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将门医妻 > 第174章 庸医
    “我既是甘陕大将军,便会日日待在军中,你们不必担心会有人借着此事拿捏你们,只要大家不违反军规,我便护得了大家的安全!”陆承安掷地有声地说道,“我说到做到!”

    “我等愿为将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气氛越来越热烈,秦苒苒低声问柳林:“你可想好了你身边带着谁?明日我们便要启程了,将军有任职期限,不能再耽搁了。”

    柳林点头说道:“已经跟大家伙说好了,明日一早,大家便跟着将军启程,我打算带着大牛,他一个人就够了。”

    秦苒苒看了看旁边一脸傻笑的大牛,有些发愁:“大牛看起来比较……憨厚。”

    柳林笑着说道:“大牛看着面上憨厚,心底是有数的,嘴又严实又听话。”

    秦苒苒心中暗暗说道人不可貌相,笑着点头:“你对他们熟悉,你来决定吧,只要能成事就好。等到了肃州,我们商定好做什么我再跟你谈具体分成之事。”

    “是。”柳林对此不欲多说,只是应了一声。

    秦苒苒低头端茶盏,却见一个年轻人犹犹豫豫地在她身边转悠着,她转头看过去:“你是找我吗?”

    年轻人脸一红,点头说道:“夫人,我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柳林急忙对着年轻人摆手,示意他到一旁先对自己说。

    年轻人实在是心急,顾不得那么多了,噗通一声跪倒在秦苒苒面前:“夫人,您说您打小便会采药,那您肯定是懂医术的了。我娘,我娘病的很重,您能不能去看看?”

    秦苒苒闻言面上表情严肃起来,当即起身:“茯苓,去拿我的药箱。”

    陆承安闻言,也起身跟在秦苒苒身后,一起跟随那年轻人,往最后面的一处窑洞走去。

    “小六儿,你回来了?今日不是有贵客吗,你可别不守礼数。”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从昏暗的窑洞中传出来。

    小六儿先打开炕洞,往里填了几块柴火,才推开门让秦苒苒进去。

    柳林率先进屋,掏出火折子点亮了屋中的蜡烛,才示意几人进屋。

    一位大概五六十岁的老妪坐在炕上,听着外面的动静,转过头来想听明白究竟有谁进屋了。

    “娘,将军夫人来了,夫人可是神医,一定能治好你的。”小六儿赶紧上前,将被子倚在老妪的身后。

    老妪面露惊喜之色,眼睛却有些茫然:“将军夫人来了……”她摸索着想要起身对着秦苒苒行礼。

    秦苒苒看见她的眼睛浑浊无神,赶紧扶住她,又伸出手来在她的面前晃了一晃,见她并无任何反应,心中顿时明了。

    “这就是我娘,今年四十有七了。”小六儿对秦苒苒介绍道。

    秦苒苒看着她的面容心中诧异,这看起来说是六十岁都有人信吧……

    “我爹去世的早,我娘拉扯我长大的。我八岁那年冬天,高烧不止,我娘为了给我捞几条鱼补补身子,掉进了冰窟窿里,被人救上来的之后,便落下了病根。我十岁那年,家中又不慎遭了火灾,我娘的眼睛就慢慢地看不见了,直到这几年,已经完全一点光也见不到了。”

    “夫人,我知道我娘的眼睛可能治起来很难,我也不奢求我娘像以前一般,可是她最近已经吐血了……她一直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可是我怎么会不知道……”小六儿一边说着,一边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秦苒苒听见他说吐血,心中便是一个咯噔。她没有再犹豫,伸手握住老妪的手腕,在那脉上按了下去。

    “夫人,我娘身体怎么样?”良久之后,秦苒苒将手指撤回,小六儿急匆匆地问道。

    秦苒苒面色严肃地问道:“你娘最近是不是着了风寒?”

    小六儿点头,从怀中摸出一张纸片递过去:“请了郎中看过了,还给开了药方子,照着这方子吃了几日非但不见好,还越发严重了,前几日便开始吐血了。”

    柳林端着蜡烛凑到秦苒苒身边,一边为她照明,一边插言道:“这事我知道,我还带了几个兄弟去找了那郎中,谁知扑了个空。”

    秦苒苒仔细看了那药方子,面上恼怒起来:“这是什么样的庸医!居然给用这么狠毒的分量!你没有告诉那个郎中你娘的身体状况吗?”

    小六儿赶紧说道:“我说了,我每去找郎中,都会说一下我娘的身体……”

    “没事,我给开个方子,好生将养着便是。”秦苒苒深呼吸几口,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这边有些暗,你跟着我去前边,我写方子,你抓紧去抓药。”

    她刚要往外走,就感觉衣角被拉住。

    “夫人,你别开药了,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留着这点钱给小六儿说个媳妇吧。”老妪语气轻松而又坚定。

    秦苒苒握住她的手,她却将手一直往回缩:“夫人,我这手没洗,脏……”

    秦苒苒鼻子一酸,用力握住她的手:“我开方子很管用的,还不贵,不耽误小六儿说媳妇。”

    老妪这才放下心来,对着秦苒苒说道:“夫人,遇上你,是我们娘俩的福气。”

    柳林笑着说道:“大娘,你快点好起来,让小六儿带着你一起跟着陆将军当兵去!”

    老妪笑着点头,浑浊无光的眼底似是多了一些泪水:“好,好,当兵好,建功立业,保家卫国。”

    几人走出窑洞,小六儿用希冀的目光看向秦苒苒:“夫人,这方子……”

    秦苒苒沉默着,小六儿只觉得心跳加快,手心里全是汗,等了不知道多久,秦苒苒才开口说道:“小六儿,你娘的病,我治不了了,她的身子本来就虚的厉害,又被那郎中开错了药,我,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小六儿闻言,软软地坐在了地上,眼睛愣愣地看着前面不远处,正在喝酒狂欢的众人,口中喃喃地说道:“没有救了吗?”

    秦苒苒心中难过,别过身去不看小六儿此刻的表情。

    小六儿坐了一会,慢慢站起身来:“夫人,多谢你,一会我便去买只母鸡,给我娘炖个汤。”

    “林子哥,我怎么也得陪着我娘的,我就先不跟着你们了,等这边事了了,我去寻你们。”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