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将门医妻 > 第358章 反水
    老平西侯夫人听见她说京兆尹府见,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

    “你们茂国公府不要面子,我们平西侯府还要面子,那什么京兆尹府我不去!”

    茂国公夫人冷冷一笑:“这事儿是由得老夫人去不去的吗?你们府上的平西侯要杀了我小姑,难道还不允许我们告一告,讨一个公道了吗?”

    老夫人当即摸起桌子上的茶盏,便朝着茂国公夫人丢了过去。

    茶盏飞到半空,被茂国公夫人身边的一个婆子挡了下来。

    “你们都看见了我来讨公道,却要被砸的事了吧?若是这个茶盏砸不好,是不是今日我便走不出这个门了?”

    老平西侯夫人在茶盏飞出去的一瞬间,便开始后悔自己的举动。

    这不是秦苒苒,也不是自己府上的丫鬟奴仆。

    自己怎么就按捺不住丢了茶盏去砸呢?

    这下可好,落人话柄了。

    “看来老夫人也不想和我好好说。我看这和离书,我还是直接送到京兆尹府的大堂上去吧。这嫁妆单子给您留一份儿,早些给我小姑整理好才是。”

    说罢,也不理会那老夫人是什么神情,直接在自家婆子的护卫下,带着侍卫,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平西侯府的内院。

    老夫人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去,去,把侯爷叫过来。”

    泼了方子的那妈妈赶紧抢先走了出去。

    她心里隐隐有一种预感,机会来了。

    今日能不能保得活命,就看这一把了。

    她先是快步走到平西侯的书房那边,将老夫人喊他的事情,告诉了平西侯。

    然后便从府上的角门出去。等在了茂国公夫人回府的必经之路上。

    “老奴见过茂国公夫人。”那妈妈远远地看见茂国公夫人的马车走了过来,急忙上前跪拜在路中间。

    好在此时天色将黑,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这个场景也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拦我家夫人的马车?”茂国公府的侍卫上前一步。

    “老奴是平西侯府的管事妈妈,如今有要事要禀报茂国红夫人,只求夫人救得老奴的性命。”

    茂国公夫人听了这话,坐在马车里,不仅挑了挑眉头。

    她沉思了片刻,对着外面跟在马车后面的侍卫说道:“带回府。”

    那妈妈一听到这三个字,心中便松了一口气。

    若是此举还是不能救得自己一命,那自己也就认了。

    总好过什么也不做,在平西侯府上等死吧。

    ********

    “夫人,今日那茂国公夫人去平西侯府上大闹了一通。然后带走了他们府上管事的那个妈妈,就是把药方子泼了的那个。”

    秦苒苒与陆承安,还有自己的师傅师娘开开心心的用过晚饭之后,正在炕上坐着录撸猫。

    就见陆九一脸兴奋地跑了进来。

    秦苒苒听见茂国公夫人去平西侯府上闹了一通,便知道此事并不是他们两府联合起来做得戏。

    毕竟那平西侯府也没有什么用处,茂国公府犯不着为了这么个侯府,与自己府上为敌。

    再加上看着那茂国公与茂国公夫人也不是那蠢的。

    秦苒苒笑了笑,又撸了几把阿狸,抬头看见脚步轻快的陆九,顿时皱了皱眉头。

    “阿九,做戏要做全套。你可是抬着出宫的人,怎么这么快就下地呢?”

    陆九闻言顿时苦了脸。

    “夫人,我实在是躺不住啊,我这么快下地,不也显示着您与北辰先生的医术高明吗?”

    秦苒苒看着她哭唧唧的样子,暗暗好笑。

    “哪有这么高明的医术,受了伤,怎么也得养几天才是。这半个月里,你就不要出门了,好好的待在炕上养着吧。”

    陆九一听这话,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让她一个身经百战的安暗卫,在床上躺上半个月,那不是要她的命吗?

    秦苒苒又看了看陆九的表情,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几日你就不要出门了吧,怎么着也得给福嘉面子,不能让人说福嘉和我们联合起来一起演戏。”

    陆九一听只是不出府,觉得这还是可以接受的,赶紧点头应下。

    “对了,寒姨给你的那瓶药怎么样了?”

    陆九想了想侍卫回来报的消息,说道:“已经下到茶水里去了,具体怎么样,应该明天就有分晓了吧。”

    说着陆九露出了万分期待的神情。

    “夫人,您跟师父好好说一说,让她早点收我为徒好不好?”

    秦苒苒捏着阿狸的爪子,对她摆了摆。

    “不好,拜师讲究的是一个诚意,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替你去。”

    陆九一听这话,脸上又重新绽开了笑颜。

    “有夫人这句诚意,我就放心了,我还怕自己诚意太过,让师父不敢收我了呢。”

    说罢,她喊了茯苓进来替自己在屋里伺候着,自己则是快速的跑去了北辰先生居住的院子。

    秦苒苒笑着摇了摇头。

    “去备水吧,我要沐浴。”

    茯苓应下,紫苏与竹枝一起去院子里的小厨房里烧了水,抬了过来。

    没办法,其他的丫鬟都还没有过来,便只能让这几个人连着粗使丫鬟的活一起做着了。

    毕竟秦苒苒是有身子的人,把她贴身的事交给旁人去做,大家还真的不放心。

    坐在浴桶里,秦苒苒看着自己明显突出来一点的小腹,手轻轻地便抚了上去。

    “你一定要乖乖的,好好的出生,长大。娘以后还要带着你惩奸除恶,快意江湖呢。”

    陆承安去书房议完事回来的时候,便看见一副美人出浴图。

    他顿时觉着全身上下又一股燥热涌了上来。

    但碍于屋里有丫鬟在,他便脱了靴子,坐在炕上倚着迎枕看奏折。

    秦苒苒看着他手里的那摞奏折,问道:“把奏折拿到这边来看你也放心?”

    看着已经换上了一套雪白中衣的秦苒苒,陆承安面上挂着轻松的笑容。

    “你屋子现在可是全府上下防备的最严密的一间屋子了,在这里我再不放心,那我还能去哪里放心?”

    秦苒苒听了这话,当时心中便涌起了一股甜蜜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夫妻之间相互信任的感觉吧。

    “不过苒苒,”陆承安抬头看了看屋里的丫鬟已经全部退了出去,便凑上前去,“我觉得,该用用通房了……”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