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四十八章 死结
    这是一只狼妖,雄性。

    最早是由下面的线人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衙门的官方修行者随后介入,很快就确定了他的身份和生活习性等等。

    此妖的实力应该是第九品,但无论线人还是官方修行者这边带队确认的刘瑞,对它的评价都是:具有相当危险性。

    因为这家伙不但力气极大,还拥有一双利爪,据说能瞬间硬如钢铁,能轻易在大石头上抓出深深的爪痕。而且此妖生性还相当凶残,且狡诈。

    这家伙经常在南边几个坊偷住户家里养的猪吃,但相比之下,显然它还是更喜欢吃那些在大石桥坊灵江南岸为数众多的流莺和半掩门。

    至于说他奸诈,则是因为这家伙每隔半个月,就要出城去作案一次,跑到几十里地之外,制造一起杀戮,暴露出自己狼妖的身份,但杀了人就跑,并不吃——县祝衙门这边最近半年,关于这一类的案件,已经接到了多起汇报,至今仍在追查,但一直难以捕捉到这家伙的踪迹,就是因为大家一直错误地判断,它是一只流窜在城外的刚成妖的野狼,还不懂得怎么修炼,纯粹就是天性里喜欢杀戮。

    但发现了它的存在之后,县祝衙门这边还是很快就把大石桥坊的众多流莺失踪案,和城外的袭杀案联系到了一起,并且很快就彻底锁定了它的行踪。

    随后就是捕杀。

    县祝衙门这边目前加上周昂和陈翻,一共是十个修行者,这一次全体出动。

    首先当然是因为力求万无一失,考虑到这只狼妖的凶残,考虑到它或许有可能是第八品的妖怪,等等等等。

    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妖怪并不是那么容易说发现就发现的,一旦发现了一个,大家都需要去分润一点功劳,哪怕只是一点参与感。

    对于官方修行者来说,杀妖是极重的功劳。

    妖怪的尸体,尤其妖丹、妖元之类,是近乎顶级的缴获。

    在官方修行者各级衙门的考绩标准里,哪怕是破获了诸如春风会、玉兰宗这样的隐秘宗门的某个阴谋,击杀若干、抓获若干、解救若干等等,算是相当大的案件了,但除非是上到了李铭或韩震这种重要人物的层次,否则,在考绩体系里,它的得分是一定不如杀妖的。

    杀死玉兰宗一名第八阶的幻术师,还缴获了他们的小铁牌,这份功劳最多只能署上两个人的名字,再多了,也分不到什么功劳了。抓捕当时的“雷震雷胡子”,因为他被查出来的只是第九阶,所以顶天了只能写一个人的名字。

    别管对方做了多少恶,杀了多少人,都是如此。

    但杀死一只九品的妖怪,却足以列五个人名上去,人人都有积功可拿,如果像上次猎杀黄鼠狼妖那样,杀了之后还拿到了一份妖元,那就可以把当时县祝衙门的八名官方修行者的名字全部列上去了。以及侦查之人、弓手等等,也统统都可以有普通的功劳可以分润。

    要不然的话,客栈里一只已经死掉的九品狐妖,也就不值得高靖和郡祝衙门的那位郡司社柳维亲自下场、争执难下了。

    在周昂的理解就是:妖怪是人类天生的敌人!

    春风会、玉兰宗、通天教等等,再怎么为祸,也只是芥癣之疾,而妖怪,则是几千年来人类的生死大敌。

    前者是罪犯,后者是你死我活。

    …………

    这一次的围捕,从头到尾都完全在官方修行者的掌控之中。

    周昂和高靖一样,分头各把住一个方向,为整个抓捕行动负责总兜底。

    那狼妖的确凶猛且狡诈,战斗力相当强悍,但负责抓捕它的,却是一支配合默契、经验丰富、而且已经基本摸清了它的底细的专业的猎妖队伍。

    所以,根本用不到高靖和周昂出手,这家伙已经被方骏的那把重剑,一剑把脑袋砍了下来。

    无人负伤,只是弄塌了两户人家的土墙而已,说一声官府办案,根本没人敢过去纠缠追究,不过等到事情结束,卫慈还是代表县祝衙门过去,一家赔了五百钱,供他们自己重新修缮一下。

    到最后皆大欢喜。

    七月眼看就要过去,这是县祝衙门收获的第一具妖尸。

    按说没出什么大功劳,这妖怪又只是九品,报上去的时候,也不可能填上周昂的名字,或许随后的奖赏下来,倒是可能分到五两或十两银子的物质奖励,但对周昂来说,那都是次要的。

    更重要的是,仅仅只是参与到、事实上只是旁观自己的战友击杀了一只狼妖而已,却让周昂那已经凝滞了大半个月的修行,一下子又重新出现了活跃的迹象。

    惊喜之余,周昂不知不觉忽然就来了斗志。

    其实早在大半个月之前,还是在李铭案出来之前,周昂就已经从吕端老爷子家那老仆口中,知道翎州城里应该是潜藏了不少妖怪的,对方甚至已经点醒,要县祝衙门“该清理清理”了,而周昂也知道杀妖是能极大地助力自己的修炼的,但偏偏,要寻找妖怪,实在是太难了。

    县里郡里,都有在本城扎根多年的官方修行者,且下面有为数众多的线人,可以提供各种线索,要发现并锁定一个妖怪,仍然极难,更何况周昂只是个光杆司令了。

    所以,对于杀妖这件事来说,困难的从来都不是杀死,而是找到——虽然妖怪们的战斗力往往不弱,要杀死也并不容易。

    …………

    待一切收拾干净,当天傍晚,肯定已经拿到了头功的方骏请客,众人在二堂里痛快地小搓一顿,每个人都喝点酒,至晚方散。

    周昂早就已经打发来接自己的陆春生回去了,此刻散了酒要离开衙门,却还是在门口看到了陆进在候着,周昂也没说什么,只是哈哈一笑,便招呼了陆进一起,两人步行回家。

    进衙门将将快要一个月,在郭援的管带之下,尽管他根本不可能真正接触核心的东西,而且县祝衙门这一个月以来,也没办什么大案子,但陆进还是逐渐了解到了县祝衙门的特殊性,不过看他的样子,倒是并没有什么要退缩的意思。

    一路闲聊着回去,问了他不少问题,这个大个子倒是实诚,问什么答什么,虽不隐瞒,但绝不是什么好的聊天对象。

    等回到家里,周昂自去后院给母亲问了安,然后就被周蔡氏打发了回来早点歇息,但其实周昂并没有喝多。就在院子里冲了个凉水澡之后,他换上条短裤,虽则歪在床上,其实却是睡不着的。

    于是索性又跑到书房去,点上灯读书。

    到现在,他的《汉书》已经看到了快六十卷,不得不说,学识增长的同时,也从这本书里扒出了不少很有启发的资料。

    所以于他而言,这并非什么苦差事。

    那种从貌似平常的史料里,把一些蛛丝马迹的记载扒出来,前后连贯起来加以整理和适度联想,推导出一些几百年前的修行者和隐秘宗门的起起伏伏的收获,对他而言,是相当享受的一件事。

    所以一旦开始读书,他往往很快就能沉下心去,特别的专注。

    这一看,就又是直到一支蜡烛烧到了头,他才停下。

    窗外已经是暗夜沉沉。

    足足几十只蚊虫,就在窗口的位置一次次的尝试往亮着灯光的房间内冲,但总也冲不进来。

    窗外无月亦无星,只是压抑着的阴暗。

    这似乎是又在酝酿一场大雨。

    伸过懒腰,周昂合上手里的书,下意识地拿起手边的镜子,摩挲片刻,连着竹牌一起都拿起来,吹了灯,起身回到卧室,把东西都放到枕头底下。

    躺到床上要睡觉的工夫,他还忍不住想:要是镜子能帮自己找到城里的妖怪就好了。

    可惜的是,经过过去这段时间的各种试验,除了范围的局限之外,镜子的“视野”似乎只能帮自己找到和锁定自己已经认识、至少是知道的人,却并不能主动地去帮自己“发现”些什么。

    对此,周昂认为还是目前自己的实力太弱。

    因为以镜子在过去的事件中展露出的实力来看,这应该是在它的业务范围之内的,所以,只可能是自己实力太低,无法调动它的这部分功能。

    然而这却正好形成了一个死结:自己需要杀妖来提升修为,但是不易找到,找不到就只能慢慢熬、慢慢修炼,实力提升就慢,实力提升慢,就无法调用镜子的这部分功能。

    完美的死结。

    周昂叹了口气,但还是很快收束精神,闭上了眼睛。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有些念头闪过,但他还是很快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隐隐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潜意识里的警觉,让他克服了脑海中对睡觉的贪恋,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一下子就愣在那里。

    面前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而自己正置身其中,只穿着一件大裤衩子,躺在树下的一块大青石上。

    “这是哪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