠在沙发上,学着蓝宛铃腻歪的声线,喊道:“纪砚哥哥~”
  
  “咳咳咳……”纪砚一着急,被口水呛到,咳红了脸。
  
  “怎么还害羞了呢?纪砚哥哥~”江笛翘起兰花指,指着纪砚打趣道。
  
  没想到,纪砚直接走了过来,把江笛一把捞了起来,转身坐在沙发上,将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明明是你让我那样说的,现在又来乱开我玩笑?”
  
  两人的距离突然收近,纪砚说话的温热气息轻轻喷洒在江笛的耳畔,烫得她红了耳根子。
  
  “你要做什么?”江笛回归了自己的正常声线。
  
  纪砚抱着她的手臂又紧了紧,勾起嘴角坏笑道:“帮了你的忙,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奖励了?”
  
  他的头发在江笛的后颈蹭着,带来一阵酥酥麻麻的触感。
  
  江笛的身子僵了僵,想要起身逃开,却被纪砚禁锢得更牢。
  
  “你想要什么奖励?”她明知故问,声音带着几分颤。
  
  此时,落地窗外的晚霞已经在天际蔓延了几千里,夕阳正用地平线一点一点地隐藏着自己,慢慢收起金黄色的余晖。
  
  暮色四合,金黄的阳光洒在纪砚的脸上,将凌厉的五官调和得十分柔和。
  
  江笛抬眼,对上了纪砚温柔如水的眸光。
  
  “我想要你。”纪砚情难自禁地将手放在江笛的锁骨上游离着。
  
  他粗粝的指腹掠过江笛凝脂般的白皙皮肤时,留下一道淡淡的红痕。
  
  “你的皮肤好脆弱。”纪砚的眼尾染上一抹猩红,“一碰就红,快赶上唇瓣的颜色了。”
  
  说完,他便将手指移到江笛的唇瓣之上,轻轻地来回摩挲。
  
  江笛乌泱泱的睫毛随着身体微微颤抖着:“纪砚……别……”
  
  越是拒绝,越让男人的欲火燃得更旺。
  
  纪砚不由分说地将头靠了过去,一个轻轻的吻落在江笛的唇瓣之上。
  
  可他好像并不知足一般,继续用舌头轻轻沿着江笛的唇线勾勒,慢慢润湿她的下唇。
  
  若即若离的吮吻,是高段位的挑拨,撩得江笛心里犯痒,像是有一群小蚂蚁在顺着血管爬遍全身。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夕阳透过窗户,在江笛的眼皮上投下一片红热。
  
  但很快,就被一片阴霾覆盖。
  
  她知道,是纪砚攀上了她的身体。
  
  男人用遥控器远程拉上了窗帘,屋子里突然暗了下来,只剩下两人暧昧的喘息和舌尖流转的水声。
  
  纪砚依依不舍地将舌头从江笛的口中分离,就在江笛以为这个“奖励”就快结束了的时候,一个个啄吻如同雨点般绵密地落在她的肌肤之上。
  
  下颚、耳廓、脖颈、锁骨……
  
  纪砚一路往下,像品食一道佳肴般,不知餍足地轻轻舔咬着。
  
  江笛伸出手臂想推开他,却被纪砚误会了意思。
  
  他翻身把江笛压在身下,十指嵌进她的指缝之中,牢牢扣住。
  
  一个不留神,江笛的衣物被他褪去了大半,堪堪遮住白皙的小腹。
  
  纪砚倾身靠近,滚烫的体温包裹着江笛,暴露在空气中的冰凉身体开始渐渐回温,凉意被尽数驱散。
  
  “我可没有说要这样奖励你……唔……”
  
  江笛剩下的话被纪砚用唇全部堵住,这一次,他不再有耐心地慢慢濡湿唇瓣,而是直接省去了循序渐进的试探,用舌尖撬开她的牙关,攻城略地一般地闯进去,与她忘情缠绕吮吸。
  
  独属于纪砚的木质冷香把江笛紧紧包裹着,令她在香气中晕头转向。什么理智、克制、保持距离统统都被抛诸脑后,只剩下本能的身体回应。
  
  江笛在纪砚的疯狂攫取中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只能把手伸进他的头发,轻轻扯着发尾以作回应。
  
  “我不喜欢你把我推给别人。”
  
  纪砚微微抬头,看着那两瓣被自己亲得有些红肿的嘴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国王 逼我重生是吧 她在无限游戏中屠神 赤心巡天 大唐第一驸马爷房俊 重生都市仙帝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 农家小福女 神剑无敌 万界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