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倩女传 > 第二十章:冤头债主
    庄玳知道他哥哥庄璞是寻仇去了,但不知寻谁?

    冤有头债有主。

    那些人把关先生羞辱毒打成这样,庄璞怎忍得这口气?自家府上的门第荣光比不得王侯将相大员的尊贵,可在京都也是有一席之地;那些小人竟胆大心肥到这样境地,可见世风恶毒,已没了位分阶级,更没了王法。

    既然如此黑手黑心地将人往死里弄,不顾律例条规,刘姓者能下手,自己为何不能?

    庄璞是这般想。他也想好了对付手段,直捣刘宅。便一迳到外头找人。

    他集结了数位江湖好友义士,这般那样将关先生如何受欺辱,如何被栽赃,如何被扣罪名,又如何被整治到命垂危丧,倾腹告知,那些江湖义士志气高,听了之后,纷纷拔刀握枪,要跟庄璞寻刘姓者问罪。总之,为关先生不平,誓让刘姓者偿命。

    他弟弟庄玳知他的脾性是要寻事去了,可想不到他寻谁的仇。那时,庄玳跟肃远追出府外,兜兜转转却找不见人,两人再找平日跟庄璞亲近的几位官中子弟,那些人都是有爵位身段,平日里他们与庄璞表面亲厚,实则是酒肉朋友而已。庄玳找到这些人固然问不出什么话。无奈,庄玳和肃远回府心急火燎等待。

    近晚时分,庄璞依旧未归,庄玳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

    那时,庄璞已带人到刘姓者的宅院,纠集到的义士持刀拿枪,如同匪徒,内外包裹围堵刘宅。

    谁料想,刘宅像早闻获消息,除了仆众,家主已不知去向。庄璞急恼,拉一个老仆来跪审,那老仆战战兢兢言语不清楚。义士里头有位名叫陈推的,另一名叫迎新的,两人比庄璞还要火大,将宅内仆众老小都驱来,想严打逼问。

    庄璞乃是大族府邸里的公子哥,知晓里头的路数交代,如没猜测错,他们的主子早有打算,给封了口。瞧他们噎语吞吐的模样,全然在脸上,并非他们不知。

    庄璞也深知,如若问不出话,这些义士必有一虐。

    于是,庄璞对二人道:“将穿戴时新的那个叫来问,其余先放了吧!”

    二人不肯,道:“二爷不必朝他们发什么慈悲,这些人手头不知捏多少人命,枉多少的事故。主身不在,我们割去他的袍衫也使得,算替先生出气了!”

    庄璞连连摆手,道:“二位哥哥不必过于恼怒。挖地三尺,我到头是要找他们主人,往后想,严刑逼供,恐招不实,反坏大事。哥哥们先听我的,试试吧,万一问出来了呢?”

    二人不知庄璞内心想法,庄璞也没说。于是,二人喋喋咧咧去了,按庄璞的意思提那名穿戴极好的仆子来问。

    那仆子倒生得粉嫩秀气,想必在宅里有些地位。到了庄璞跟前,战战兢兢,垂首勾脸,一言不发。

    庄璞和气,一改此前怒状,问:“我也不打你。你老实跟我说了,兴许我一高兴,对你们既往不咎。倘若知情不肯相告,我拉着你们去官府,告你们一宅子枉法杀人,到时,你们主人老爷判个杀头大罪逃不脱,你们一个个联袍家奴也得陪着。这脑袋,在不在你们脖子上,你自个儿想清楚。再有,我这些人,不是土匪强盗,不会把你们怎么着了。我就是让他们来拉你们去官府的。倘若如今跟我说实话,我即刻让他们撤了,绝不为难你们。”

    那仆子依旧无话。

    庄璞哼哼两下,巴不得上去抽他几大嘴巴。终忍住,又道:“上回我来过,知道我是谁么?知道庄府不知?我们老太太是服侍当今皇上和皇太后的老人儿了。才刚我说的话你不信?那成啊,咱回见!我这先将你们押到官府,七十二道刑具一一过完,再让人告到上头,灭你们一个个九族!”

    庄璞恨撂下这话,转身欲叫陈推迎新二人。这时,那仆子“噗嘟”直跪,磕头向庄璞。

    仆子道:“爷饶命。爷饶命。我说我说!”

    庄璞沉心一笑,声道:“如实说来,我即刻先放了你!”

    此后,仆子说了。

    原来,刘姓者自从关先生事后,又惹出一桩命案。

    头日马婆子来讨银子,撞见刘姓者那流产的妻子刘氏八月寻死,才刚抢救下来,马婆子撞在当口。刘姓者痛失未出世孩儿,妻子又伤心欲绝寻死,起因都怪关先生和庄府。虽然通过马婆子处理停当,可如今,家宅未见安宁平定。

    马婆子不知刘宅发生事故的曲折,只知上门讨银子。此前,刘姓者求助马婆子,给了些许定金作答礼,说事后即刻差人再送来余下的。事后马婆子左等右等不见,故找来了。

    当口,刘姓者心中怨怒正找不到人报复出气,马婆子仗着庄府势力来讨钱,他便下了狠心,迁怒于马婆子,故意不理睬她。

    马婆子为此破口大骂,无功而返。刘姓者气极,差人在外头将马婆子截住,将她打个半死,恐吓她说要银子朝庄府拿去,那是庄府欠刘宅的。刘姓者打定算盘,马婆子未必敢朝庄府拿,这等事本不是光彩之事,她又犯过事的人,怎敢张扬?

    刘姓者吃定马婆子不敢闹。

    马婆子当场确实被吓住了,回到家仔细寻想,当初自己犯事,差人找刘姓者帮忙,他吃了自己不少银子,可如今自己寻情替他办好事,不给钱就罢了还差打手来打自己。马婆子越想越气,伤心半日,呕出血来。

    她死去的儿子马*和儿媳潘氏原生有一子,名叫马乃宝,时年十岁。马乃宝自父亲离世,母亲出走,他自幼跟爷爷奶奶过日子。平日,二老待他极其亲爱,衣食皆以好的养给,还托了人情让他去学堂读书。马婆子本想一家子平平安安,到头算一世了,谁料碰见刘姓者这事儿。

    马乃宝年纪不大,入学堂受了熏陶,也经历些人事,回来看到奶奶这般遭遇,十分激愤,当从马婆子口中得知是刘姓者所为,他坐不住了,赤手空拳前去刘宅寻道理。刘宅家奴平日蛮横,惯是吃软怕硬,攀高踩低。马乃宝愤慨而来,自然不招待见,便骂几句难听的话。

    刘宅家奴岂能容忍,将其暴打一顿,再哄出门外。可谁想,马乃宝满身伤痕,却不肯离去,忍着疼痛扭扯要进刘宅要道理说话。刘宅家奴们见是这样,也不去给刘姓者回报,几人夹着他到马厩,往死里打,又挑马粪往他嘴里灌。

    谁知马乃宝倔强,憋足了力气推开刘宅家奴,摇摇晃晃在刘宅蹿跑叫骂。那当下,刘姓者听到了,差人将他提来问话。一问知是马婆子的孙儿。

    刘姓者怒不可遏,骂道:“好你个狗腿孙子,怎么不见你也绝后呢!”

    即刻令亲近家仆绑死马乃宝,欲推去送官,恐吓说他是盗贼。马乃宝受文墨熏陶,岂能受得这等的耻辱?故一头撞向刘姓者,以求同归于尽泄愤。哪知刘姓者的大舅子,就是他妻子刘氏八月的哥哥叫长安的来探视妹妹,一头撞见,也不管理曲折,三两步上去拎起马乃宝,一头将他撞在柱子上。

    马乃宝头破血流,含恨而死。

    刘姓者怕事态闹开引火烧身,遂而让亲近家仆用破帘子包卷丢弃马厩,待晚些运出去刨坑埋了。

    长安出手闹出人命,自然害怕,百般求刘姓者赶紧埋人,处理干净。刘姓者心虚,一面安抚大舅子长安,一面让仆子去马婆子家打探。仆子去到马婆子家探了回来说,马婆子呕出血,卧床不起,正让孙子拟状告官。

    听了报告,刘姓者急了,赶紧让长安提银子到马婆子家,跟她说私了。并不提及她孙子马乃宝已丧命的事儿。只说此前那事是一时糊涂。

    马婆子贪心,他们既然想私了也可,那就得再花几倍银子来。

    长安见马婆子不肯松口,还翻倍敲诈,又气又急,恐吓马婆子道:“好贪心的婆子,再不识抬举,让你跟你孙子裹在一处马厩。”

    长安扔下银子扬长而去。

    随后马婆子左等右等不见孙子回来,才想起长安那狠话来。因此拖着伤痛到官府询问他孙子是否来过?官府给回复说不曾有。婆子心里有几分底了,寻到刘宅找孙子。

    刘宅大门关闭,任由婆子呼喊摔门,不给进不回复,实在闹得大声,家奴才出来驱赶,撵走她。

    婆子伤心彻底,跌跌撞撞回家。直到夜里,也没见孙子回来,想想不对劲,便让丈夫老马头扶着又来刘宅。到了刘宅,叫门不开,老两口不死心,随后转至后门想继续叫。

    到后门,正好看到刘姓者和长安吩咐家奴搬运孙子马乃宝的尸身上马车。马婆子认得孙子的衣裳,那露在帘子外头的鞋面还是她给扎的呢!

    马婆子想呼一声“天吶”,张口没能呼出来,一头栽在地上。

    马婆子醒来,已被丈夫老马头及过路的好心人扶回了家。

    次日,马婆子身藏一把剪刀和一把短匕首,提着长安送来那些银子,无神无气的再来刘宅。到了刘宅大门,轻声敲打,门开了她也不闹,还给守门的端礼。

    马婆子对守门的道:“给你爷说,昨日他给我的银子多了,我送来还他。老婆子开个玩笑罢了,不兴要这么多。”

    守门的受过刘姓者吩咐,婆子再来不许搭理。如今见婆子这般客气,有点抓不住头脑了。婆子见他犹豫,便从袋子里拿出银子,不管多少,直送过去,道:“这银子我自个儿送的,你们拿去吃茶。可怜我这份心,让我进去谢你们爷,如不然你们进去通报一声也使得,我往这儿等。”

    守门的收了银子,自然开心,让婆子在门外守候,进去给刘姓者知会报告。

    刘姓者听闻,十分诧异,也不亲自接见婆子,让大舅子长安接见。便让守门的请婆子进来。

    到了里面,婆子把银子有礼有数的递给长安,再说些门面礼仪的话,总归,说想当面致谢刘爷。

    长安见这么,信以为真,便去给刘姓者说。那会儿,刘姓者在屋里安慰妻子刘氏八月,刘氏八月见哥哥来,哭得更厉害。

    那刘氏八月道:“哥哥你听说了么?孩子没了,我这辈子也休想有孩子了!哥哥我可怎么办呐!”

    长安慰藉道:“妹妹休要胡说,再没有,日后妹夫老爷讨一门回来,生养依旧是你的!”

    刘氏八月道:“亲生亲养才是自个儿的,若将别人当自己的,偷偷摸摸何时是个头啊!我是造了什么孽,竟让我断子绝孙啊!老爷啊,当初我怎么说的,恶不能做不能做,你不听我的,欺世盗名不算个什么,谋财害命不算个什么,到底报应在我们身上了!”

    刘姓者不听则已,一听刘氏哭叹,火大起来。自然想到天道轮回,自己作恶过多才得报应。便又想若非自保,自己怎会这么做?刘氏八月依旧哭叹不止。

    刘姓者不愿再听,跟长安道:“走,见那绝孙的婆子去!”

    长安点头,再宽慰他妹妹好生歇着,便跟妹夫刘姓者来见马婆子。

    等刘姓者和长安到厅上,马婆子规规矩矩走来,深深向刘姓者端礼。刘姓者恍惚了神情,随手去扶她。

    哪知婆子快手掏出匕首,狠刀插在刘姓者的脑门上。长安震惊,一脚踹开马婆子,抱住妹夫刘姓者。

    刘姓者满头脸的鲜血,翻眨白眼,浑身蹬抖,一副要死之状,十分悚人。

    长安对婆子道:“你这老绝货下手忒狠毒了。”便扬起脖子要朝外头叫人。

    哪知,婆子被踹倒后迅速爬起来,又从身上掏出剪刀,杀红了眼目,扑向长安,没命地刺在他身上,因不解恨,再抽出剪刀,狠狠地扎进长安的眼窝内,扒他的裤子剪掉他的命根子!

    婆子悲喜交加哭道:“谁是老绝货?我让你绝,绝你们全家,我绝你们全家!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现时报应!”

    一时,刘姓者和长安倒在地上。

    地上,血泊漫染。

    两个男人浑身抽搐,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婆子瘫在地上流泪哭笑:“儿啊!奶奶算给你报仇了!狼心狗肺的东西算得报应了!儿啊,你听见没听见啊!”

    刘宅仆众家奴闻声赶来,见到这样的情景,都不敢亲近,远远驻足观望,只愣着。

    彼时,刘氏八月从里头走出来,正看到丈夫和哥哥浑身是血倒在地上,一时惊吓过度,翻白眼晕过去了。

    刘宅奴仆这才醒悟,蜂拥急来捉绑马婆子,又扶夫人入内。

    待要抬走老爷刘姓者,那长安清醒了,摸瞎双眼,跟仆众道:“抬我回家,我要死了,要死了,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要死在家里。去,去我家叫人来!”

    奴仆不敢不听,指着一人跑去长安家报告。没一会儿,长安的母亲来了,悲天痛哭,要千刀万剐杀马婆子赔命。可央长安的求,先抬他回家。到底,叫大夫来瞧,大夫说虽伤重,尚余可救。长安的母亲原本打算告官,可听长安断断续续说了来龙去脉,便不敢去了,又将女儿女婿也接过来医治,并吩咐刘宅家仆悉心守着宅子,不让外人进来,若有官府来查,闭口不答。

    眼下,奴仆被庄璞威逼利诱,道出日前生死一幕。只是奴仆不知那事背后的曲折,单将看到的给庄璞讲。总之,庄璞从奴仆言语中知其大概:一、马婆子骗取门仆信任,入宅刺杀老爷。二,伤者甚重,已被大舅长安家人抬回家中救治,不敢报官。三,马婆子仍在宅中。

    庄璞唏嘘。

    庄璞问:“婆子如今身在何处?”

    仆子道:“关在后院柴房。”

    庄璞便让仆子领路到后院,在柴房还真找到了马婆子。此时,马婆子奄奄一息,被打得几近毙命。庄璞心生怜悯,立马让陈推和迎新等人抬救出去。

    尔后,庄璞央求陈推、迎新道:“有劳哥哥们照顾这位婆子,送她回家,找个好医生瞧瞧。”

    陈推不解道:“二爷这事儿算结了?”

    庄璞冷笑道:“后头的事儿不劳哥哥们了。今夜劳动哥哥们走这一趟,改日我请大家喝酒!”

    庄璞有自己的打算,既然刘姓者一家已得报应,又垂死之中,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去挖心。想到此,固然是犯法的事儿,不能连累诸位江湖义士,所以才让他们就此退出。

    庄璞看着众人救走马婆子,才对刘宅仆众道:“今夜的事,与你们无干。你们若想自个儿好,赶紧收拾走人!”

    毕竟是人命大案子,刘宅仆众也是担忧不宁,见庄璞这般赦免言说,便千恩万谢,一时间,刘宅树倒猢狲散,仆众卷走所有,连夜跑了。

    如此结果,庄璞对天惊叹感激:“天道轮回,善恶有报。也该到我们关先生上场了!”

    此话之后,庄璞将财童旺五两名小厮叫来,一同赶往长安家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