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人在大宋,无法无天 > 第八十四章 知皇城司,偶尔当个人

第八十四章 知皇城司,偶尔当个人

第八十四章 知皇城司,偶尔当个人 (第1/2页)

朕有什么大病?
  
  赵祯睁大了眼睛,虽然能够想到赵骏可能会很生气,但至于这么生气吗?
  
  前段时间朝夕相处,明明咱们祖孙感情加深很多了。
  
  怎么才出宫二十天,就变成这样?
  
  果然距离产生疏远,天天在一起的时候,大孙就不怎么骂自己,结果一出宫,马上就变得生疏起来。
  
  赵祯觉得自己委屈,瞥了眼王守忠,王守忠吓得仓惶退出殿内,顺便把门关上。
  
  “大孙啊怎么了这是?”
  
  赵祯不敢和赵骏对骂,他骂不过,打也打不过。叫人的话,万一把赵骏惹恼了,直接摆烂或者干脆自杀,那就大麻烦了。
  
  所以他现在觉得在赵骏面前,他不是祖先,赵骏是祖先,有的时候确实拿他没办法。
  
  而赵骏骂赵祯也没有任何顾忌。
  
  首先是赵骏明牌穿越者的身份,不管是赵祯还是那些大臣,都有求于自己,自己这个态度才是正确态度,要是忽然变得谨小慎微,才会让那些人狐疑。
  
  因此在没有直接拆穿自己不打算走科举路线的情况下,只要自己依旧保持这个态度,那么他们还是只能把自己当祖宗供起来。
  
  甚至就算拆穿了也无所谓,最多就是处处给自己使绊子,双方会因为立场不同进入无止境的争吵而已。
  
  然后赵骏可以摆烂,可以选择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来反抗,面临着西夏、辽国、黄河以及靖康耻的威胁,到时候急的一定是他们。
  
  其次是赵祯这个人性格就这样,说软弱无能都是在夸他。
  
  要是自己不表现的不强势一点,以赵祯的软弱性格,肯定依旧会被文官们忽悠得找不着北,最后还是一事无成。
  
  所以他必须要强势起来,才能争取到应有的权益。
  
  “怎么了?”
  
  赵骏冷笑道:“你还有脸来问我?我就去了外城十多天,见到的打架斗殴、小偷小摸、闹市抢劫,甚至偷孩子都有,我们撞见一个偷孩子的,前脚把他送给衙役,后脚人家就带人过来报复我,你是不是觉得你很骄傲?”
  
  赵祯蠕动了一下嘴巴,然后才叹息道:“大孙.无忧洞的事情朕也没有办法。他们藏身在汴梁纵横交错的下水道内,官府围剿了不知道多少次,实在无法彻底清除他们”
  
  “呵呵。”
  
  赵骏都给逗乐了,笑道:“范仲淹做开封府尹的时候,都给查清楚了。他们每年给开封府的官吏送的钱数以十万贯计,一个叫韩远的推官,包庇了他们不知道多少次,范仲淹弹劾他,都被伱压了下去,你可真是做的一个好皇帝。”
  
  赵祯脸色略显尴尬,事实上不止这个韩远,官场上也不乏有正直的御史,四处巡查的时候发现大量贪官污吏,可每次都被他压了下去。
  
  比如王奎、孙沔、郭承祐之流,除非动静闹得实在太大,否则普通的贪污腐败,完全不是什么大事。
  
  怪不得历史上范仲淹《上执政书》,讲贪污腐败十之七八。苏轼写《决壅蔽策》,说百姓想找官府申冤、办事,必须用金钱开路才行,否则什么事也办不成。
  
  还有包拯的《包拯奏议》,王安石的《上书言事》,都讲如今的官场到底有多腐败黑暗,真正正直的官员已经少得可怜。
  
  宋真宗和宋仁宗父子二人持续对官员的纵容功不可没!
  
  “果然你这仁宗的名头真就是靠那些人给你吹出来的,你只会对士大夫仁,根本不会对百姓仁,对国家仁!我发现你真是脑子有病吧你,你真以为靠着那些士大夫就能永远稳固你的江山?”
  
  赵骏忍着怒意道:“就算你想巩固皇权也不是这么巩固的,权力不握在自己手里,交给那些文官,你是嫌宋朝造反起义不多是吧。”
  
  “朕”
  
  赵祯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来。
  
  “我知道你软弱无能,但你能不能有点志气?我说了几万遍你的屁股别歪,你站在的应该是百姓那一边,而不是那些官僚士大夫一边!”
  
  赵骏指着他的胸口,一脸恨铁不成钢道:“你晓得元朝是怎么灭亡的吗?朱元璋说元亡于宽,这里指的宽不是指对百姓宽,而是对士大夫宽。税收、治理、司法全交给士大夫,士大夫就可劲压榨百姓,造成了元朝灭亡!”
  
  赵祯愕然道:“偌大元朝就是这样灭亡的?”
  
  “你以为呢?”
  
  赵骏气愤道:“你知道元朝和满清的士大夫阶级,是怎么给他们找理由宣称他们的合法与正统性的吗?大宋灭亡了,他们无非换个皇帝,继续作威作福,赵家要是亡了,你跟我啥都不是,你能不能清醒一点!”
  
  赵祯给骂得狗血淋头,只能赔着笑脸说道:“可是朕也没有办法,天下需要官员治理,如果这些人全都罢黜了,谁还来治理百姓?”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不把这些人罢黜,他们只会把百姓压榨得造反不断。”
  
  赵骏冷声道:“你不会天真地以为光找到那些增产作物和工业革命就能够一直保证你的江山永存吧?我告诉你,你想多了。清朝已经是封建社会的巅峰,生产力足够养活四亿人,最后不一样灭亡了?”
  
  “你信不信我把火炮和燧发枪做出来,过一段时间就能被盗卖到西夏和辽国去?你信不信即便有高产作物出现,对于底层百姓的压榨只会更深。”
  
  “到那个时候整个大宋会更乱,别说什么工业革命了,就算是想稳固住你现在的江山都不可能。”
  
  “权力的维系关键是需要平衡,文官集团现在已经形成了洪水猛兽,他们虽然不会直接颠覆你的江山,可会不断地祸害你的江山。让大宋变成腐烂,发臭,外部和内部力量稍微一碰,就如同火药桶一样炸了。”
  
  “你也就是得庆幸我掉在了后苑里被你遇到,要是我掉到了其它地方,我一定会杀官造反起义。就那些不断压迫百姓的官员,全都杀光没一个无辜,你还搁那把他们供起来,你是真的有大病!”
  
  一番话结束,让赵祯默然不语。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些?
  
  历史上他也曾经发动过几次变革,也曾下达一些查处贪官污吏的诏令。
  
  比如庆历新政里面光澄清吏治的就有五条,说明了当时赵祯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对官场进行整改。
  
  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反对的声音和浪潮实在太大,让他承受不住压力。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庆历新政失败的原因,赵祯其实还是感觉到害怕,他害怕文官们的反对如潮水一般涌来,害怕大宋所有官员全都停摆,害怕到时候大宋的江山顷刻间就会崩塌。
  
  所以这些天他依旧在反复煎熬。
  
  既想坚持让范仲淹改革,又不想他改革的动静闹得太大,因此这才想把赵骏拖入官场。
  
  一旦他入了官场,四面八方的人就会涌过来,想要与他巴结,送田、送钱、送名贵字画珠宝、送女人的人不计其数,这些事情在大宋都不算犯法。
  
  反正离老范改革也是与西夏交战之后,还要过几年时间,届时赵骏总会被官场适应,再想对官场下死手,也不好意思了。
  
  但显然现在的赵骏依旧还是满腔热血,见识了那冰山一角,充满了愤恨,找上门来指着他鼻子骂。
  
  过了好一会儿,赵祯才缓缓开口说道:“朕不是不懂得这些道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若是大范围抓捕、下狱、斩杀官员,造成的动荡你可知道有多大?”
  
  “呵呵。”
  
  赵骏冷笑道:“明初的时候,朱元璋杀起来一杀就是几万几万人的杀,你猜猜造成了多大影响吗?其实你只要狠心下来,不是做不成事情,如果你不行的话,我来代劳就是了。”
  
  “你想做什么?”
  
  赵祯瞪大了眼睛,他最怕赵骏干出太出格的事情。
  
  “我要皇城司,而且我还要皇城司遍布整个大宋,像明代锦衣卫一样。官僚士大夫们的权力已经太大了,严重威胁到了你的皇权,你再笨也应该加强权力,把一定的审判权和司法权捏在自己手里,不然文官们不会忌惮你,他们只会把你当成傻子一样愚弄!”
  
  赵骏淡淡地道:“虽然他们无法直接推翻你的江山,可等到他们压榨百姓到忍无可忍地步的时候,他们就是你江山败亡的直接推手,如果你不能及时悬崖勒马,至少让他们收敛收敛,就算你打败了西夏和辽国,历朝历代的结局就是大宋的下场。”
  
  有宋一朝,皇帝对付文官们的手段永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罢黜掉,把他们调去当没有实权的官员,或者贬去岭南之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国王 逼我重生是吧 她在无限游戏中屠神 赤心巡天 大唐第一驸马爷房俊 重生都市仙帝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 农家小福女 神剑无敌 万界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