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外室女不好惹 > 第七章 初见面以剑关照
    云老头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刮了肺经后,觉得咳嗽地少了,也不怎么难受了。

    “乖孙孙,跟祖父去海边转转去不?”

    “去——可是,五味哥哥能一起去吗?”

    他的乖孙孙都这么说了,云老头当然应了。“行,一起去吧!”

    虽说太平村靠海,但是到海边也要走上小半个时辰。

    “娘,你去海边吗?”

    顾云骊摇头,“我留着守家,你们去吧。”

    顾云骊将换下来的棉衣给洗了,回头还要还给五味他娘的,又将五味带来的行李放到了云一容的屋子里,云家只有三间正屋,只能让五味先跟云一容挤一挤了。

    顾云骊将小院里里里外外都转了一圈,就看到柴房的架子上竟然晾着晒干了的曼陀罗花!!!

    “娘——”

    顾云骊赶紧放下手里的曼陀罗花干,抱起了木柴应声道:“在这儿呢——”

    “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去海边?”

    而且云老头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就跟看救命恩人一样!“这是怎么了?”

    “骊娘,宅子着火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多亏你护着容儿。这么大的事情你咋就不说一声呢!你可有哪里伤到了?要不要找个大夫瞧瞧?”

    顾云骊很清楚自己身上除了烧伤,并无别的病症。至于想去除伤疤,那几味药材珍贵,也不是现在能负担得起的。不若什么都不说,免得一家子跟着担心。最重要的是,她不想云一容愧疚,救他护他都是她自己心甘情愿愿意做的。

    “爹,我没事儿,我娘生前的时候就是大夫,我从小跟着习医,医术不比别的大夫差,要不然五味也不会跟着我来做药童。”

    “容儿是我儿子,我就是豁出这条命,也要保他安全无虞的,这都是我这个做娘的应该做的!不值当说什么,爹,以前是我自己不懂事,经历了生死才能明白家人的可贵!以后,我一定会好好过日子的!”

    顾云骊一番豪言壮语,成功地将变扭的云老头收服!

    一整天,云老头看顾云骊就跟看自己闺女一样,自家闺女长大了,懂事了……等明景回来,小夫妻俩好好地过日子,争取再给容儿生个小妹妹……

    “对了,爹,我看柴房里晒着一些花干,刚不小心弄掉了一些,没事儿吗?”

    只不过撒了一点儿花种子,就算是将柴房给点着了,云老头也不会怪罪顾云骊的。“没事儿,那花是明景他同窗送的,你要是喜欢的话,来年让明景再去要些花来。”

    所以,云明景是知道曼陀罗是制作麻药的主药,还是只是意外?

    “爹,按理说,容儿他爹应该早就赶考回来了吧?”

    “别提了,今年天冷得早,那小子从考场出来就给冻倒了,跟他一同赶考的同窗带了信来,说是风寒来势汹汹,要养好了病才能回来,要不然路上天寒地冻的,说不定又得废了半条小命。就他那破身体,我早就让他别读书了,四体不勤病歪歪的,他就偏偏倔,非得念书,还说读书有出路!别把自己折腾倒在路上就不错了!”

    云老头吐槽完,后知后觉地发现,好像在儿媳妇面前吐槽儿子不太好?更何况儿媳妇难得回心转意愿意待在这个家了!

    “哈哈,其实容儿他爹也是有读书天分的,说不定这一回就考中了举人了!那你以后可就是举人娘子了!”

    “承爹吉言了!那爹以后就是举人他爹了!”

    总之,就是十分不走心的商业互捧!谁也没当真。

    顾云骊在院子里徘徊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将魔爪伸向了曼陀罗花,关起来门来一阵捣鼓。

    第二日一早,顾云骊换了一身粗布衣裳出了屋门,就看到云老头已经将粥都做上了,“今早有涨潮,昨天没去成海边,我今天带着俩小的去海边转转,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些什么,晚上给你们加餐。”

    顾云骊应了,“正巧,我今日也想去山上转转。”

    一家子在院门口分道,云一容使劲儿地挥着手,“娘,咱们比比谁带回来的东西多!”

    “好——”顾云骊一口应了!

    云家因为是太平村的外来户,所以院子就在山脚下,倒是上山方便。

    顾云骊出身中医世家,从小就跟着爷爷上山采药,试药,所以,进山倒是不惧的。顾云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看到了一处水潭,喝了水后,就放下了背篓,从背篓里拿出了一个加了麻药的粥盆子。

    绕了水潭走了一圈,找了一个隐秘的栖身地藏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简易版的麻药药效能多久!若是久一点儿的话,往后能第二天一早直接来捡被麻晕的动物就成了。”

    就在顾云骊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只彩鸡扑腾着翅膀朝着粥盆子过来!

    大冬天,散发着米香的粥,对于一只野鸡来说,是致命的诱惑!彩鸡咯咯哒地啄着盆子里的米粥,

    “吃吧,吃吧,多吃一点儿!吃得多,晕得快!”

    一分钟后,“哐当——”彩鸡直愣愣地倒地不起!

    顾云骊赶紧起身将彩鸡绑得结结实实扔进了背篓里。“哎哟,不得了,三斤重的大家伙!”

    等顾云骊默默地等候着第二只贪吃的野鸡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打斗声越来越近!

    “糟糕!”顾云骊缩着身子躲在树后,要跑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祈求这些亡命之徒不要发现她!

    “少爷,最后一个逃犯已经解决!”

    “嗯!回去领赏。”一个低哑的声音响起。

    “小八,不要碰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小六叱责道。

    “这还用你说?我做暗卫那么多年,什么时候碰过来路不明的东西!这么一大盆粥肯定有问题!这里面一定是被加了料的!”小八分析地头头是道。

    顾云骊屏息,默默地在心里说道:“对对对,你说得都对,求求你们快离开吧!”

    “赶紧走吧!”小六道。

    “让我推理一下,这粥是肯定有问题的,但是这水潭里的水一定没问题!要不然,下药的人若是口渴了,或者是有人路过喝了水,那可不就是造了杀生的大孽了!百姓们最怕杀生,所以,这水一定没有问题!”

    顾云骊呼吸一紧!

    “谁!”

    “谁在那儿!”

    顾云骊被人用剑架着脖子从树后拎了出来,一把丢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