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华芳美人志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各自身份
    与楚缘告别之后,秦天带着霜便准备返回楼兰海峡之内。站在甲板之上,虽是相隔老远,可远处冲天的火光以及空气中不时飘过的阵阵血腥却是格外的清晰。

    楼兰舰团只有堪堪六万兵士,与海王国战力相差一倍,不过,有了三千名樱刹的加入,这场战役的结果,还真就不好说了。毕竟那三千名樱刹的实力,秦天乃是亲眼所见,单体修为无一低于觉醒境,而作为她们的统领,那位樱主的实力,怕也绝对不会简单。

    忆及早前与忽兰的约定,秦天手中挽出一朵绚丽的冰花,旋即,在夜空中轰然绽放。就在这冰花刚刚绽放之际,楼兰海峡之内冲天的战火也越发明亮,似是在做着回应一般。

    感受到身后那双略带疑惑的目光,秦天转过身来,道:“前方战火正浓,我放朵冰花替兄弟们祈祷祈祷。”

    “阁下这祈祷方式倒也别致,不过你应该不是楼兰国的人吧。”霜将他打量一番,缓缓道:“并且,从阁下身上所散发的气息看来,好像也不是圣殿的弟子。”

    “你所言不差。”秦天点点头,道:“在下确非北疆弟子,而是来自南疆域。”

    “哦,阁下来自南疆?”霜一捏下巴,饶有兴趣的道:“南疆宗门,多是以剑技法阵闻名,其中较为出名的,乃是与北疆圣殿齐名的八大宗派,阁下实力不俗,应该是身处其中一派吧。”

    “霜姑娘好眼力。”秦天一竖大拇指,大方道:“南疆域天青派玄青峰首座,秦天,便是区区在下了。刚刚初见,若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秦天在外向来低调,但这一次却用了玄青峰首座的名头,也不知道他有着什么打算。

    霜倒是有些惊讶,奇道:“阁下竟是天青派一峰首座,倒是霜有些眼拙了。不过依照楼兰国的实力,怕是无缘与天青派相交吧,阁下不畏凶险来到这里,定是为了楚缘姑娘吧。”

    “楚缘姑娘与我同出南疆,乃是我一位兄弟的姐姐,她的安危,我自是在意。不过,这只是其中一点。”秦天语气稍顿,旋即义正言辞的继续道:“听闻那海王丙象,素来残暴,在这片海域之上,连年挑起战火,引得生灵涂炭。我天青一派向来有好生之德,既是让在下遇见,相助楼兰一臂之力,若能除了那恶虫,也不失为功德一件。”

    这话说的,连秦天自己都差点信了几分,那海王国势大,丙象修为更是深不可测,想要除掉他,再来十个秦天,怕也绝无可能。

    可是霜确不知道他所言真假,眼珠子一转,道:“阁下果有大家风范,不瞒阁下说来,我樱刹几千年来一直在寻找除掉丙象时机,对他发起的刺杀更是数不胜数,不过却无一能让他致命,损伤的部下可是不计其数。阁下既是有此一言,便是我樱刹最坚实的盟友。”

    这小妞想试探我,秦天心中了然,面不改色的笑了笑,道:“千年刺杀,无一致命,这丙象好像有些实力嘛,但不知他究竟有何厉害之处?”

    他语气随意,对那丙象隐有些不屑一顾之势,倒是引得霜越发好奇,连忙接话道:“那丙象也无其他特别之处,若单论实力而言,我樱主曾与他交战无数,也不曾落得下风,只是他身有一件铠甲,却是极为棘手。那铠甲材质乃是取自大鳌将军之身,其程度坚固无比,纵观整个神州大陆,能将其穿透的灵刃法器少之又少。并且,他借此法宝,手中势力日渐强大,有不少的高手都为其效命,故此,想要除掉他的难度也是越来越大。”

    “原来如此,看来这丙象是个十分抗揍的家伙了。那大鳌将军我也有所耳闻,乃是上古时期这北疆海域的一位守护圣兽。传说其背铠坚不可摧,乃是这神州大陆上硬度最强的材质之一。不过嘛——”说道这里,秦天语气一顿,看了霜一眼,淡淡的笑道:“霜姑娘,那不知你可否听闻过红莲寒冰呢?”

    “红莲寒冰,只出现在魔界的红莲之岛上,乃是魔界独有,这个我倒知道一点。”秦天话藏一半,霜也不知他究竟有何用意,便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回答。

    “那它的坚硬程度与那大鳌之铠相比,又当如何呢?”秦天继续问道。

    霜略一思索,旋即回答道:“大鳌之铠虽然坚硬,但也并非完全无坚不摧,且有幸得之的也不在少数。而那红莲玄冰,乃天地孕育,珍贵无比。据说,到目前为止,也只锻造过一把武器而已。光是其珍稀程度,便远非大鳌之铠可比,所以,那大鳌之铠自是不能如它。”

    “对极,对极!你说的一点不错。”秦天点点头,缓缓道:“那红莲寒冰锻造的唯一一把武器名为血寒,乃是上古魔族暗翼,弑天魔尊的兵器,纵观整个神州大陆,能与它相提并论的灵兵圣器,也不过堪堪数把尔。”

    “弑天魔尊早已经陨落数万年之久,血寒更是早已经不知去向,况且,也仅有魔族暗翼才能发挥其真正的威力,所以,除了魔族之外,对它感兴趣的人可不多。况且,我们眼下议论的乃是那大鳌铠甲,与它的关系却是不大吧。阁下究竟想说什么,不妨直言吧。”霜的明眸之中闪过一丝锐利,显然洞察到了秦天有所图谋,不然,他何须跟自己说这么多无关之事。

    被人一语揭穿,秦天倒也大方,朗声笑了笑道:“既是如此,那在下便直言不讳了。不瞒霜姑娘说来,早在南疆之时,秦某便有幸见得樱主之风姿,此次北疆再遇,十分想与她交个朋友。我观霜姑娘天生丽质,实力不俗,在樱刹之内想必定是颇有地位,还有劳转达在下的结交之意了。”

    此人弯弯道道的跟自己扯了这么一大堆,便只是想结交樱刹吗?霜警惕的看他一眼,道:“阁下乃天青派一峰首座,想要结交樱刹,何须如此?”

    这姑娘不傻啊,看来还需循环渐进才行。秦天面不改色,道:“霜姑娘不要误会,所谓鞭长莫及,我虽是天青派一峰首座不假,但这里可是北疆。出门在外,多些朋友总归不是坏事。不过既是交友,诚意自当是要有的。此次出战,我可助樱刹破那丙象金身,全力将他诛杀。”

    “阁下此话当真?”霜的语气不免激动,樱刹刺杀丙象千年,却因那一袭大鳌之铠屡屡无功,足可见这个头疼的问题困扰她们已久,秦天这话,对整个樱刹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君无戏言!若没那本事,秦某也不敢大话为先。”秦天淡淡一笑,取下身后巨剑,高高举起道:“霜姑娘,你且看看这是何物?”

    霜闻声望去,只见他手中宝剑甚为巨大,上面布满了诡异的幽蓝雕文,剑峰所指之处,星辰移位,隐隐闪过的七色光彩更添神秘,显然并非一般的灵宝法器。忆及他刚刚所言的血寒,霜不禁失声道:“莫非这就是——魔剑血寒?”

    “霜姑娘不必惊讶,你看有它出马,可破得了那丙象的大鳌铠甲?”对于霜的表现,秦天显然十分满意,此言,无疑承认了此剑来历。

    “破得,破得!”霜连连点头,旋即却又看着秦天惊奇的道:“阁下既手握魔剑,那可否告知真正的身份?”

    “除了天青派一峰首座之位,在下的确还有另一个身份。等见了樱主,霜姑娘自会知道。”这到不是秦天有意隐瞒,在南疆倒也好说,不过这里可是北疆,依照魔界的势力,若他暗翼的身份泄露,免不了要迎来一些祸端。

    “是我唐突了,阁下勿怪!”经历了最初的惊奇,霜已经冷静下来,她刚刚所言,确有不妥之处。

    “霜姑娘,我的另一个身份我们暂且不谈,只是你的身份倒是令在下十分好奇呢。诺大的一个樱刹,想必单凭樱主一人,怕是也难以将其管理吧。”拥有一双识人慧眼,在关键时刻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秦天早就看出霜在樱刹地位不俗,不然也不会跟她说这么多了。

    “阁下既是实意与我樱刹相交,霜自当坦诚。我樱刹之内,有三位统领,樱主与冰主实力最高,手下各掌一股势力,而我,仅仅只是她们的辅助罢了。”霜如实回到。

    樱主,冰主,霜主,想必她们三位便是樱刹的核心人物了,秦天笑了笑,道:“如此说来,霜姑娘便是樱刹的军师了,看来,我确实没有找错人呢。”

    霜摆摆手,回道:“军师什么的算不上,顶多帮二位姐姐处理一点琐事罢了,若不是此次冰主伤重,我早与樱主一同出发了。此事,还要多谢阁下出手相救呢。”

    这霜果是个精明的人物,对秦天越发的客气起来,如此下去,怕是也不好再套问其他的东西了,看来,也唯有等见到樱主之后,在做其他打算了。

    如此打定主意,秦天也不在犹豫,笑道:“前往战事紧急,我们便先火速支援樱主去吧。”

    霜点点头,二人一前一后御空而起,直往楼兰海峡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