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 > 第七章 现身
    良久,苏乐四人商议完毕,从书房出来。林震南出来后,毫不耽搁,立刻召集福威镖局的所有人到大厅集合。

    不得不说,福威镖局的效率还挺高的,不大一会儿,大厅中便站满了人,还有一部分人由于没了位置,只得在外面待着。

    人一多,就开始乱了,人群中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开始闲聊。

    “郑镖头,你说总镖头召集咱们是不是因为下午那事儿?”人群中,找到郑镖头的陈七悄声说道。

    “不清楚,”郑镖头摇了摇头,继而道:“不过我猜十有八九是因为这事儿。”

    “老郑,陈七,什么事儿啊,跟兄弟说说,是不是总镖头又要发钱了?”旁边一位身材瘦小的汉子问道。

    郑镖头和陈七相视一眼,摇了摇头,都没有说话。

    “嘿,我说你俩,这就不仗义了啊,什么事这么重要,连兄弟我都不能说?”那汉子不满道,不过却也没有再问,他也知道镖局的规矩,有的时候押运的东西比较重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正在这时,只听有人喊了一声:

    “总镖头来了!”

    听到这话,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只见林震南面色严肃,快步走来,众人连忙让开一条道路,林震南走进大厅,也不废话,说道:

    “今天召集众位兄弟前来,主要是有一事要说,最近几天,我有一厉害仇家前来寻仇,此人武功高强,且手段毒辣,为了众位兄弟的安全,我决定,大家每人去库房领三十两银子,一匹快马,暂且离开避一避风头,记住,大家领了马匹,在门口集合,同时奔向不同的方向,不要停,越快越好!”

    此言一出,人群中顿时炸了锅。

    “总镖头还有个厉害的仇家?”

    “没听说啊,这些年来,咱们福威镖局讲究个和气生财,走镖时黑白两道或多或少都给些面子,没听说惹上了什么厉害的仇家啊。”

    “对啊,什么仇家这么厉害,要咱们镖局这么多人都要暂避风头?”

    有人纳闷儿什么时候福威镖局与别人结了梁子,有人好奇到底惹了什么仇家,需要福威镖局退避三舍。

    当然,也有人面带忧色,人群中,郑镖头看了陈七一眼,发现陈七也在看着他,只见陈七仿佛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脸上露出一抹释然,上前一步,高声道:

    “总镖头,我陈七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这些年来承蒙总镖头照顾,治好了老娘的病,娶了妻,生了子,总镖头对我的大恩大德,我陈七一直都记得。”

    “今天福威镖局惹得仇家上门,总镖头为我们着想,让我们暂避风头,我陈七虽是个粗人,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还是懂的,今天无论来的仇家是谁,要想对付福威镖局,先从我陈七的身上跨过去!”

    听了这话,人群中无不动容,人群中的郑镖头也是一脸惊讶,似乎今天才认识陈七,别人不清楚,他和陈七可是清楚福威镖局惹上的仇人是谁,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青城派啊。

    郑镖头定定地看着陈七,心中一片羞愧,自己下午还信誓旦旦地说要跟福威镖局共进退,哪知真到了生死抉择的时候,他还是犹豫了,想到这,郑镖头迈众而出,道:“总镖头,我也不走,总镖头待我恩重如山,要对付总镖头,除非先杀了我!”

    有了陈七和郑镖头带头,人群中立刻又有几人喊道:

    “没错,总镖头平日待大家不薄,谁要对付总镖头,我王五就跟他拼了!”

    “哈哈,老郑,陈七,风头都让你俩出了,对付敌人,怎么能少的了我!”人群中史镖头大声叫道。

    当然,人群中更多的人则是一言不发,从林震南的话里,都能听出这次惹得仇家扎手,留下来的凶多吉少,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直面死亡的勇气的。

    林震南眼眶一红,面皮狠狠抽了下,随即厉声道:“胡闹!我那仇人作恶多端,手下不留活口,让你们走是怕到时候打起来,他拿你们性命相威胁,赶紧走,不要留在这拖累我!”

    哪知任凭林震南说破天,郑镖头陈七等人死活不走,最后,林震南无奈,只能随他们去了。

    …………

    就在福威镖局的其余人开始领了银子马匹在门口集合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座小院里,余沧海正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听着弟子口中的汇报。

    “师父,福威镖局的人坐不住了,看样子是想跑,现在门口已经集合了十好几个人了,要不要弟子叫几个人过去……”说着,那弟子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闻言,余沧海抬了抬眼皮,道:“人雄啊,为师平日怎么教导你的,捕猎,要有耐心,现在福威镖局门口聚集了那么多人,你能保证悄无声息地杀掉他么?”

    “这……不能。”洪人雄闻言,低声答道。

    “别说是你,便是我也要费些功夫,那些人要走便走吧,你与人杰他们几个把其余弟子叫上,在路上截住他们,呵呵,他们聚在一起反而不好下手,现在他们非要自寻死路,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余沧海冷冷地道。

    “师父英明,本来还要几天的时间才能瓦解福威镖局,现在这样一来,我们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将福威镖局的人全杀掉,哈哈,看来林震南真是老糊涂了。”

    余沧海呵呵一笑,道:“看来林震南是察觉到了什么,莫非他们一家三口想混在人群中悄悄逃走?”

    闻言,洪人雄答道:“师父放心,林震南一家三口弟子们专门盯着呢,他跑不掉的。”

    “那就好,那就好,呵呵,杀了我儿,还想走?真当我余沧海是泥捏的。”说道最后,余沧海眼中杀机暴涨,“待那些人一走,福威镖局只剩下了林震南一家三口和大猫小猫几只,到时候还不是我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旁边的洪人雄打了个冷战,低声道:“那,师父,要不要弟子留下几个人,待那些人一走,立刻冲进去结果了林震南一家?”

    “先不用,猫捉老鼠要一步步来才好玩,要是一下把老鼠玩死了,那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是。”

    …………

    半个时辰后,福威镖局的其他人已经走完,只剩下了林震南一家三口和郑镖头陈七几人,哦,还有苏乐。

    此时的苏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和陈七他们一样,青布短衣,扮作福威镖局的趟子手,手中提了一根棍子,却是苏乐考虑到自身现在的情况,保险起见带上的,毕竟一寸长一寸强嘛。

    林震南见人走的差不多了,深深地看了一眼郑镖头几人,说道:“人言患难见真情,几位在我福威镖局危难之时,不离不弃,此恩此德,林震南铭记在心。”

    “事不宜迟,大家跟我走。”

    正在这时,苏乐说了一句:“从大门走。”

    林震南虽然疑惑,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当即带领一行人趁着夜色从大门出去,向林家老宅方向走去。

    …………

    小院里,洪人雄总归没把全部弟子带走,留了两个弟子照顾余沧海,听闻林震南一行人离了福威镖局,站起身来,“倏”地一声飞出院子,向福威镖局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便追上了苏乐一行人,只见一行人在夜色下贴着墙根疾行,时不时四处张望,似乎警惕什么。

    余沧海也不现身,只在远处缀着。

    …………

    与此同时,劳德诺和岳灵珊也到了,二人趴在墙头,只见院内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福威镖局的人呢,哪去了?”岳灵珊疑惑道。

    劳德诺也想不明白,四下打量,眼角却偶然瞥到一抹人影,“师妹,看那边,是余沧海余观主。”

    “咦?余观主偷偷摸摸的这是要去哪?”岳灵珊问道。

    “走,跟上去看看。”

    …………

    就这样,苏乐一行人在前,余沧海在中,劳德诺和岳灵珊远远地跟在后边,不多时,苏乐一行人到了向阳巷林家老宅中。

    就在此时,苏乐开口问林震南:“佛堂在哪?”

    “地窖在……嗯?佛堂?”林震南刚要指给苏乐地窖的方位,便察觉到了不对,心下纳闷:辟邪剑谱不是藏在地窖么,为何苏少侠要去佛堂?难道真正的辟邪剑谱藏在佛堂?林震南压下心头疑惑,一指右边,道:“这边。”

    “走。”苏乐招呼一声,当先往佛堂奔去,林震南等人见状,赶紧跟上。

    不一会儿,众人来到佛堂前,苏乐低声对林震南道:“总镖头,真正的辟邪剑谱就藏在佛堂屋顶的瓦片下面,写在袈裟上,你速上屋顶将其取下来,记住,拿到袈裟,立马下来,不要看上面的内容。”

    果然如我所料……林震南道了声好,飞身上了屋顶,用剑将屋顶的瓦片全部扫开,佛堂也不大,不一会儿,便找到了苏乐所说的袈裟,立马飞身下来,刚要说话,便觉耳后风响,同时耳边传来一声惊呼。

    “小心!”

    随即林震南只觉后背一股大力袭来,正击在自己的后心口处。

    “噗!”

    林震南仰天喷出一口血,手中袈裟高高飞出,还未落地,便见一道人影略过,直奔袈裟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