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华夏朝歌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她的手有伤
    贵女们都抛弃了矜持,指着画作叽叽喳喳,恨不得现在就把眼睛黏上去,看看画中人是否把自己的美貌都展现出来。

    萧乾善解人意,让高宏安把画拿到贵女们那边去,由着她们看。

    “孤这个女儿不仅画得一手好画,还写得一手好诗词。”

    萧乾脸冒红光,明明没吃两盏酒,却跟吃醉了似的。

    “阿好,你做首诗,就以今日金玉园中菊为题。”

    我的天!我的爹!

    萧沅好差点一头栽倒。

    这又不是过年,到底是为了啥一直抓着她不放啊。

    不得已,萧沅好只得沉吟半晌,才缓缓吟诵:“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对不起了,郑思肖大神,借你诗作一用!

    萧沅好心中念念有词,耳边已响起阵阵叫好声。

    陈国重文,陈使也颇有几分诗才,自然明白萧沅好这首诗的好处。

    “好一句‘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陈使激动得手执银箸,敲杯为韵,大声将这首诗又吟唱了一遍。

    “大王,贵国十公主小小年纪,就能做得如此佳作,堪称是奇才啊!”

    陈使也像是吃醉了酒,好话不要钱似的,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蹦。

    那秦使不大懂,但看陈使都跟着赞叹,萧乾一张脸都快笑成菊花了,也赶紧跟着赞叹:“好诗!贵国十公主这是仙女下凡啊!生得好看,又满腹诗书,大王养了个好女儿!”

    反正只要往好里死命夸就成。

    福安君今天的酒吃得实在是太多了,因此就慢了一步,等陈使和秦使都夸完了,才大声夸赞:“阿好一开口,就知有没有!此诗做得好,堪配美玉耳!”

    “啪”的一声,福安君将腰间美玉拍在几案上。

    他醉酒了力气大,差点就将那块美玉给拍碎了。

    “我说,两位,”福安君冲着陈使和秦使努努嘴,“我家阿好这诗词可不是白做的。她每次一有佳作问世,就能从我这里淘换一块美玉。你们要是没有上等的美玉,总得有点啥表示表示吧?”

    陈使和秦使不明就里,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还是秦使机灵,赶紧也解下了腰间的玉珏,表示佳人当配美玉,这种美玉也只有十公主这样的奇才佩戴,才能相得映彰。

    陈使不甘落后,也解下了腰间一枚芍药状玉佩。这玉佩的成色不如秦使那一块,但胜在雕工细致,花色新奇,倒也还算上等美玉。

    陈使秦使很上道,萧乾就更加高兴,吩咐萧沅好的婢女苏苏好生把这三块美玉收起来。

    萧沅好也只得一一道谢。

    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萧乾在变相敛财的感觉。

    展示了画,又作了诗,萧沅好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在画上题词这最后一步,萧乾没让她来,自己提笔,唰唰唰在那画上的空白处把今日之事简而言之写了下来,又把萧沅好的那首诗给题了上去。

    经此一事,贵女们,尤其是秦国和陈国的公主们,都对萧沅好打从心眼里敬佩。

    陈国六公主上官馥还拉着妹妹上官毓的手柔声安慰:“毓儿,我知道你不服气这燕国十公主,还因为前几日她呵斥四姐姐而生气。但今日看来,她小小年纪就如此有才,这有才的人,未免脾气大一些,你便多包容几分吧。”

    十四公主上官毓早已被萧沅好的画技折服,还不乐意听姐姐的教训呢。

    “姐姐不用为我担心,我不是那不知分寸的人。明儿个我就去结交这十公主,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知己好友呢。”

    上官馥摸着妹妹的长发,微微笑了笑。

    傻丫头啊,她们在燕国前途未卜,能保住自身就不错了,如何还能像在陈国一般,可随心所欲?

    罢了,且让妹妹再快活一阵子吧。

    上官馥的视线在席间游离,无意间与对面席上的少年郎相撞。

    她愣怔了一下,冲着那少年郎微笑点头示意。

    少年郎双眸如黑曜石般闪亮,他未曾有所表示,立马转过头,盯着大王身边的女童看。

    “二郎,”韩廷荣拽拽弟弟的袖子,“你别老盯着十公主看,小心惹了旁人的眼。”

    英国公已经得了癔症,整日疯疯癫癫,脑子都糊涂了,连吃饭喝水都不记得。英国公府已是大不如前。

    韩廷芳若是再犯了错,可就没人能保得住他了。

    “阿兄,她的手受伤了。”

    “什么?”韩大郎没听清。

    但韩廷芳很快就不说话了。韩大郎也就没再追问。

    萧沅好在萧乾身边陪着说笑了几句,找了个机会离了萧乾身边,挤到五公主和八公主中间,毫不客气地夹了一筷子羊肉塞进了嘴中。

    “哎哟,可把我饿坏了!”

    五公主掏出帕子给萧沅好擦嘴角:“你慢点吃,东西咽下去再说话。有秦国、陈国的公主们在呢,可别失了礼仪。”

    八公主就干脆多了:“怕什么?小十想干啥就干啥,那几个公主横竖是要嫁进咱们萧家的,难道还怕她们说闲话不成?”

    五公主无奈地笑笑:“你呀,自己不守规矩,还把阿好也给带偏了。”

    萧沅好还是很听话的,她咽下口中羊肉,才对两个姐姐道:“姊姊们瞧着吧,秦国陈国公主们到底要嫁给谁,父王过了这两日就要有旨意传下去了。”

    八公主最为八卦,连忙问她:“小十如何知道的?是不是父王和祖母说了什么?”

    “我猜的。而且我猜,她们肯定不会嫁给咱们的两位兄长为夫人。就算要嫁,也是做二夫人。”

    八公主表示不相信:“小十又瞎说。她们可是贵为公主,若是与咱们燕国和亲,嫁与公子的话,那肯定是要做大夫人的,怎么可能会做二夫人?”

    萧沅好就着八公主的杯子吃了一盏蜜枣茶,待茶水咽下,才道:“八姐姐若是不信的话,咱们就赌一把。我赌一颗夜明珠。”

    八公主觊觎萧沅好那一匣子夜明珠好久了,二话不说点头就应:“成!你若是说中了,我就把我的七宝金镯送与你。五姐姐作见证,小十,你输了可不能赖!”

    萧沅好吃了些东西,见眼前歌舞无聊得很,借口要解手,带着苏苏走出崇敬殿透气。

    主仆两个选了个背风的墙角坐下,萧沅好立马倚在了苏苏的身上:“可饿死我了!苏苏姊姊,快把咱们的点心拿出来,让我吃几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