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外室女不好惹 > 第十四章 县尉亲眷遍幽城
    一路上,裘掌柜可劲儿地说着好话,还不忘套话。可是顾云骊却是高度戒备,只除了一些客套话,其他的顾云骊只微笑,再问还是微笑。

    顾云骊心里戒备,从望海阁前院进去,看到酒楼里忙得热火朝天,这才信了裘掌柜说的约莫真的是有大商户来了。

    三只野物,竟然卖了八两银子。

    “裘掌柜,这会不会太多了一点儿?之前,就只有五两银子的。”多了三两银子,顾云骊拿得心慌不安。

    裘掌柜心里赞许,但是面上却不露声色。“实在惭愧,老朽活了一把年纪,不如顾娘子大度。多谢顾娘子愿意不计前嫌愿意将野物再卖给我,若不然酒楼拿不出好东西招呼客人,望海阁的招牌就要被我给砸了。下雪后的野物的价格自然要比平常时候高一点儿,再加上这次带来的三只野物重得多,所以账房算了钱,才给了八两银子。”

    顾云骊这才收了银子,谢过裘掌柜,又打听道:“不知裘掌柜可知道,城里哪一处的铁匠手艺好一些?我想买把菜刀。”

    “城南的赵瘸子,那瘸子打铁手艺好,东西还便宜,你去那儿买菜刀一准错不了。”

    顾云骊从望海阁出来后,往城南走去,一路打听之后,总算是找到了赵瘸子的打铁铺子。

    赵瘸子早得了裘掌柜派人送来的消息,这会儿看到顾云骊进门来,依旧绷着个脸招呼道:“要买什么,自己看!”

    赵瘸子穿得整整齐齐,力求给夫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顾云骊古怪地看了一眼挥着大榔头打铁的打铁匠,“赵掌柜,你裹得这么严实能打得动铁吗?”

    “我这手艺可是城里出了名的好!你看看我打的菜刀镰刀,又薄又锋利,他们酒楼里的厨子就独爱我打出来的菜刀。”被质疑专业手艺,赵瘸子还是有些不高兴。

    顾云骊拿起了菜刀试了试手感,又用头发丝试了试,刀过发断,确实是一把好菜刀。说不定有本事的人,都是性子古怪的?“不知道赵掌柜能不能帮忙打一套银针,一共九针,数量不一。我还带了纸来,标着尺寸。”

    赵瘸子凑过去一看,上面一共画着九针,鑱(chan)针,长一寸六,头大末锐。圆针,长一寸六分,针如卵形……

    “这个有些难,我要回头再研究一下,半个月以后再来吧。”

    “成!不若我先付一两定金?”顾云骊知道这银针一般的铁匠可打不出来,所以也知道价格不便宜。

    “这——”赵瘸子有些为难地挠挠头,他怎么能收夫人的银子呢!可是他只是一武将,他不擅说辞啊,这要怎么拒绝银子???

    顾云骊暗自吐槽了自己一句,“也对,一两银子的定金就想要打一套银针,这太坑人了!锻造手艺不说,这银针都还要用纯银锻造,这就不少的花费了!”

    所以,顾云骊十分大方地又摸出了几个碎银子。

    “我懂赵掌柜的难处,要不然,我先付3两银子的定金,等打成了我再付剩下的银子?”

    赵瘸子忙应下,他怕自己再犹豫下去,夫人一言不合又要加银子!他回头可就无法跟主子交代了!天地良心,他真没想坑夫人的银子!

    约定好了取银针的日子,顾云骊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顾云骊瞧着天色还早,打算去西市逛一逛。

    这才刚到西市,就看到一大拨的官差巡逻,看到可疑男子就给带走了。

    顾云骊避到了一家绸缎铺子里,“掌柜的,这外头怎么了?怎么闹哄哄的,是城里出了什么大事吗?吓得我连东西都不敢买了,只想早点儿回村去。”

    “听说是流寇乔装打扮混进城了,还杀了人!这些个流寇真的是太可恶了,每年秋收之后都要闹得人心惶惶。”

    顾云骊了然,原来是这样。

    等官差巡逻过去了,顾云骊才从绸缎铺子里出来。

    如今家里头不缺肉,顾云骊也就是买了一些点心和炒货当零嘴,又买了八个大肉包子包了起来。刚想离开西市,就看到一个摊位上围了不少人。

    “作孽啊,这好好的老头子说被抓走就被抓走了。这么大把年纪了,往衙门走一遭哪承受得住。”

    “别说了,赶紧散了吧。回头差爷来了,小心连你们也抓走了,没个几十两银子可出不来。”

    摊子前穿着灰扑扑的老妇人正抹着眼泪。“老天不长眼啊,老头子被抓走,儿子生病,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大娘,你可别哭了,小心将官差又给哭来了。你赶紧卖了羊肉,回头将老头子给弄出来吧!唉。”

    “是啊,这年头哭也没用。给我也来俩斤羊肉吧,赶紧卖完免得羊肉都保不住了。”

    顾云骊从围观百姓的窃窃私语凑出了大半原委,原是这对老夫妇家中养着羊,等着冬天集日的时候,就会杀了羊来赶集卖肉,原本日子倒也可以,但是家中有一重病儿子拖累,这日子也就是勉强糊口,攒下的银子都给医馆买药了。

    这不,今年才杀了三只羊来赶集,原本想着今年第一趟羊肉应该会好卖,哪成想,这羊肉还没开始卖呢,老头子就被巡逻的官差给带回去问话了。卖了二十来年的羊肉了,怎么可能是流寇混进来的。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谁也不敢说。因为,带走老头子的那个官差就是县尉大人的妻弟。

    唉,惹不起,惹不起啊!这明摆着就是要拿银子赎人啊。

    老妇人哭了一通也怕官差再折返回来,只能流着眼泪卖羊肉。

    顾云骊倒是没想到,这幽城里,这个县尉大人可真算是土皇帝了,这等纵容妻弟当街掳人就没人管了吗?!

    “难道这都没有人管吗?”顾云骊问道。

    “谁管?流水的知县,铁打的县尉。知县们在幽城里攒一攒功绩就升官了,哪会管县尉,再说县尉在上头有人……唉,这世道,难啊!”

    “散了散了,都散了。这日子还要过啊,这几日少出来溜达准对了。”

    顾云骊也跟着买了最后的15斤羊肉,老妇人顺带还送了2根羊骨头。

    顾云骊见着幽城里局势紧张,又转而去买了30斤的面粉让店小二送到了城门口。

    不到午时初,顾云骊就跟牛大力汇合,坐在牛车上晃晃悠悠地回村了。

    牛车进了村口,就看到村长汪春福送着二名官差出村子,汪春福还准备了俩个荷包,往官差的手里的塞着,官差也没推,捏了捏荷包的厚度,这才满意地走了。“若是有可疑的人进村,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到衙门报案。”

    “一定会的。辛苦二位大人跑一趟了。”

    官差看了一眼牛大力的熏人的牛车,放在鼻尖摆了摆手,“走了!”

    牛大力从牛车上跳了下来,“我还以为只城里戒严了,没想到这回盘查到村子里来了。”

    汪春福背着手摇了摇头,“一层一层地剥下来,又能得不少银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