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将门医妻 > 第256章 回春堂风波
    这几日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一件是秦苒苒的素香阁开张时,程夫人和沈夫人容光焕发的出现,让肃州官家女眷纷纷掏银子做了贡献算是一件。

    城中突然流行起来雕刻猫神爷爷的雕像那就算是另外一件了。

    “石匠,猫神爷爷的雕像给我来六个。”一个拄着拐杖的老爷子声如洪钟地站在石匠门口喊道。

    “来了来了,老爷子你怎么要这么多?”石匠将六个匣子搬出来问道。

    “老头子我五个儿女,每人送上一个,自己再留一个。”老爷子哈哈笑着,示意身后的儿女自己上来搬。

    这种场景日日都在石匠家门口出现。

    自从上次孙厨子跟自己说了供奉猫神爷爷之后,过了十几日,自家的媳妇便有了身孕。

    石匠心中美得直冒泡,逢人便夸这猫神爷爷简直灵验。

    便有人也跟着动了心思,也供起了这猫神爷爷的雕像。

    不知是巧合还是意外,供奉了猫神爷爷的家里,或大或小的都有好事情发生。

    今日上街捡了几枚铜板,明日在郊外摸了几个鸟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总能让人心情愉悦。

    于是猫神爷爷的故事,就这么在肃州城内火了起来。

    孙厨子每次出门,都会收到人们善意的微笑,感谢呀将猫神爷爷带给大家。

    连带每次秦苒苒出门的时候,都会有无数双眼睛放出热切的光芒,盯着她的马车。

    不知道今日猫神爷爷在人间的使者阿狸大人来了没有。

    而每次回府之时,马车前都会有一些鸡蛋山珍等吃食摆在那里,还有一头雾水的车夫。

    “夫人,大家说这是给阿狸的。”车夫很是迷茫和委屈,“还说若是我不收下,便要薅掉我的头发。”

    秦苒苒:“……”

    “阿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欢迎了?”她转头问陆九。

    陆九憋着笑,将孙厨子无意之中惹出来的事细细地说了一遍。

    秦苒苒回府之后便将阿狸拖过来揉了一顿。

    半个月后,第一支派出去的商队终于回了肃州。

    “夫人,一路平平安安,有几只山匪想要动手,被刘大哥一吓,我又跟在后面安抚了几句,便搞定了。”柳林站在前厅恭敬的说道。

    说罢他拿出一封信:“这是上京城十味坊的少东家给您的信。”

    秦苒苒接过信,细细地看了看完,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人呢?”

    柳林赶紧引了父子两人进来:“这便是。”

    姜帅收到秦苒苒的信之后,知道她要在肃州做一番事业,便十分大方地送了两个厨子过来。

    这两个厨子是父子两人,厨艺高超,为人又踏实肯干,秦苒苒极是开心,便再次吩咐了陆五出去找铺子。

    陆五偷偷问陆九:“夫人这是开铺子上瘾了吗?”

    陆九白了陆五一眼:“快去吧。”

    银子多了是最好用的,陆五将银票一拍,铺子老板便表示自己立刻便回老家买地养老去。

    秦苒苒再次收获酒楼一间。

    酒楼铺子刚买好,秦苒苒便将红袖扔到酒楼里去了。

    顺便附带陈悦竹一只。

    “那些个铺子去的都是女子,说话要么极有分寸,要么知道的事不多。”

    “但这酒楼不同,南来北往的商客,官员,平头百姓,人多了去了,能知道的消息肯定不在少数,你们俩不仅要把酒楼经营好,更要把消息网建立起来。”

    红袖跟了秦苒苒这么久,陈悦竹又收到了那么多的训练,两人心中深知消息对于镇国公府的重要性,当即点头应下。

    红袖收拾了包裹,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府。

    秦苒苒心中也是微酸,毕竟红袖也跟了她这么久,心中总是不舍,但是细想一下这样对于她来说却是更好的出路,便狠下心来,将红袖派了出去。

    旁的不说,单说康先生为陆承安筹谋那么多,他的女儿便不可能总是跟在自己身边做一个丫鬟。

    于是,红袖便成了酒楼的幕后老板。

    而在酒楼买下来的那一日,回春堂也终于开张了。

    “城西新开了一间回春堂,是镇国公夫人开得,她亲自看诊呢!”

    “真的假的?阿狸大人在不在?”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刚开始,普通百姓都是为了去看阿狸大人凑在铺子旁边,老白也趁此机会卖了不少货出去,将清荷坊的牌子又打响了几分。

    而陆承安的部下们可都不这么想了。

    当初将军可是说过身子骨不好找他夫人,平日里还不好意思求上门,这医铺都开了,那还不快去。

    眼看着一个个病人被医治好,阿狸大人也端坐在看诊的桌子旁边时不时拿爪子逗弄一下愁眉不展的病人,众人的心都要萌化了。

    还在犹豫什么?

    街尾,一家门口罗雀的药铺掌柜看着排队等待瞧病的回春堂,心中愤恨无比。

    “掌柜的,您可不要冲动,那可是镇国公夫人的铺子!”小学徒见掌柜的面上不好看,赶紧上前阻拦。

    “我还不知道得罪不起?”掌柜的破口大骂,“里面不是有孟家那小子吗?我就将他爹开错药的事拿出来说一说,又不针对镇国公夫人,她能怎么着我?”

    小学徒不敢说话,但心中还是担忧不已。

    您去拆了孟子怀的台,不还是跟他的主子镇国公夫人过不去吗?

    更何况那里还有阿狸大人,若是猫神爷爷怪罪下来……

    冲着猫神爷爷去的百姓们突然发现,这镇国公夫人开得方子便宜又管用,遇到家中困难的,甚至还会无偿送药。

    当然了,假装是假装不来的,阿狸大人在旁边看着呢。

    回春堂的人便越来越多。

    “呦,这不是老孟家的儿子吗?”这天,秦苒苒正瞧着病,就见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晃悠着走过来。

    “你爹都给人开错了药方子把人医死了,你怎么还敢在药铺里做工?”

    人群中顿时炸了锅,大家都在讨论着这男子话中的意思。

    孟子怀紧握着拳头,胳膊上青筋暴起,他上前一步,厉声说道:“你胡说,我爹没有做过那种事!”

    “这事是你说没做过就没做过的吗?”男子冷哼一声,“那人死了该怎么解释?”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