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丞相前妻想篡位 > 第二十二章·不在场证明
    久旱逢甘的小姑娘抬头看了老夫人一眼,眸子里的神色千言万语道不尽,最终化作一下叩首。

    她取过身契,低眉顺眼地向后退去,紧跟着便有家丁引着她,离开了硕大的殷府。

    “碧心。”处理完另一人,老夫人唤来她的贴身丫鬟,抬手指了指还跪在地上的那人,“把这位姑娘带下去。”

    她的声音拖得有些长,让不熟悉她的人对她的打算一无所知。

    “家丑不可外扬,此事还是别传出去。”

    ……

    等到殷乐第二日醒来,就听见了铺红的报告,说前一日进殷府的两个姑娘,只出来一个。

    另一人,据说太过贞烈,控诉完毕后,当着老夫人的面触柱而亡,以死明志。

    而那罪魁祸首殷瑾贤,被老夫人罚了禁足,又被徐氏好一通责罚,正被关在殷府后院的书房,那儿都不许去。

    殷乐背起书箱,兀自撇了撇嘴角。

    “这肯定是老夫人的手笔。”一旁的揽翠咯咯直笑,替小姐把不该说的说了,“你说你在这肮脏的荷花胡同都住得下去,如何会在即将自由时寻死?只怕是那位娘子心里藏了不该有的念头,只当咱们殷府好欺负。”

    “揽翠,住口,殷家一向仁义,岂会有如此行为?这一看便是那女子自己想不开,和老夫人有什么干系?”殷乐以指抵唇,制止了揽翠的喋喋不休。

    揽翠笑笑,回答:“是,小姐什么都没做,小姐看得通透,小姐快些走,上课迟了可就要挨骂了。”

    殷乐一努嘴,抛下铺红揽翠,直往松鹤阁冲,终于准时出现在了满脸不耐烦的即墨面前。

    接了几个即墨的大白眼,殷乐安然无恙地坐到了宋先生的隔壁。

    “我今天再问你一遍,为什么要挑这个时候搬来取意堂?”

    殷家的消息,自然瞒不过身后不知有多少势力的取意堂。听到自己的夫子都这么问了,殷乐不禁怀疑取意堂上上下下,是不是无人不知道她的那些破事。

    “学生既然立志扫天下,这一屋子的破事,自然是能不扫就不扫。”殷乐回答,觉得这两名女子是自己找上殷府?她不认为姚老夫人会如此认为,但那位徐氏倒像是个蠢笨之人,恐怕不会想到早就走了的她头上。

    既能做给老夫人看,又不用把自己扯进内宅,如此行事,殷乐还是比较满意。

    “你做得不错。”夫子虽然语调未变,但评价里带着肯定,殷乐冲着那面隔板笑了笑,捧起了那卷夫子两个时辰默出来的“课本”。

    今日学的,还是论语。

    ……

    晨昏时分,诸事尘埃落定,长安城中,数人推杯换盏,好不热闹。而扬州的取意堂,已有了万籁俱寂之风。

    殷乐已经回屋,送走了学生的宋先生从书案下取出一张信纸,自己研了墨。

    “夫子,查到了。”微风浮动,有人如是说。

    “此人名叫安山旭,是司南国的十七皇子。司南国与大周朝一直交好,他作为质子,在长安城定居。”

    “长安城的人,如何到的扬州?”宋先生无声抬起毛笔,准确地落在信纸上。

    他的字写得极为漂亮,完全不像盲人的笔迹。

    “我们在长安的人手太少,查不到。”即墨回答。

    “长安。”两个字飘在空中,写信之人停下了笔,喃喃开口。

    “先生,是否要加派人手?”即墨刚问出口,就看见宋先生摇了摇头,示意不必。

    “秦王该来了,等他办成了事,取意堂也没必要一直带在扬州。”宋先生的最后一句话,给今日的谈论一锤定音。

    即墨正打算补充些什么,就看见宋先生摸索着站了起来,随手取了根竹杖向外走。

    “先生去哪?”即墨问。

    “去看看我的小学生。”宋先生回答,竹杖轻点地,侧身略过了即墨。

    即墨苦恼地抓了抓脑袋,一张小脸皱成一团。这位乐娘子除了奇怪了点,有什么出挑之处?为什么竟能被先生一眼相中?先生果然是瞎了,才会挑到乐娘子。

    ……

    扬州不比长安,作为大周朝的国都,即使已经入夜,各家内依然灯火闪耀。

    长安最大的酒楼上,就有数十人在推杯换盏,嘴里含糊不清地嚷着:“来来来,我们今天不谈国事,一醉方休。”

    桌上最正中,坐着一年轻男子,正是当朝太子。而此次宴席,是京城宋家为了促进与太子的情谊私下设计的,来此的人多为心腹,和一些十拿九稳的人。

    俊美的胡人青年缩在最下位,不做声地喝着酒,却被不知醉还是没醉的人一把拉起。

    “来,安世子,我们再饮一杯。”这司南国的世子长得英武,实际上却怂的很,来这儿大半夜,连话都说不连贯。

    安世子颤抖地举起手中酒杯,陪着笑。

    ……

    扬州知府的后院,知府张圭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男子,差点儿就腿软了。

    “安世子,有何吩咐?”他问道。

    安山旭手中举着一杯酒,对着月亮邀了一下,说道:“近几日,秦王得了皇帝的令牌,要来扬州剿匪。张知府苦心经

    营多年,想必不希望算盘落空吧?”

    张圭连连点头,保证道:“世子放心,秦王绝到不了扬州。”

    “错。”安山旭大笑,那金色的发丝在月光下闪着微光,刻画出此人棱角分明的五官,“秦王聪明得很,无论你如何设计,他都能见招拆招。”

    “扬州这地方,易守难攻。”他饮下杯中酒,把酒杯掷在地上,笑声未歇,“你可知道该如何做?”

    张圭弯腰鞠躬:“下官知道。”

    安山旭点了点头,伸手在张圭的肩头拍了几下。

    “我身份特殊,不适合走到明处。你且忙你的,我玩我的,有事了,自会通知你。”

    张圭连忙答应,随即疑惑抬起头,去看那胡人的世子:“不知大人,近期找到了什么玩物?”

    “找了一个。”安山旭回答,“很有意思的小娘子。”

    “只是,今晚这小娘子不知跑哪儿去了,我竟找不到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