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贞观三百年 > 290 朋友,这可不兴劫男色的啊
    摊牌了,不装了,爷的大小老婆还在韶关没走,就藏在大歌星秦蒻兰的豪宅里。

    酷不酷?炫不炫?屌不屌?

    恼羞成怒的王角冲到秦蒻兰的大别墅,上去就是一个飞身侧踢,看到郭威之后,立刻就是三连窝心脚,接着正手反手二十个巴掌!

    “王八蛋!瞧瞧你这倒霉孩子找的地儿,这就是你他娘的万无一失?!还他娘的说保密!安全!没问题!”

    郭威一脸懵逼,捂着脸顿时委屈道:“老爷!这阵子可真是安全无虞啊!根本没有人在这里转悠!我们是安全的!”

    “放尼玛的罗圈屁,你小子全程被人盯着你知道吗你?!‘始兴县伯府’上全他娘知道你们的行踪,那个张老三就不是个东西!你知不知道我丢了多大的人?!”

    说着,王角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老子这一回又要卖身!又要卖身!又要卖身!你知不知道?!”

    “蛤?”

    郭威虎躯一震,寻思着自家老爷这又是咋了?

    卖身?不至于吧,张雪岩那个糟老头子这么恶心的?好这一口?

    “你小子这什么眼神?!你想哪里去了?!那姓张的老狗,想要把秦蒻兰塞过来做妾!”

    “还有这好事儿?!”

    “……”

    “不是,老爷,我的意思是,这也太操劳了吧?”

    “……”

    “老爷你懂我意思的,我这是体谅老爷!”

    “……”

    王角抬手就给这小子一巴掌:“你是扫把星投胎还是天煞孤星啊,李存勖到底安了什么心,偏偏把你送过来?你这本事是真的厉害啊,我怕了,我是真的怕了。你走,你滚吧,我命格不行,八字很小,扛不住。你走!”

    “老爷!这不怨我啊!老爷!咱们得讲道理!”

    “我不讲道理!我就无理取闹!”

    “……”

    郭威一时无语,他现在混得挺好,跟着王角日子舒服不说,冒险也有,还能有新的见识。

    再说了,因为这次办事漂亮,给安排了一个上档次的藏身之所。

    大夫人都说了,只要去了京城,一准儿给他说门亲事,必须是洛阳的女大学生!

    他能走?!

    他不能走!

    正待在苦苦哀求一番,却听后头传来了萧温的声音:“相公,你怎么突然来了?”

    “不来怎么办?这里一直都是暴露在‘始兴县伯府’眼皮子底下的。张雪岩那个老东西,一早儿就有算计。这些江湖老狗每一只好鸟!”

    萧温眉头一皱:“那相公是打算现在离开韶州?”

    “对!张雪岩安排了车,我们走瑞金监,‘武广线’反正是不让碰了。现在韶州这里的水……很深。”

    说罢,王角走向萧温,伸手抱了一会儿,重新感受到萧温软软身子传来的温热,这次长长地吐了口气。

    就像是卸了劲一样,便是站在后头不远处的彭彦苒,都能感受到丈夫的身心俱疲。

    那种肉眼可见的压力,仿佛就这样扣在了丈夫的肩头,只是他死命扛着,于是没人去在意罢了。

    “回家了就先歇会儿,我去做个粉蒸肉。”

    “好。”

    互相挽着,王角由着萧温领着他走,这地方,终究是不熟。

    前庭后院带假山带池子,大别墅的所有者其实也挺讲究的。

    “相公,喝口茶吧。”

    “小金金呢?”

    “做面膜泡澡呢。”

    “……”

    风中凌乱的王角顿时觉得无比的不爽,他在外面担惊受怕,臭娘们儿竟敢在这里爽成这样?

    她当这是度假呢!

    一团无明业火在胸腹之间翻滚,好在一口凉茶下去,什么火都没了。

    “唉……这一个月真是风起云涌,一言难尽。”

    王角欲言又止,终究是没有说,等着萧温去忙活,一旁彭彦苒这才上前,给他揉捏着肩膀:“相公看上去好累。”

    “你是不知道啊小苒,我这阵子,那心情是比坐过山车还要激荡啊。”

    “过山车?”

    “就是起起伏伏。”

    “哦。”

    彭彦苒点点头,然后道,“我们倒是也收到一些消息,报纸也有,只知道外头动静闹得很大,附近几个村子,几乎是家家出壮丁,这都快赶上剿匪了。”

    “呸!什么叫快赶上?!这就是!”

    拍了一下桌子,王角对彭彦苒道,“韶州州长唐烎,他在搞一场豪赌。这要是整个岭南省……不,只要岭东打起来,这韶州既是前线,也是后方。姓唐的老阴逼,我跟他吃个饭都感觉是在被算计。”

    骂骂咧咧的王角又喝了一口茶,然后接着道,“这地方是真的不能呆了,阿才,还有赖坚毅这个肥仔,他妈的都是疯了!阿才在交大搞游行示威,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啊?!就是那个卖猪肉那家的?”

    “对!”

    “这可真是没想到。”

    彭彦苒一脸错愕,给王角揉捏肩头的时候,又低声道,“这也是相公教导得好,否则他哪里有这等胆色、勇气?”

    “……”

    杀了我吧,放过我吧。

    “对了相公,还有肥仔呢?”

    “他造反了。”

    “……”

    彭彦苒一脸懵,没反应过来,于是问道,“相公说的是造反?”

    “对,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造反。这小子造反了,抢了罗浮山的崇岗镇。”

    “我的天!”

    一双妙目圆瞪,彭彦苒心想他们“忠武军”都放弃了的事情,这赖家的肥少爷,竟然就敢?

    然后细细思量,彭彦苒便道:“他一个富庶之家的少爷,若非是受了相公的影响,岂能有这般决绝之心?”

    “我……”

    王角张了张嘴,竟是不知道该反驳还是该解释,这尼玛小妾都这样了,外人那样理解,很合理啊。

    “他抢了罗浮山的崇岗镇,怕不是走不远,应该还是在循州逗留,想要周转,定是就在循江左右。相公,要不要让‘长沙路忠武军’相助一二?我们在潮州‘西津驿’有些暗子,可以走水路去兴宁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直接无语的王角,顿时大笑起来,就是笑得比较放肆,也比较瘆人。

    “相公?”

    “……”

    王角叹了口气,“没什么,我就是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所以笑了。”

    “什么好笑的事情?”

    彭彦苒柔声问着,手上却是“吧嗒吧嗒”敲打起来,肩颈到背脊,因为手法到位,加上她力道本就比普通女子要大一些,堪称是恰到好处、极为舒服。

    “我有几位贤妻在家,又有一番事业,这还不值得高兴高兴,笑上两声吗?”

    “说的也是呢。”

    彭彦苒一听“贤妻”两个字,顿时掩嘴窃笑,心中美滋滋的。

    此时,萧温弄好了“粉蒸肉”,又在砂锅里煲了一些肉菜,笼屉中也有蒸好的米饭,略微抖散,再重新换一个笼屉来蒸,口感更佳。

    拾掇好了之后,灶间外头的仆妇上前道:“娘子,这种活儿,哪能让你来做啊。”

    “无妨,我更熟悉相公的口味。”

    “娘子可真是厉害,能写会算,绣花缝补,便没有娘子不会的。”

    “穷人家出来的,哪能不会一点儿呢。”

    “娘子,咱们也就在家里说啊,回了萧家,可不能这么说,萧大官人听不得这个。”

    “现在兵荒马乱的,下次再见他一面,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萧温说着,笑了笑,吩咐仆妇道,“你看着点火,二十分钟差不多就好。稍后你跟家里人说一下,可能这两天就要准备走。这天眼见着就要奔秋冬去了,相公怕不是这个学期一节课都不会上。”

    “娘子放心,一会儿我便去跟他们说好,都先把包袱皮儿给收拾好。”

    “路可能要难走一些,备着点竹杖,兴许用得上。”

    “是,我事儿我记下了。”

    微微颔首,萧温这才离开了灶间,奔大厅去了。

    这些仆妇虽然也是北方来的,却并非是萧家的族人,而是“老乡”。

    因为萧大官人或者萧老爷发迹了,所以扶持一下“老乡”,也是正常的事情。

    只不过萧世鲁这位大官人想法挺多的,自己扶持“老乡”,却是让自己闺女出钱,名声泰半落在了他的头上。

    再说了,皇唐天朝自古以来都是以孝道治天下,武皇帝退休之后,那不也生了十几二十个崽?

    这都说明了文皇帝孝敬亲爹啊。

    原本萧温是不想跟亲爹牵扯这些有的没的,不过自己老公宠她,这些个萧家的老乡,挑拣了一些名声不错的,也就留用了下来。

    还别说,一路上没有这些人,还真是要多不少事儿。

    开工资跟省时省力比起来,那都是小事。

    王角现在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老有人说: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事情。

    花钱买享受,值。

    他想法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只是不曾想落在老婆心头,便成了浓情蜜意,三个小妾也都各自羡慕。

    连谢宜清这个除了捱打,好事儿半点没挨着的,也觉得王角这样的老公,对老婆是真的不错。

    “相公,饭一会儿就好。”

    “对了老婆,我这次过来,就是想找你们商量个事儿。原本想着怕暴露你们行踪,现在他娘的反正被张雪岩这个老东西给耍了,我就索性过来了,反正州府大楼里面,肯定大多数都不知道你们还在这儿。正好,吓吓他们。”

    “商量事儿?你不休息几天么?”

    “我现在倒是想休息,可我现在都快疯了。你是没瞧见韶州州府大楼里面的气氛,姓唐的老阴逼,就差直说‘天子者,兵强马壮者为之’。他这土皇帝当的是真有技术含量啊,想当初刚见面的时候,我他娘的还以为他是个忠厚长者。妈的,这年头有头有脸的,寻个有人味儿可真难啊。”

    骂骂咧咧的王角感慨地说道,“跟他们比起来,还是刘哥好。他可是第三工业部的人,可没什么架子,看着是油腻了一点儿,但人不坏啊。”

    “相公,你还是别说了吧。别到时候好的不灵坏的灵……”

    萧温欲言又止,心想自家老公的这张嘴,时不时就是反着来。

    “……”

    一脸无语的王角顿时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家老婆,有点伤人啊……这话。

    “算了,不提刘哥他们。现在我把大致的情况说一说,你们给参谋参谋。”

    于是,王角就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从冯延鲁这条疯狗搞“飞鹰铳”开始,一直说到了交大学生游行示威,而牵头的就是阿才。

    最后说到了赖坚毅这个肥仔,在罗浮山搞了一票大的。

    因为萧温她们一直在宅子中,虽然也能收获一些消息,但基本上还是比较逼仄的。

    曲江县中的大多数人,也都跟萧温一样,只是知道一些大概的动静,具体到某些事件的内情上,也是一头雾水。

    等王角说了一通之后,萧温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好一个姓冯的,我在‘李公馆’的时候,就看那冯令頵是个心眼儿多的,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冯延鲁居然还打着这样的好算计!那个秦蒻兰,一个唱歌的伶人,也敢想着进我王家的门!”

    “呃……不是,老婆,这不是重点啊,我们现在……”

    “这就是重点!”

    “……”

    王角虎躯一震,寻思着自己是过来寻找求生之路啊,这自己的智商不够,分析利弊可不是得指着妻妾?

    萧温也好,金飞山也罢,这都是聪明伶俐之辈,又在这个时代中,颇有阅历,跟他这种穿越前到处当保安的,完全不同啊。

    结果……什么情况这是?!

    “我一口回绝了!这不是重点!什么秦蒻兰楚若兰的,我不答应不就没事儿了?现在的情况是赖坚毅这个小肥肥抢了崇岗镇之后,又……”

    “相公!这可不是答应不答应的事情。你以为你不答应就行了?那秦蒻兰你在‘苍龙道’可能不熟,但是像我这种北方的,可是熟悉的很。名声响亮,追求者甚多。除了‘花见羞’,也就成都‘大花蕊’,庐江‘小花蕊’可以比。”

    “‘花见羞’?‘大花蕊’?什么跟什么啊。”

    王角拿着茶杯喝了一口,摇着头道,“我跟张老三直接摊牌了,让我再纳妾,我纳他妈个头!我咬死了不纳,能奈我何?”

    “相公!你中计了啊!”

    萧温皱着眉头,拍着桌子道,“张雪岩跟你见面,你只要没有跟他起冲突,在外面的人看来,就是相谈甚欢。而你根本不知道秦蒻兰在扬子江、北运河有多火,只要传一点流言蜚语出来,相公是吃亏的,对秦蒻兰来说,这是‘美谈’啊。”

    “……”

    眨了眨眼,王角还是没搞明白,“那我当时跟张老三见面的时候,应该直接啐他一脸狗屎?”

    “最好骂他,拂袖而去,这是最好的。这样才不会被利用。”

    萧温说罢,叹了口气,“相公只要去了‘始兴县伯府’,旁边站着的人,是张家的或者不是张家的,你能分辨?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旁边看着的人,只要看到相公你没有拒绝,这就是默认。也别问为什么,这江湖上的道理,无非就是‘顺手牵羊’‘见财起意’‘寡廉鲜耻’……”

    “卧槽!那他娘的怎么办?”

    王角整个人都麻了,这套路怎么这么多?

    “相公你重新再说一说秦蒻兰的身份,从冯延鲁开始说起,关于‘斧头帮’的,我都要知道。”

    “好、好……”

    王角已经慌了,真要是老婆说的那样,那他娘的还去个屁的瑞金监,去了瑞金监,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他还打算直奔武汉呢。

    朋友,这可不兴劫男色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