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外室女不好惹 > 第十一章 大野猪自投罗网
    案子被压下后,顾云骊知道这事儿怕是要慢慢谋划,为今之计还是要先攒一点儿钱。

    顾云骊回家就将曼陀罗花制留了一点儿种子,其余的全部制成迷药,只小小的一袋,恐怕再用个五六回就没了。

    “看来,得弄个温室将这些种子给催生了。”顾云骊将花种小心地收了起来,裹紧棉衣出了房门。

    云老头正在院子里收拾着今日赶海的收获。

    “爹,这天儿都冷了,你就不要再往海边去了。回头等渔船靠岸了,咱就去买点儿存着过年吃。”

    云老头呼出一口热气,“好!回头我用野兔跟村长去换一些。”天冷了,他倒是无所谓,他的乖孙孙怕是要冻坏了。

    顾云骊转而又说:“爹,你回头找人打听打听,有没有手艺人能盘炕的,就北方的那种土炕。”

    云老头满口应下,“好,回头我给问问。”

    顾云骊心下倒是没有报多大希望,云老头连问都没问土炕是什么就满口应下,这事儿多半还是没戏了。她回头去城里打听打听,有没有盘炕的手艺人。

    第二日一早,顾云骊煮上了一锅米饭,又烧了一锅炖菜。“爹,我若是回来晚了,你们就自己热着饭吃,我有带着饭团子。”

    云老头一口应下。等顾云骊一走,云老头也背着手出门了。

    顾云骊上山后,照例还是找了一个流动的水潭边下了迷药,这回想了想,就找了一棵树爬了上去。今日出门,她的眼皮一直跳,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许是连着将药都下到了水潭里,只有一只野兔子喝了水晕倒了,就没有其他的小动物前来。

    “看来,下次要换一个地方了。”顾云骊叹了口气,将最后一口冷饭团放进了嘴里嚼着。

    正在顾云骊打算下树的时候,听到一阵越来越近的咚咚声,连地面都在震动。

    顾云骊紧紧地扒着树干,屏住呼吸看着地面。

    “来了,近了!”

    “哇!靠!是一只肥硕的大野猪!!!”

    大野猪哼哧哼哧地吸着鼻子凑在草地上不停地转着圈儿闻着味儿……

    “喝水,喝水,快喝水。”

    顾云骊下的迷药并不重,也不知道能不能药倒这么一个大家伙。

    大野猪探着猪鼻子闻到了粥碗,哼哧哼哧三俩口地吃完了一小锅的粥后,仍是活奔乱跳的。

    “今日怕是要亏惨了,这么些的曼陀罗花就这么浪费了。”顾云骊看着大野猪哼哧哼哧地跑走。

    咚咚咚——

    大野猪又跑回来了!

    围着装粥的小锅又舔了舔。

    大野猪咚咚地跑到水潭里,呼噜噜地喝着水,然后——一头栽进了水潭里!

    这一切来得猝不及防,顾云骊还没有反应过来,大野猪就栽进了水潭里……

    大野猪扑腾扑腾地挥着大猪蹄子,随着水越喝越多,大猪蹄子就停止了挣扎!!!

    顾云骊的心跳加速,大家伙!大猪蹄子!灌血肠!

    顾云骊谨慎地等了几分钟后,爬下了树,赶紧将大野猪从水潭里给拉了出来。这个动作就让顾云骊差点儿脱了力,但是她生怕野猪醒了过来,从背篓里翻出了麻绳将野猪捆了个结实,带来的东西全都收进了背篓里。

    然后,寻了有坡度的地儿,将野猪给踢了下去!!!

    就这样滚了好几次,总算是见着同村的上山捡柴火的,一同帮忙给抬下了山。

    一回村,可不得了,顾云骊打死了野猪这消息已经传到了村里。

    云老头带着云一容和余五味已经在山脚下等着,一见着野猪,惊愕得张大嘴,“这——真的哇!骊娘,你竟然打死了野猪的?你可有哪里受伤了?要不要找个大夫瞧瞧?”

    云老头只看了几眼野猪,但是一看到浑身上下脏得不成样子的顾云骊担心地连野猪都顾不上了。

    云一容和余五味也巴巴地看着顾云骊,眼里透着担心。

    顾云骊摸了摸云一容的脑袋,“我没事儿,就是看着狼狈一点儿,没伤着。其实这野猪压根就没死,只是撞到了树自己晕倒了,碰巧就让我捡了一个天大的大便宜。”

    村里人就算是觉得这野猪恐怕得来得没那么容易,但是也解释不上来原由,难不成是山上的野物越来越蠢,跑着跑着就被撞死了?

    打那以后,就有不少村人上山碰运气捡野猪的,就算是捡不到野猪,捡个野兔野鸡也好呀。

    顾云骊全身上下就像是在泥潭草丛中滚过了一样,可依旧难掩娇艳的身姿。她大大方方地冲着帮忙的村人说道:“回头等家里头杀了猪,请大家伙儿一起来家里吃杀猪菜热闹热闹。”

    “好!”村人满口应了,总觉得顾云骊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偏又不敢多看,明艳艳的女人太晃眼,也只有云明景这个秀才老爷才能消受得起。

    村人合力将野猪搬回了云家,看着野猪浑身上下青青紫紫一大片一大片的,这才信了顾云骊的话,多半这野猪也是个蠢的,撞成了这样子才让顾云骊捡了便宜。

    顾云骊才不会说,野猪的那一身青紫都是她将野猪提下山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撞到树上,撞到岩石上,给撞出来的。

    云老头将捆着的野猪扔进了猪圈后,送走了帮忙的村人,烧了一大锅的热水,才让顾云骊赶紧去洗洗。“爹,这野猪的事情回头我再跟你细说,想必你也猜到了一些。”

    “这事儿不着急!你这一身湿漉漉的,又出了汗被风一吹可别着凉了,多泡一会儿澡出出汗,若不然半夜烧起来就麻烦了。”

    顾云骊应了,在热水中加了不少的发汗的生姜。提着水进屋,这一看不得了!

    “爹——”

    云老头翘着嘴角,背着手哼着小曲儿。“这又是咋啦?一天到晚,就知道咋咋呼呼的,一点儿都不矜持。”只要不聋的都听得出来,云老头这会儿心情十分美妙,只是想摆个谱儿。

    顾云骊也顾不得水会不会冷了,从屋子里探出头来,两眼冒着亮光。“爹,土炕!我屋子里盘了土炕了!”

    “这才多大点事儿,咋就这么咋呼。那土炕就是我找了人盘的,你不是就想要那玩意儿吗?”云老头脸上十分平淡,真的,他一点儿都不嘚瑟。

    儿媳妇这么能干,他也十分有压力的,好吗?!所以,难得儿媳妇有事托他,他一定会给办得妥妥帖帖的!

    “爹,你太牛了!我只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你就给盘好了!”顾云骊欣喜地道。

    “就这么一点事儿,哪值得大惊小怪的!你这屋今天怕是睡不了了,你睡俩小的屋,让他们俩跟我挤挤。回头,我将咱家的屋子都给盘上土炕。”云老头大手一挥,撂下了话。

    “好,那咱家就能过一个热乎的冬天了,以后都不怕冷着了!”顾云骊笑着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