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宝看了一下室内的布置,点了点头道:“这样就很好了,但我想把帘子和床上的被子换洗一下。”

    满宝看了一圈,又指了她背后靠墙的一个空处道:“我想在这儿摆了架子,可以放书放些杂物的那种,不用太高,到这儿就行,弄成三四个格子……”

    小郑掌柜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要求,不过大夫们各种要求他都见怪不怪了。

    比如古大夫喜欢喝茶,他屋里就一定要有一套茶具,还得有个小炉子给他日常泡茶喝。

    所以他只愣了一下便点头应下了。

    满宝满意了,这才把自己的背篓放下,将她的脉枕、布巾、针袋等拿出来。

    她左右看了看后道:“我还得要个烧水的炉子。”

    小郑掌柜表示没问题,见她没其他要求后便退了出去,叫来一个伙计,不一会儿就把炉子给送进来了,顺便还点了炭烧水。

    等满宝把东西规整好,其他三位大夫也到了,满宝出去和大家见过礼,才要请教一些日常病人们就进了药铺,开始挤着要排队看病了。

    古大夫便微微笑了笑,和满宝点点头道:“那周小大夫先忙,我们也忙去了。”

    满宝便点头,观察了一下大堂的病人后便进屋里去。

    撩开帘子进来的病人看到满宝坐在诊桌后面,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他犹豫了一下,转身道:“大夫,我走错了。”

    正想招手让他坐下的满宝笑容僵硬了一下,等人出去后就耸了耸肩,叹息一声,嘀咕道:“又要重新开始了……”

    在益州城的时候一开始也是如此,病人们一看是她看病便有些不情愿,还是因为她看过后,纪大夫又坐在她的旁边又看一遍,大家这才情愿。

    后来她坐在堂前惯了,来看病的病人也习惯了,等轮到她独立看诊时大家习以为常,没有表现出抗拒。

    而自重阳义诊后,主动来找她的病人增多,满宝这才算是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夫,靠自己本事的那种。

    现在看来,到了京城,因为她的年纪和性别的原因,又要重新开始了。

    满宝很快调整好心态,微笑着等下一个病人进来,然后她就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病人撩开帘子进来,看到她后又僵笑一声表示走错了,最后退出去……

    满宝手肘靠着桌子,两只手捧着脸看着门口,看着一个人进来,再退出去,再一个人进来,再一个人退出去……

    帘子再度撩开,一个老太太拉着一个面色通红的少女进屋里来。

    看到她们,满宝眼睛一亮,放下手坐直了,笑眯眯的招手道:“老太太,您来了,快请坐。”

    老太太不好意思的道:“小大夫,不是我看病,是我孙女看。”

    “我知道,这儿还有一张凳子,您可以坐着等。”

    老太太就觉得满宝特别贴心,果然女大夫和男大夫就是不一样。

    她拉着孙女上前,讨好的笑道:“这就是我孙女,她今年十三,您给看看她身上长的东西是什么……”

    满宝这才仔细的看向少女,年纪和她差不多,正满面通红的站着,但刚才一直死死低着的头微微抬高了些,正悄悄的看着满宝。

    对上满宝的目光,她触电般的又低了下去。

    似乎是看到满宝看着和她差不多一样大,她又大着胆子抬起头来看向满宝。

    满宝对她笑了笑,与她招手道:“你过来我看看。”

    少女踌躇不前,被老太太一把拉到前面,按倒在凳子上,还把她的手拿起来放在诊桌上,“您看,您看。”

    满宝便轻轻地将她的手接过,放在了脉枕上,这才微微侧头诊脉,她听了一会儿脉,抬头打量她的脸色,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珠儿。”

    满宝问,“姓什么呢?”

    少女看了一下祖母后才低声道:“窦,窦珠儿。”

    满宝赞道:“好名字,你今年多大啦……”

    满宝从她最近吃的东西问到了她何时发病,发病时做了什么,吃了什么都问了一遍。

    在脑子里一一记下后,满宝打开一个本子写了窦珠儿的基本情况,然后拉着她起身,“走,我们去帘后,我看看你身上长的东西。”

    窦珠儿和满宝说了有近一刻钟的话,也熟了些,虽然依旧脸色通红,却没有一开始那么抗拒。

    她看了一眼,见祖母微微点头后便跟着满宝一起进帘子后,老太太则守在诊桌边,偶尔会有病人撩开帘子探头进来看,她便抬头瞪去,道:“我还在看病呢,等着。”

    病人便只能缩回去。

    满宝帮着窦珠儿解开衣服,就发现她的胸前,腰腹上都有红疹,她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腰腹上的红疹连成一片,似乎是因为被衣服摩擦,也可能是腰腹上的肉折叠,所以有两道褶子,褶子里的肉都快糜烂了,渗出一些液体,只看着满宝都觉得又痒又疼。

    满宝净了手,用干净的布条点了点那些疹子,问道:“痒吗?”

    “偶尔很痒,但大多时候是没感觉的。”

    “什么时候会痒?”

    “晚上的时候,或者安静下来的时候。”

    “除了长疹子的地方,你还会觉得哪里痒?”

    “我有时候觉得后背,脸上也都痒,但奶奶说不能抓,要是抓的话,我就毁容了,还会越来越严重。”

    满宝微微点头,“你奶奶说的对,是不能抓。”

    满宝将她全身都检查了一遍,这才问道:“你发病那天和前一天真的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窦珠儿想了想,摇头,“没有,之前看病的时候大夫也问过,因此我记得,那天就吃的和平常一样的。”

    “那有什么不一样的吗?比如你去了不一样的地方,碰了不一样的东西。”见她愣愣的,满宝便笑道:“你别怕,你这病应该是过敏,虽说你体内也有燥热之气,但这大片大片的疹子,应该不是湿疹,所以你仔细想想,那天,或者前一天你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或碰到过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满宝道:“你运气好,过敏只是长疹子,若是呼吸道发炎,那可能是要人命的,但这么久了,你的疹子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可见你一直在接触过敏源,所以才会反反复复,你仔细的想想,从那天开始,你有接触过什么之前从未接触过的东西?”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喜欢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请大家收藏:()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