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二百四十七章:意临王召
    赤霞山,将星馆驻地

    虽然是隶属于唐罗麾下的战斗部门,但将星馆早已习惯见不到首领的日子。

    说句实话,除了新成员遴选时能够见到唐罗一面外,其余绝大部分时候,他们都只能依靠传闻来脑补自家首领的形象。

    按理说这样的管理模式早就该引起下层的不满同哗变,但将星馆偏偏稳如泰山,战将们恨不得为唐罗效死。

    能有这样的局面,全都依靠两个人,一是总管崔大有,这位几乎可以算作将星馆的衣食父母,因为在无双学院成立之前,将星馆所有的后勤需要,都是由这位大商人在供给。

    二是杜沙,作为将星馆实际上的领导者,他不光是将星馆的最高指挥官,更是所有将星馆战士的导师和偶像。

    若是两人通合,便是教将星馆换个新天唐罗也不会知晓,可这两个人会这样做么?

    崔大有是宗所培养的掌柜,从决定要跟唐罗起,便将身家性命都压到了上头。

    就跟所有成功的商人那样,崔大有对自己的判断是很自信的,他坚信这是他所能找到最光明的未来,而事实上,即便是最乐观的估计,依旧比不上事实发生的光明程度。

    所以,即便是在龙西联盟失势后,他也依旧在外奔忙,操持着将星馆的需要。

    再有杜沙,这位因为水患同唐罗羁绊在一起的龙洲豪侠,最初只是因为仁义和信诺。

    或许在他人看来,觉醒石心血脉的杜沙生性冷漠,但真正相处过就会知道,刀枪不入的石心血脉下是怎样一颗柔软善良的心房。

    哪怕不善言语,但他爱护将星馆的弟子,就像爱护自己的亲人一样。

    而感受到这些的战将们,亦用自己生命的全部回应他。

    甚至在不少将星馆弟子心里,固执地认为眼下就是将星馆最好的状态,恨不得领主唐罗永远当个甩手展柜,就由杜沙一直带领便好了。

    这种人心声望是很危险的,只要自身德行稍有不足,就会行将踏错为上者妒。

    但他是杜沙啊,就跟所有的家庭那样,真正塑造儿子心中父亲形象的是母亲,而不是父亲本身。

    女人崇拜男人,那么男人在孩子眼中就是英雄。

    女人诋毁贬低,那么男人在孩子眼中就是个窝囊废。

    小到一个家庭,大到一个组织,最上峰的形象都是由你最亲近的那个人描绘的。

    而这种形象通常会形成既定的影响,在漫长的人生中对你进行影响。

    将星馆战将们为什么那么尊敬唐罗呢?

    因为崔大有和杜沙尊敬唐罗,当这两个人物都能一致描绘那个高大伟岸的形象,那么就会真的有一个高大伟岸的形象。

    所以哪怕唐罗长久不在赤霞,只要一个命令便能通达上下。

    这是崔大有与杜沙通力维护的结果,和唐罗有多强倒是真的关系不大。

    毕竟将星馆早就习惯了,战阵配合、对练过手、武道课业、成家立业。

    早已有了一套完整循环体系的将星馆有条不紊的运转着,随着第一批将星馆弟子的成长,杜沙也能将很多工作分摊下面,多出不少思考自身的时间。

    而现在摆在杜沙面前最重要关卡,就是同血脉之力对抗。

    石心血脉位阶不高的原因,便是对于道心影响太大,特别是随着血脉钻研的精深,它会剥夺人的情感。

    唐罗便不止一次提醒过,若是继续钻研下去,杜沙很可能会变成尊石佛。

    但是提醒归提醒,让修行者停止修行这件事根本就违反人性。

    倔强的杜沙根本没有理会唐罗的劝告,依旧全力以赴得修行精进。

    只是曾经的杜沙精进的方向只针对自己,如今成了将星馆的第一将星,他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如何发动整体武力上。

    除了可以将蜕凡小队强化成战争机器的晶铁傀儡外,他还研究了很多能够庇护队员的秘法。

    一次性进行那样的操控,意味着要将神魂同精神力发挥到极致,且持续不了多久就会疲惫不堪。

    从实际的效果来讲,还不如自己出手,这样的性价比,换做其余任何境界想当的修行者,都会理智的停止这负收益的研究。

    但杜沙就是那样固执,非但没有因为收益低而停止,反而加大了研究投入力度。

    神魂不够坚韧便修行壮魂的秘术,精神力不够深邃浩瀚,便通过修行秘术,压榨训练提高极限强度。

    铁了心要将所有战队保护在晶铁傀儡中,杜沙的控制力与日俱增,而隐约中他似乎感觉到,通过这样非人的极限锻炼,那些已经被石心血脉泯灭的情绪,又隐隐有了感觉。

    杜沙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更害怕这是过度锻炼后的错觉,但经过赤霞一役后,他彻底放下了担忧。

    双手捧着镜框,看着镜面中嘴角微微扬起的男人,杜沙点了点头,对自己的精进很是满意。

    今晚,应该可以给夫人一个满意的微笑了!

    心中这样想着的第一将星正要将手中镜子放下,便被一道强横无匹的王意临身。

    【麓阳王有召,传魔主麾下,角宿杜沙前往北山觐见】

    铜制的镜框被十指捏出裂纹,承受着王意冲刷的杜沙将铜镜轻轻放在地上。

    ……

    龙洲历1796年三月十八日晚

    踏入龙洲境内的唐罗“看见”领地内的骚乱,以神眼洞开元气,在真空的同道中疾驰。

    万里之遥不过数息光阴,院长回到了赤霞,亦找到了骚乱的原由。

    第一将星杜沙消失无踪,其夫人柳蝉只在其修炼静室内,找到被捏到开裂的铜镜一面。

    杜沙是个很靠谱的人,而靠谱者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不过凡事有交代,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

    依照柳蝉的说法,她跟杜沙在一起三十年了,从来不曾失去过杜沙的消息,即便丈夫要远行,她亦能知道目的同归期。

    可这一次不一样,她觉得杜沙是遇到危险了。

    对于女人这样的判断,市政厅首脑们自然嗤之以鼻,但米白却是无比郑重,当即发动风媒属的力量,寻找杜沙下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