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713章解甲归田
    小黑在决心更女神牵手的那一刻,便严格要求自己。

    他可以给她自己能给的一切,无论是最新色号的口红,几十万的包,还是她喜欢的四合院,信手拈来。

    他为了她,不惜钻研各大菜系,只为做出最适合她口味的菜肴。

    也曾为了她自我放逐,飞车街头械斗。

    更曾为了她,选择了一份光荣又危险的职业九死一生。

    现在他解甲归田,只为宠她一世无忧。

    可钱再多又如何,她现在的困境,他帮不了她。

    芊默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紧紧搂住,于是眼泪汹涌,泪水撒在他的衣襟,流入的却是他的心。

    小短腿坐在地上,看着拥抱在一起的新主人,明明哭的是女主人,但满脸悲伤像是失去全世界的优质狗粮火腿肠的,却是男主人...

    芊默无声地哭,每一颗泪水都是她委屈的心声。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要跟她开这样恶劣的玩笑。

    她从回来后就比别人努力。

    从不曾因有过重生的经历去怠慢生活。

    同样的学业,她比别人都要刻苦,从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以空杯心态去面对每一次挑战。

    日子刚过好了几天,便又出这样的事。

    她前世眼睛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知道为什么今生会这样。

    这一刻未知的恐惧让不败女神心里满是惶恐,她不知这随时都有可能失明的眼会给她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改变。

    也不知道自己跟小黑稳定的感情,是否会因眼睛失明而发生变化。

    一切的恐惧都来自对未来的未知。

    芊默放肆地哭,小黑也只能搂着她,连一句安慰都不能去做。

    只有让她自己把情绪释放出来,后续才好介入治疗,他能够做的,也只有陪伴。

    “这是不是我们老二的家?老二,你要是被人劫持了就喊我一声!”麻油爽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隔着一个院都能听到。

    刚还在小黑怀里当流泪小女人的芊默迅速擦干眼泪,以一种非议所思的速度掏出随身的化妆包,掏出粉扑一通拍。

    小黑和地上蹲着歪头看的小短腿看得目瞪狗呆。

    女人...你的名字叫善变!

    麻油和她父亲的对话传来。

    “这装修了好久了,不能是你朋友的家吧?”麻油的父亲说道。

    “车是我们二姐夫的——二姐夫,是你吗?”麻油一边说一边机敏地拿眼四处看,重点看墙。

    这要是二姐夫更老二的家也就算了,这要是二姐夫跟别的女人鬼混还敢翻墙走,麻油就决定上手了。

    麻油的父亲从国外回来后,在这附近置办了房产,没有小黑这处宅子规模大,却也收拾的温馨利索,没事的时候遛遛狗,胡同口下下棋,周末等女儿回家,父女俩也会像今天这般一起出来遛狗。

    溜到一半,看到小黑的车停在外面,麻油瞬间起了警惕之心,美其名曰带父亲串门,实际是看二姐夫有没有外心。

    “卷卷,一会有情况就给我咬,知道吗?”麻油对她爸牵着的那条穿裙子扎小辫的泰迪叮嘱,充当恶犬!

    小泰迪摇摇尾巴,傻不拉几的样子,似乎听不懂。

    “麻油,我在这。”芊默补妆完毕,出声叫自己室友。

    麻油爹眼见着女儿长舒一口气,还拍拍心口,麻油爹挑眉。

    “卷卷啊,不用咬了,警报解除。”麻油小声对自家爱犬说道。

    那傻不拉几的裙子汪依然是傻白甜的样子,嗯嗯,你说啥,人家都听不懂呢。

    小黑眼见着芊默大变身,只要有外人在,她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小柯基歪着头,似乎不懂女主人何以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小黑顺手从桌上拿了颗肉包放在小柯基头上。

    “别低头,肉包会掉。”这就是他的女神,永远都高昂着头,不让别人看到她的眼泪。

    麻油终于领着她一路咋舌的爹进来了。

    “老二,真是你们啊。”麻油没有捉奸成功,开心得不得了。

    “这院子装得真不错,尤其是那几颗果树,好极了。”麻油爹重点在这精致的小院上。

    “嗷...”麻油牵着的那只“恶犬”则被低头香喷喷地啃肉包的那只小短腿吓到了。

    瑟瑟发抖!

    “吃早饭了没,一起吃点。”芊默跟没事人似得邀请。

    麻油真不见外,直接坐下了,见她牵着的“恶犬”一直发抖,便抱在怀里。

    这一抱,立马变成另外一条狗,穿裙子的小泰迪对着正低头专注吃肉包的小短腿一通嗷嗷,果真有几分恶犬的感觉了。

    芊默家的新成员不愧是男女神养的狗,面对恶犬凶残叫声,也只是抬头看了眼,便又低头淡定吃。

    芊默见麻油家的小泰迪被抱起来如此凶残,便伸出手。

    “我抱抱。”

    小黑怕狗咬到她,顺手接过来,一到他怀里,蔫吧了,缩成一团,叫都不敢。

    麻油又接过来,一到自己主人怀里,又是一通连环嗷嗷。

    狗仗人势,不过如此。

    芊默家的小短腿心满意足地吃下最后一口肉包,继续对着芊默卖萌。

    麻油家的恶犬过于怂,与芊默家的淡定小短腿形成鲜明对比,这小柯基只要见了外人就冷漠脸,见了自家主人就使劲卖萌。

    最后这只小短腿凭借出色的撒娇卖萌的功力,被留了下来。

    芊默和小黑给它起名叫饼饼,大名葱花饼。

    因为领回来的时候,桌上摆了一盘葱花饼。

    麻油父女蹭了顿早饭走了,院子门一关,芊默就垮着脸,对着墙壁明媚忧伤。

    小黑莫名想到麻油抱着的那只裙子小怂狗。

    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啊...不同的是,她人后的那副面孔,只针对他一个人。

    小黑明白了,带她穿过夜的黑,她这样的骄傲,是不需要言语安慰的。

    芊默还想泡一壶茶来个宁静的冥想,小黑不同意了,冥想什么,起来high!

    拽着芊默直奔看守所,原本芊默没打算今天就见毕母的,她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时间消化她眼睛的问题。

    但小黑不给她这个缓冲时间。

    芊默等毕母过来时,心里却有些惆怅,也是该尽早处理完这件事,要拖到她彻底失明,就怕来不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