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倩女传 > 第六十五章:岁月青葱但有时(下)
    红楼折芳桂忽然增加一员,让众人感到意外。

    也让人感到不安。

    不安有三:一、一个姨娘整日坐在小子姑娘们旁边,似乎让人觉得是老爷的眼线。二、她身怀六甲,生怕不小心撞到她。三、她跟旁有个厉害的角色,意玲珑向来不善。

    里头最是难安实属庄琻与庒琂。

    原本对庄璞的责怪与鄙夷,到此,众人全然不记得庄璞之前种种所为,全心全神关注娜扎姨娘和意玲珑去了。

    眼下,见无人招呼,意玲珑自己从楼下扛一张桌椅上来,放在最前头,放好后扶着她家娘子去坐。因没书纸笔砚,意玲珑挑个好欺负的去选,也没跟谁打招呼,直去把庄玳面前的捞过来用。庄玳不好说什么,巴巴眼的求助庄琻。

    庄琻作为姐姐,也是这居楼室的主人,不出头说不过去,因而冷言冰语道:“我说啊,上战场的家伙都是自个儿带的,你们来,没带家伙就用抢呀?怕是要讲下规矩哟!”

    意玲珑充耳不闻,再扫一眼庄玳桌面,那桌上剩余一叠厚厚的纸,还有一摞堆得很高不知什么名目的书,笔架子上横排六七根之多,有大有小,墨台也是两个,如今挪一个走了,剩余一个小的。总之,无论如何,庄玳一人用不了那么多东西。

    见意玲珑强抢,有不归还的意思,庄琻又道:“我们这些都是文人雅士,并非外头来的野蛮人。既然想附风趋雅,先得将自己那股戾气收敛收敛才好。我要是说重了话对人,反而显得我们这些文人不够斯柔。”

    庄琻说得很正气,句句骂人,却没一字脏。她说完,很是高兴环众人一眼。

    众人赞许的眼光看庄琻,并递笑迎合。

    意玲珑觉着无趣,对庄玳道:“算我借你的使,使得不使得?你看,你桌子上还有那么多,借我们一样二样不打紧吧?我看外头街上替人写文书的先生,人家一根笔,一张纸,一根石头墨就能坐一日。你桌上那么多笔纸,让你坐一年半载怕也用不完。我们借用一日就换。爷们不能小气,是不是呢?”

    意玲珑说的是事实,谁知用外头市井先生来作对比,让庄玳难堪不已。

    庄玳是男儿,自然不能回嘴说什么,又因她引用外头人来嘲讽自己,他哪里还有脸支吾?庄琻是不屑意玲珑,怼她一二句,可意玲珑压根不搭理她,连眼神都懒得抬。

    于是,庄琻按不住火气了,把才刚文绉绉的雅气话儿收回去,换出一副怒脸,指着意玲珑道:“别给你脸不要脸的,我可没请你们来!既然来了,自个儿拿东西去,扮演强盗给谁看呢!”说着,过去将庄玳的东西收回来。

    意玲珑等她收完,又去夺过来。一来二去,眼看要撕闹干架了。

    那会儿,众人都去劝说,庄璞站在栏杆外头,斜视,嘿嘿作笑,跟看戏一般。

    因庄琻闹得太凶,庄玳劝道:“二姐姐,我看算了。我借给姨娘用吧!也不重要。”

    庄琻道:“重不重要我说的算,她们是什么东西。话说先来后到,得讲规矩的吧?日里还口口声声说江湖,那外头江湖就这般欺负人?江湖人都是强盗不成?有没有天理王法了?”

    庒琂和大奶奶在后头,没上来劝,只看着。

    见庄琻实在气极了,庒琂不顾大奶奶拉扯,迎了上来道:“姐姐不要生气。”尔后把自己使用的纸笔等拿来,递给娜扎姨娘,并道:“姨娘不嫌弃,先用我的吧!再说,那是爷们写字读书用的,跟我们的不一样。我们只抄经书即可。”

    话未说完,意玲珑挽起袖子,哗啦啦的一下子将庒琂的东西拎起,扔到栏杆外头,正好落在庄璞脚下,她道:“不用你的,我们就爱用三爷的。”

    庒琂被如此羞辱,脸色一阵红一阵紫,热辣难耐。

    庄玳也脸红,比庒琂还要热辣。

    见庒琂被欺负,庄玝和庄瑗等几个小的姐妹声援道:“你这人太无礼了,我们琂姐姐好心好意,你不领情罢了,为何还扔了她的东西。”

    意玲珑拍拍手,嫌弃拿庒琂的东西脏了手,笑道:“我们桌上不放别人的东西,要放也要放我们喜欢的。不喜欢的碍手碍眼,功夫都没法儿使出来。三爷的东西最好,我们愿意放三爷的。”

    功夫?她这是要暗示想打人?众人见她这样说,便不敢言语。

    庒琂避开尴尬,道:“没事儿。”自己去庄璞面前捡东西。

    庄玳也去帮忙,捡起来后,他安慰庒琂:“妹妹,别生气。那人不讲道理,我们都知道的。”

    庒琂摇头,尽显无奈,捡完东西,她弯起身来,那时正好举目与庄璞对了一眼。庄璞幸灾乐祸状,歪斜嘴巴在笑。

    那边,娜扎姨娘也劝意玲珑说算了。

    意玲珑对娜扎姨娘道:“娘子,按辈分,你还是他们的长辈呢!这些人目无尊长,还说什么文人,笑死一坨人了。”

    她讽刺的环视一圈众人,之后,将庄玳的东西一件不落给换回去,并且原位摆好,拍手抖脚对众人道:“行!还给你们,留着生蛋吧!我们也不稀罕。我这就回去拿我们自个儿的。”并叮嘱娜扎姨娘道:“娘子,你好生坐着。要是我走了之后有人欺负你,等我回来你一定要跟我说。我一个都不放过的!”

    说完,意玲珑挺胸大步下楼梯。身后那些姑娘追到楼梯口,看她是否真离去,还低声议论。庄琻则在她们前头叉腰骂道:“不要脸的东西!”

    听到庄琻的叫嚣骂声,意玲珑在二楼停下脚步,狠狠回头,深望庄琻。众人有些惊怕,拉住庄琻向后退几步。晃眼之间,见意玲珑横身向二楼栏杆外飞出。

    见状,众人吓得尖叫,连忙往栏杆外去瞧。

    这一眼,看到意玲珑身轻如燕,从二楼栏杆外飞到一楼地上。

    趴在栏杆上看的人,吓出一身冷汗。

    庄瑛抖声抖气道:“我的天,那么高的楼,万一摔下如何是好?真是不要命了。我们日后得少惹她了。”转头看了一眼娜扎姨娘。

    娜扎姨娘漠不关心的样子,静静坐在凳子上,手不停地抚摸肚子。

    往下,无人去搭理娜扎姨娘,当前面空设一副座椅而已。

    庄瑜和庄瑛见没人去招呼搭理,有些许可怜她,便低声议论。

    庄瑜说:“才刚也不是姨娘的错,跋扈无礼是那位姑娘。我们不理人家,总得不好呢。”她母亲是小姨娘,娜扎姨娘也是偏室,同归同位,所以感慨可怜是有的。

    庄瑛忌惮于她姐姐庄琻,压低声对庄瑜道:“四妹妹,你我能说什么?那位姑娘回来后,她们自个儿有说的,到时还怕我们没听的么?你也别说了,仔细二姐姐又要生气。”

    庄瑜摇头,淡淡一笑。

    也是,意玲珑的性子,扎堆在众人里头最是出挑了,不说其样貌如何,就是那嘴巴那拳脚功夫,无人能敌。如今,意玲珑已奔回篱竹园。

    先前,意玲珑来红楼折芳桂心不在焉,因有心事。若说她的心事,无非是篱竹园屋里藏的那位白发鬼母。

    那日引来狼狗闹了一场,又有仙缘庵尼姑来做法,篱竹园没安宁过,意玲珑为此很是担忧,她不止一次对白发鬼母说:“你留我这儿太过危险了,我带你出去吧。”白发鬼母听后,大发雷霆,她原本身子不好,一旦生气,病症更是加重,浑身气绵无力,须得好几日才能恢复,就此,意玲珑不敢招惹她了。有一日,白发鬼母跟意玲珑道:“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庄府里头,与她们灰飞烟灭才消得此生仇恨。”后来,意玲珑不再劝了,事事万般小心,锋芒禁露,不如此前那般招惹是非了,也不为娜扎姨娘出头了,安安静静过了这么些许日子。

    今日,白发鬼母身子稍是好些,又跟意玲珑提请求,说想吃金纸醉酒。之前,意玲珑去北府地窖里偷过,给她吃了。吃了酒,人犯浑不说,还嚷叫个厉害,要不是意玲珑身子骨功夫好,一拳打晕她,如今已闹得人尽皆知了。今日她有请求,意玲珑无论如何也不敢答应了。白发鬼母说:“没有酒给我吃,那你把庄府的人头血给我放一壶来。让我解解渴。”

    意玲珑心烦意乱,道:“你这婆子太毒了,我救你已经很难得,你三番五次要我难做。你不知一旦出事,我是要蹲大狱么?”

    白发鬼母说道:“蹲大狱?拿酒算不得犯法大事儿,论杀人越货,庄府人可是大罪人,蹲大狱应该是庄府的人!姑娘,你若是不拿酒来,我自个儿出去找。我呆这么长时日,想必习惯上头的日子了,出去吓唬吓唬人也可行,顺便晒晒太阳透透气。”

    很明显,白发鬼母以此来要挟人。意玲珑只好答应。恰好,曹氏从东府回来,跟二老爷叽叽咕咕说了一会子话,二老爷把老太太的提议给她说,要她安排娜扎姨娘去红楼折芳桂跟孩子们习学。曹氏别了二老爷之后,立马来篱竹园找娜扎姨娘。

    因曹氏的到访,意玲珑才得脱身。

    她给白发鬼母说:“我这就想法子去。府里的太太来了,不知又出什么幺蛾子,我瞧瞧去。你得答应我,不许轻举妄动。”

    听到意玲珑答应找酒,鬼母心满意足,自然顺她的意不再言语。

    意玲珑过去见曹氏和娜扎姨娘。听到曹氏说:“这是老太太的意思,也是老爷的意思。不是我们看不起你们,像我们这样的大宅人家,男男女女须识几个字才懂得做人是什么道理。何况你是邦外之人,更要习学。到底啊,是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让他早早习学,日后能考个状元郎,你也一辈子享受凤冠霞帔荣华富贵了。”

    意玲珑侧在一旁听曹氏说,忍住没笑。

    这便是意玲珑和娜扎姨娘去红楼折芳桂的前缘因果。

    后来,意玲珑伺候娜扎姨娘随曹氏赶往红楼,因心中记挂屋里的白发鬼母,所以一路上心不在焉。便在于此。目下,寻得空隙,她奔回篱竹园,一头先钻进自己屋里。

    屋里。

    白发鬼母躺在床上,睡得正酣。意玲珑蹑手蹑脚,稍看一眼,正要转身离去,忽然,鬼母翻身起来,低声喝道:“谁?”

    意玲珑想躲藏,忍住不发声。

    鬼母骨碌下床,伸长脖子嗅味道,那模样跟条狗儿,跟蛇头一般。意玲珑看着,心中渗凉,投降状道:“是我是我!小点儿声。”

    鬼母知道是意玲珑,松出一口气,摸索回床沿坐下,道:“我的酒呢?”

    意玲珑撒谎道:“我心里记着呢!你知道庄府这鬼地方又大,人也多,不费点儿时候如何拿得到?再等等。”

    鬼母道:“那你悄悄摸摸回来做什么?”

    意玲珑泄气地在椅子上坐下,倒一杯茶来喝,喝完,道:“跟你实话说,我们这儿招人不待见,处处被刁难。一帮没事的娘儿们搞怪。要我们去读什么书入什么学。我长那么大,也没这样正经过。到入学那个什么鬼地方,还被人笑话。我这回来取笔墨的。”便把红楼折芳桂遭遇给白发鬼母说。

    鬼母听完,咯咯地笑,没任何言语表达。

    意玲珑稍坐一会子,起身,道:“我先把事儿忙妥了,等稍空就给你拿去。你别在这节骨眼给我找事儿呀。我够头大了。要是打一架,我不怕,跟这些人费脑筋真是劳累。”

    鬼母果断道:“好!我等你取来。”

    如此,意玲珑心安的出门,到外头将酸梅、辣椒等丫头子叫来,让去找笔墨书卷纸张。两个丫头听令去找了,没多时,不知从何处找来一根颓毛的笔和一叠皱巴巴的纸张,墨台也没有。意玲珑见状,骂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也不找好的来。单有这些,能写字?你们没吃过猪肉,难道没见过猪跑?把墨找来。”

    丫头听了,幽幽怨怨的去,寻了一会子,找来一个布满尘灰的墨砚。

    意玲珑得了东西,叹了几回,倒也没为难酸梅和辣椒,将物件裹在布袋里,奔回红楼折芳桂。

    她一脚赶上三楼。

    此刻,三楼正值闹热,一群人围住娜扎姨娘,在她脸上涂黑墨,还笑得如此倾心荡漾。

    意玲珑看到这情景,气昏了头脑,想是这些纨绔子弟欺负人了。她狠力将手中的布袋子摔下,指着那群人道:“活腻了你们!仔细老子将你们一个个扔楼下去喂狗!还不给老子休手!”

    众人听闻,吓得抱头乱蹿,急寻地方躲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