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剑元婴
    钟子息和萨罗这一场金丹境剑修之争,要是放在市井坊间,那是相当有看头的一场重头戏,本来剑修在世俗间游走就比较少,老百姓们对于神仙当中最风流的剑仙,这些人的轶闻是最乐意当成饭后谈资来吹嘘。

    两人俱都是金丹巅峰境,距离元婴剑仙都只是一步之遥,各自祭出本命剑的本命神通出来,打得非常有观赏性,飞剑速度极快两柄剑飞来飞去本命神通一使,一方光寒三千里,一路冰霜雪地,一方则是皓月之辉流莹之光,宛若在夜空之中亮起点点星芒,一道道剑气细若游丝,抗下萨罗这一剑一点也不吃力,更是逐步逐步地蚕食对方的剑气。

    不得不说萨罗的运气也点背,不仅本命神通被白川临时抱佛脚一般感悟出来的一剑酹江月克得死死的,竟然对上钟子息依然也没能讨到一分便宜,绣冬剑的一剑光寒三千里,威力不可谓不猛,并且绣冬剑被木皇以太重铸之后品秩已达半仙兵品秩,照理说也只有白川这样身怀重宝之人才有可能在剑仙之下与之争锋,可偏偏钟子息来到西疆之后,一直把白仁的话记挂在心,在这边一心要找那属于自己的机缘。

    对于当年凤离出的那一剑,他虽然未窥全貌,可当时散落在纹鹿城的剑气和淡淡剑意,还是让这位明仁剑冠有些许裨益,要说钟子息在剑道之上是有其独特的天分,不然也不会给冠以明仁剑冠之名,算是明仁年轻一辈剑修佼佼者,跟鸦巢洞天出来的鎏金一代相比是没有那么精彩绝艳,可萨罗如今是心陷心魔关,剑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白川重创,能坚持到现在还能完好无损地出剑,有木皇以太的助力,也有他自己不屈的意志。

    只不过大开大合地本命神通碰上钟子息地这一招神通,完全就是往细里跟你磨,把剑气范围缩到一个很小一块,抽丝剥茧徐徐图之,颇有那螺蛳壳里做道场的架势,萨罗心急要打发走钟子息,可越是心急,心境就愈发不稳,剑气也会因此浑浊显得不再纯粹,这无非就是给了钟子息机会,抗下第一波凶猛的攻势,他的本命神通就是跟你来磨,你越心急就越入他的套里面,一旦剑气不济,也就是被反击的地步。

    对于萨罗的窘境,传道人木皇以太也是当真说话算话,再也不会搭理,已经为此子特意出手两次,再输,不过是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弃之如敝履一点都不可惜。

    白川也是见钟子息和萨罗这一场打得逐渐占据上风也是放下心来,御剑宗算不上是明仁王朝的仙家武备,明仁兴与亡对于御剑宗这样的宗门来说干系不大,在白川走了一趟御剑宗之后,祖师堂几位祖师爷是有心要跟明仁镇西王拉上点关系,也让宗门老祖跑去明仁京师跟皇室李氏一脉攀扯一点关系,不过香火情还没到御剑宗拿整个宗门跟明仁绑在一起的地步,而御剑宗门下青年一辈最杰出弟子钟子息能走西疆一趟,更是出剑,怎么说都算是有义之士。

    明仁王朝这个立国千年之久的王朝是很奇怪,自从采取独尊儒术的国策之后和很多仙家门派断了香火情,重文轻武,让很多人瞧不明白,随着明仁国势日渐削弱,很多人也是暗自讥笑这明仁李氏也是作茧自缚,偌大的局面楞是给折腾到如今这个不堪的地步,可金真和大皇王朝南北夹击,几乎是年年都会率领大军前来耀武扬威一场,少则打几场小战狠狠地掠夺一方,多则大战几个月拿下几个郡城,反正明仁从来都是挨打一方,只是打来打去这么多年,明仁偌大的疆域却是丝毫没有半分失去。

    要说南疆还有个九境兵修坤泍坐镇,大皇那边就没人吃得下他,可在西疆,镇西王白仁撒手不管这么些年,陇西军一直以来都是群龙无首不死不活的样子,李长尧还要统帅明仁天下兵马,总不能让这个明仁最后的一根定海神针跑到西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喝西北风,先皇做不到,新皇李玉也办不到。

    战乱多年,西疆和南疆几乎都快被金真和大皇把人都要打没了,可偌大的疆域丝毫不失一座城池,也是让人十分费解,西疆这边要惨一点,几座在玉陇关护法大阵之外的城池常年被金真王朝占据,可笑的是一等金真王朝大军班师回朝只留下稀薄兵力把守之时,明仁这边就会出兵夺回来,导致那几座城池的百姓自己都搞不清楚属于金真还是明仁。

    金真王朝是有心要一口吞下西疆这一块地,本来就是当年明仁从他们这里吞下去的,算是故土重收,却是每一次有大动作的时候明仁就会突然涌现出许许多多个摸不着头脑的有义之士,前仆后继地赶来竭力对抗,抗下金真一波接一波的攻势,打得人都死光了也是不退,据守玉陇关玩命地拼,事后更是一国上下都高呼收复失地,热情比之金真的南征,明仁的北伐似乎更能上下一心,就连金真王朝自己都搞懵了,这西疆之地到底是属于谁的疆土,收复失地,怎么你明仁搞起来比金真还要热心,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而陇西军差不多整整挨打了一千年,白仁撒手不管之后,带领这支当年明仁最精锐的统帅一个换一个,就是没落过空,也从来没让金真占得太大的便宜,在这一次白仁复出之前,出身明仁大姓的涂南,谁也料不到这位富家少爷在明仁江湖闹够了之后迫于家族压力从军怎么就挑了西疆这块最艰苦之地,一力扛起守卫西疆的重责一扛就是十多年,任是金真如何施为打得惨绝人寰,死守玉陇关一步不退。

    都说明仁竟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却每每在危难之际就有人站出身来抗下固守边疆之责,不得不让人佩服却又奈何不得。

    而钟子息也算是这样的人其中之一,平日里游戏人间什么明仁朝廷关他们这些山上修士什么事,可一旦边疆吃紧都不用明仁朝廷如何,这些人就十分自觉地前来,这样的人,钟子息是,如今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所谓明仁仙家武备修士也是,问他们为何不顾生死前来西疆死战,谁的理由都有千千万,不过这一刻能站在这里,面对百万金真铁骑不退的,都可以称一声,是明仁的好汉子。

    也就是这样一个王朝,举国上下只奉读书人最为高贵,满口仁义道德,看不起那纯粹武夫,可也就是这样的一个王朝,抗下了南北夹击,抗下了千年征战。

    犯我明仁者,虽远必诛!

    要死就死在明仁以西!

    还有那高耸地平安碑,背负着四十万陇西军将士姓名,这些人都做好了被石匠把名字刻上去的觉悟。

    还有那挖空一座山头雕刻出美轮美奂的仙棺,修士寿命再长,没有国土安身立命,留这身躯何用,不如讨一副仙棺,战后镇西王亲自给你抬棺,史上留名!

    莫名的热血总是在这些明仁这块占据整个百法之洲最繁华之地的国度上莫名的出现,死上一批,就再来一批,似乎无声地告诉这些进犯地金真王朝将士们听,只要明仁还有一口气在,西疆不能丢,玉陇关不能丢!

    所以白川对于钟子息的到来,这种感观和重阳不顾宗门大义前来助剑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不管你钟子息这时候出剑是为自己的机缘,是为出人头地,是为一剑扬名,还是有那稀薄地为明仁百姓而战的信念,要战就战!

    “钟兄,祝你一剑扬名!”

    白川忍不住喊出声来,与萨罗厮杀得的钟子息闻言回头一笑,“我的名声还不大嘛,哦,好像是还不够大,仅仅只是明仁剑冠,吓唬谁呢,不如来个百法之洲剑冠,也好让我嘚瑟嘚瑟呀。”

    “哈哈……”白川其实已经看出钟子息在西疆游荡这些日子,其实一直在为金丹破入元婴做准备,有些人的瓶颈不只是找个地方闭个关就能松动的,还是需要一些机缘一些巧合。

    钟子息之所以找上萨罗问剑,很有可能就是借这一战,拿萨罗当那冲关的磨剑石来砥砺剑道,剑仙,剑修,一字之差,境界却是天地之别。

    再看谢玄应,一人独战金真三位元婴练气士,这就是剑仙,蛮横无匹。

    在僵持不下之际,萨罗的出剑越发吃力,绣冬剑被流莹剑开始慢慢蚕食捆缚,落败早已成了定局,有心观战之人都能瞧得出来。

    木皇以太只是冷哼了一声,“没用的东西。”再也就没有投来一丝关注的眼神。

    却在这一场金丹剑修之战大局已定之时,突然剑气狂暴,隐隐有天地大势为之一动。

    白川心底一跳,却见钟子息浑身灵气流转,剑气随之也是一涨再涨,与之僵持的萨罗却是心底一慌,这股气势,为何让他有不敢出剑的念头。

    欧阳妃瑶轻呼一声,“厮杀破境,一剑元婴!”

    这一天,明仁王朝再多一位元婴剑仙。

    他的名字,明仁剑冠,钟子息!百镀一下“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