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洞天之上 > 第四十五章 老师出手
    赫连婉琴年龄实际上比初月小,但因为是赫连家在学院的领导人,并且天赋出众,被其他人尊称为赫连姐。

    赫连婉琴顺着初月指尖瞧去,一个衣着普通稍显破烂的消瘦男子在台上持剑而立。她微微一愣,心想,这不是那个在怪物广场时见到的那个人么,只是看他的修为怎么回事?

    赫连婉琴回过头来,看到初月一脸焦急模样,轻笑道:“看来你很关心这个人啊,你们的关系貌似不一般哦。”

    一点红晕在初月脸上荡漾开来,看得赫连婉琴一笑。“放心吧,我跟他们打个招呼,保证你意中人没事。”

    “什么意中人,赫连姐你不能乱说,我们只是……”初月急道。

    赫连婉琴没等初月说完,就摇着手朝台上喊去:“喂~凌羽,不准你对那个人下毒手,只能打伤不准打残!”

    凌羽眼睛瞪圆了起来,难以置信。心里扑通一下:“这个赫连家的大姐大怎么帮这个人说话?”

    “赫连家?!”李炎也吃惊,在赫连婉琴认出他的时候,李炎也认出了这个扎着黑色马尾辫子的女生。但很快他看到站在赫连婉琴身边的初月时,又明白了过来。

    “凌羽,这个小子到底是谁,怎么有赫连家替他出面?”周庄心里也开始发慌,他只是来帮忙打架,但他宁愿输也不想得罪这个学院内赫有名气的大家族。

    凌羽脸色难看,他是要给李炎一个教训以报上次的仇,但现在又多出来一个赫连婉琴做他的后台搞得他不好办了。凌羽一咬牙,决然道:“周兄放心,赫连婉琴发话了只要不打残就行,你我联手迅速解决他!”

    “不要慌,不要慌。”损坏了一尊人偶,李炎面对虎视眈眈的两人,极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无法运用灵力的他如果被武技远距离风筝的话,搞不好会落入很被动的境地。李炎紧张地注视着凌羽和周庄两人,脑中迅速在思考着对策。

    周庄眼神闪烁,起初他听凌羽说请他帮忙时他还有些兴奋,帮忙打个气辅境就能获得凌羽的报酬。但现在

    他是没有一点得意侥幸心理。他面对的对手不仅实力超过他的预测,并且貌似还有一个他惹不起的靠山在。

    凌羽见周庄徘徊不定立马又喝道:“周兄,一起上吧!你要是退缩我答应你的事就不算数。”说完凌羽眼神一冷,猛然抬手朝李炎一剑劈出。

    凌羽的动作惊醒了思考的周庄,虽然他也对赫连婉琴心存芥蒂,但既然已经站在了练武台上就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总不能现在认输,不然以后别人还怎么看自己。他一边心中咒骂着凌羽没有查清楚李炎的底细,同时也挥剑向李炎动手了。

    一直注视着台上动静的李炎身形动了,握在手中的别云剑赫然而动,刮起一道剑风迎上了呼啸而来的两道剑光。

    “噼碰!”

    剑气和灵力撞击的爆炸声响起,四周空气为之一震,烟尘吹得四散。凌羽在气流冲击下轰飞了出去,周庄同时后退两步。

    “啊呀!”

    凌羽身子砸落在练武台上,发出一声惨叫。坚硬的地板被撞出了数条裂缝。

    “嗡~~~~”

    李炎双手紧握着别云剑,剑身剧烈一阵颠抖,发出金属的声鸣,遥遥传播开去。

    “这是什么!”

    所有人难以置信看着台上的情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气辅境仅一剑就击退了两名对手?还有一名可是气聚境的对手。

    周庄刚刚站稳,李炎持剑一跃朝周庄爆射而去,别云剑划破空气对着周庄当头而落。

    “秋叶刀!”

    “糟了!”周庄感到上方压迫而来的气流压力,刚才李炎那一剑是把他彻底打醒了,眼中再没有轻敌之意,疯狂运转灵力举剑抵挡。

    砰!

    双剑交击。周庄半跪在地上,膝盖撞裂地板。剑身上方还不断传来压下之力,周庄咬着牙握住剑柄的手颤抖着,一滴汗水从他额间划过。心中惊骇:“好强的力气,好像根本没有使用灵力,难道但靠身体强度就能媲美我气聚境五重?”

    周庄被李炎压制着,无法离开一步。刚才跌倒的凌羽爬了起来,朝两人冲了来,嘴里还喊着:“周兄,不要让他跑开,我这就来!”

    在凌羽说话的时候,周庄一只手突然伸手抓住了李炎一条手臂。李炎想抽手离开周庄,但周庄的剑也在向他使力,死死向他压过来,两柄剑紧紧交缠压着,李炎想退也退不得。如果这时退开,很可能周庄的剑就会直接朝他身上压下去。

    “不好!”李炎见凌羽挥剑的姿势,剑身幻成三道幻影,明显是一种叫幻影剑的武技。要是被这一剑击中他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凌羽对准李炎的一条腿,他刚才就想好了,只要不打残李炎就行。这一剑劈下去不会要了李炎的命,但绝对能让他失去反抗的能力。

    突然,空气中的灵力一阵激荡。一股浩瀚的灵力从场外一座建筑上冲天而起。

    所有学员们突然感到周身的灵力剧烈波动起来。他们惊讶地看到,在灵力波动最剧烈的方向,慕元珊从楼宇上爆射而出,化作流光冲向练武台。随后又一道身影紧跟而出。

    “元珊,你回来!不能干预比赛!”慕飞花追在慕元珊

    身后。就在刚才,不知为什么,在慕元珊看到李炎出的那一剑之后竟一反常态,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爆发全部出灵力冲向武台。

    慕元珊凝视着远方练武台,身上灵力收敛不住释放而出。刚才那一剑,她不会看错。世界上会这剑招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她,另外一个人她能想到的也只有一个,她眼前浮现出一个体型矮胖的男人身影。

    “体格异于常人,还是是练偶师。现在除了那人谁还会傻到去教别人成为练偶师。”慕元珊心中激起惊涛骇浪。

    “元珊回来!不能干预比赛。”空中传来慕飞花的怒喝。

    正要对李炎下手的凌羽顿觉周边空气突然凝固,挥下去的手不由自主地济住了。只见眼前刮起一阵风,一个中年女子出现在他面前,风散,那女子向他投来怒视的一暼,眼中怒火涌现。吓得周庄魂都散了,手上十指一松,哐当一声,剑掉落到了地板上。

    “这是谁?”凌羽和周庄手脚都僵住了,惊鄂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能对他们产生这种影响的普通学员是不可能做到的,看来人的年纪他们唯一能想到的是学院里的老师。

    “怎么可能!”两人满脸震惊。在学员眼中,学院的老师何等存在,竟然出手帮李炎,包裹一个学员?

    “慕老师!”李炎也惊讶看向慕元珊,对方同时也在看着他。

    慕元珊到场一息后,慕飞花也落到场上,满脸不悦朝慕元珊道:“元珊,我们是不能干预学员的比赛的。快退回去。”

    与此同时,分散在练武广场四周的老师们纷纷向练武台上传音。

    “元珊,你干什么。”

    “快下来!”

    “不许破坏比赛。”

    对这些声音,慕元珊如若未闻。她直直看着李炎,微风轻轻吹起她的头发,目光迷离。

    “元珊!”

    此时,不知谁的怒音传来,广场上几道不亚于慕元珊的气息陡然升腾而起。

    “好,我走,我走。”慕元珊朝后一仰首,身体慢慢飞离地面,临走前又看了李炎一眼,眼中仿佛有着无穷言表的话语。看的李炎满脸茫然。慕元珊和慕飞花离开了练武台,刚才在广场升腾的几道气息才消淡下去。围观的学员则瞬间炸开了锅,窃窃私语。

    “看到没有,老师在帮那个人?这人谁呀!”

    “老师帮学生,这是违规的。”

    ……

    赫连婉琴小嘴微张,这个叫李炎的越来越让她看不透了。她作为赫连家的头领人物,不时也会和其他家族势力发生摩擦,甚至大打出手。可任他们间怎么闹,也没见过有老师出手干预。可这个李炎,竟然有老师挡在他前面!她目光透过前方人群,望向台上的李炎,拳头一握紧低喃道:“这个家伙,我一定要调查一下。”

    “李炎认识学院老师?”初月同样震惊。

    议论声不断。台上又剩下凌羽周庄和李炎三人。三人身体上的灵力阻济已经消失,凌羽拿着剑在李炎跟前佯动,想打又不敢砍下去。

    “怎么办?”凌羽询问周庄,如果这个李炎和刚才的老师有什么关系,要是伤了他估计以后怕会遭到报复。虽然学院有明文规定老师不能插手学员间的事,但规定毕竟只是人定的,谁能保证就没有老师会违规私底下把他给办了。

    “我不打了。”周庄抓在李炎手臂的手一放,转身朝台下果断跳了下去。一个赫连婉琴就已经让他很芥蒂,现在又多出一个老师,这场比试如果赢了说不定得兜着走。怎么想划不来,太划不来了。所以周庄直接决定弃权,留得青山在。

    “周兄……”凌羽满脸焦急,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周庄离去。

    周庄跳下练武台,头也不回向场外走去:“我不打了,要打你自己打。”

    凌羽怂了,举起的剑放了下去,他看看李炎又看看周庄。最后他蹬了李炎一眼丢下一句:“你有种!”随后也跳下了练武台,向广场外奔跑而去。凌羽心里很清楚,凭他一个人怎么可能赢,简直是开玩笑。

    走出去时迎着围观人群异样的目光,凌羽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因为围观群众的各种不屑,同情的目光,全部打在凌羽脸上。凌羽拳头紧握,心中暗道:“好你个李炎,但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别人保得了你一时保不了你一世。走着瞧。”

    李炎目送着凌羽离去。一名戴帽子的男子上前来快速在羊皮本上记录下这一切,台上只剩下一人,那比赛即宣告结束。

    在学院内会有专人负责记录学员间进行的一切事宜,留作以后的赏罚依据。

    “你赢了。”男子写完抬头对李炎说了一句。

    “赢了?”李炎到现在还有些一头雾水。

    “没得看了。”

    “走吧走吧。”

    围观的学员议论着相渐散去,显然大家都觉得意犹未尽。等所有人都散去,台下走来六名女子,带头的赫连婉琴满脸凝重之色。

    天赋异禀,并且体格强悍,不用灵力就硬抗气聚境五重。还是练偶师,还得到学院某位老师的照顾。赫连婉琴不明白,像这样的人为什么在学院中默默无闻,他竟然从来没有在学院里展露过头脚。如果不是今天来看这场比试,赫连婉琴甚至根本不会发现有这种人。

    “隐藏得好深啊。”赫连婉琴看李炎的目光充满异样。

    李炎惊讶地看着赫连婉琴:“是你呀。你怎么和初月学姐在一起?”

    “什么?我不能和她在一起么,只有你能和她在一起?”赫连婉琴好笑道,看向初月的目光中有着不悦。“小月,有个这样的朋友也从没听你说过啊。”

    初月不知怎么回答。李炎觉得奇怪,赫连婉琴样子看起来比起初月要小,却竟然叫初月为小月,貌似初月还不敢反驳。

    “赫连姐,我知道这个人。”一名男子从六名美女背后站了出来,刚上前便被反应过来的两名女子伸手拦住。

    赫连婉琴回头看去,是刚才主动替她开道让路的其中一名学员,便示意后面的女子不用阻拦。

    “赫连姐,这个家伙每天出入应医坊,我都看到他了……”男子一个跨步来到赫连婉琴跟前,滔滔不绝说着李炎的情报。男子兴高采烈地说着身子不住地往赫连婉琴微微靠近,突然赫连婉琴戒备的退后一步,脸色一变。

    “行了,你住嘴。”赫连婉琴对准那男子嘴巴伸出巴掌。那男子喷吐机一样的嘴巴立马停下不再说话。

    赫连婉琴转脸对李炎淡淡说道:“行啊你,我们以后会再见的。今天先不和你说那么多。”说完仰首阔步而去,后面的四名女子也跟在赫连婉琴后面,混入了学员人流之中。

    李炎跳下武台后那男子一下子冲过来握住李炎的手,崇拜道:“兄弟你竟然认识这么多美女,以后一定要多和小弟我联系啊,我叫……”

    李炎对他没什么好感,甩开了他的手,不去理他。在李炎看来这个男子对谁都是一脸好话,太不真实了。男子见李炎不搭理自己俏皮一笑,朝李炎扬了扬拳头,好像在说走着瞧,接着跟在那四名女子身后离开了。

    初月却没有走,李炎和初月走近,相互看着对方都带着疑问。

    “李炎,你怎么会被别人挑战?”初月皱眉道。

    “我也不想,只是别人要战你,我有什么办法。”李炎挠挠头,像个小孩子。“对了,你和刚才那个叫赫连的什么关系?”

    初月一笑。“这个,以后再跟你说吧。你没事就行,对了,刚才好像有个老师出手帮你,你们是什么关系?”

    “这个啊……”李炎挠挠头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人群中冒出两个女子。其中一个隐约听到前方传来的话语,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神色。

    “箐华,那个人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小玉伸手指了指正和初月说话的李炎。

    箐华眼神沉默,拉起小玉的手就往回走:“小玉,我们,走吧。”

    “走?干嘛要走,哎哎哎……”小玉还想说什么,但箐华步伐很重,小玉毫无抵抗力就被箐华拉出了广场。

    小玉很不满地向箐华嚷嚷着松手,箐华抓在小玉手臂上的手放开,小玉手上被抓出来一个印子,她满脸愤恨蹲在地上朝手上吹气,并轻轻抚摸着手上的印子,嘟嚷道:“都不知道你干什么,吵着要来,现在又急扯着要走。”小玉低着头一边抚摸自己的手一边埋怨。

    箐华也蹲下来,轻叹道:“对不起小玉,那里已经有人了,不需要我过去了啊。”

    小玉微微抬头,看到箐华黯然伤神的脸。心头一震,认识箐华这么久一直都是冷冰冰酷酷的样子,小玉是喜欢箐华酷酷的模样所以喜欢和她粘在一起,箐华虽冷漠但偶尔也会展露笑容,但她忧伤的样子小玉今天才第一次看到。小玉突然联想起李炎身边那名貌美女子,“你指的是?”

    箐华摇摇头。

    “哦,是这样。一定是这样。”小玉托着下巴一脸沉思,大眼睛盯着箐华皎洁一笑,“你是嫉妒了对不对?可是那个男的长的一般般啦,你喜欢他哪一点?”小玉一直追问,但箐华就是不说话。后面小玉打闹得没劲了,只好随箐华回天子的集体宿舍。

    李炎和初月道别后也准备回宿舍,他现在想的只是回去睡一觉,然后继续以往的生活节奏。而初月却不太放心,晚上去找了赫连婉琴。李炎在学院里惹了事,她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