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贞观三百年 > 296 岭青团
    “相公,家里人已经联系上了海丰县的土匪,有寨主,已经搭上了赖坚毅。”

    大摇大摆直接走人的王角,半道上吃饭的时候,彭彦苒拿了一封密信,递给了他,“这是西津驿一个兄弟的亲笔信,前因后果都说了。”

    信件完好,没有拆分。

    王角打开之后,抖开了信纸,扫了一遍之后,突然一愣:“这来去几百里地,哪儿那么快啊?”

    “西津驿有秘密电台,负责的主任,拿了两千块钱。”

    “……”

    这合理吗?

    这很合理。

    “还有人投奔肥仔的?”

    信都没看完呢,王角就直接惊到了,这尼玛简直玄幻啊,还有这种事情的?

    按照“长沙路忠武军”这位传讯的兄弟所言,赖坚毅离开罗浮山六大市场,也就是崇岗镇之后,博罗县就有人投奔他。

    去哪儿不知道,反正就是投奔他,混口饭吃。

    在崇岗镇的时候,赖坚毅手下几十个弟兄几十条枪,跟刘岩碰了个头,直接翻了几倍,两百多个弟兄,一百多条枪。

    还弄了三条机动船,备用蒸汽机一台,十斤炮两门,五斤炮两门,“霹雳火”五箱,“雷震子”二十多箱。

    以为这就完事儿了吗?

    信上所说,听说有英雄好汉炸了南海县的看守所,河源县有二十几个乡镇,各种地面上的败类人渣,纷纷响应,顺着循江前来投效。

    更神奇的是,各种戏班子因为现在没饭吃,索性就组团前来“慰问”,也顺便看看是不是能给赖英雄帮点忙。

    其中就包括了在循州打转转的“木偶戏”戏班子,这样的戏班子,大概十七八家,大的有三十几人,小的就是夫妻档、父子档。

    因为玩“木偶戏”的戏班子,操持的是秦汉遗存方言,跟广州人讲话大相径庭,多受歧视。

    如今却是得了个投奔的去处,顿时影响到了他们的老乡。

    这些乡土的戏班子很有特点,多少都是带着“傩戏”痕迹的,族群氛围很浓,如今眼见着仿佛“龙蛇起舞”,自然各种想法都有。

    小肥肥原本就是个没头苍蝇,在崇岗镇无意中干了一票大的之后,就想着找个地方落脚。

    然后那些个戏班子的班主们,都是邀着赖英雄顺循江而上,走支流入山,有一处宝地唤作“紫金镇”,那里群山环绕,乡风淳朴,连海丰县的土匪都不敢造次。

    赖坚毅这光景也没多想,这“紫金镇”再可怕,还能比税警团的狗子们跟可怕?

    一咬牙,还真就打算奔“紫金镇”而去。

    有了这个打算之后,西津驿的卧底,也正好从梁化镇出来,在归善县东北的一处码头,跟赖坚毅的三条机动船见了面、碰了头。

    一番交代,万般叮嘱,当得知是“长沙路忠武军”的人之后,赖坚毅直接就惊了。

    毕竟,小肥肥当初在杀龙港,只知道大嫂她们跟角哥感情很好,却并不知道大嫂她们的根脚如何。

    如今得知彭彦苒这位嫂嫂,竟然是“长沙路忠武军”的女英雄之后,小肥肥的心情简直是跌宕起伏。

    豪情万丈,万丈豪情,顷刻间就是不怕了。

    怕什么?

    自己玩脱了,这不是还有带头大哥在吗?

    说起来“长沙路忠武军”的彭家人也是耿直,直接建议小肥肥打个旗号出来,不说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好歹也得混个“大楚兴,陈胜王”啊。

    小肥肥“汪”是不敢“汪”的,转念一想,自己好歹也是岭南大学的大学生,怎么可能这么没觉悟,他便想着自家“大佬”也不可能看他堕落,当下便琢磨了一个名头出来,叫做“岭南青年护国团”。

    小肥肥担当团长,又学着“金菊书屋”的编制,分了几个营出来,还组了一个“手铳队”,人数不多,但都是清一色的连发铳,且是信得过的人。

    这消息传出来的第二天,岭南大学的校长韩习,就被抓了起来。

    韩习字同学,祖籍河阳,曾曾祖父曾是中央检察院的最高检察长韩愈,自来在岭南这里,就是以“郡望昌黎”为荣。

    然而这一回……栽了。

    栽得莫名其妙,而且一点苗头都没有。

    韩校长寻思着自己冤枉啊,靠恁娘的赖家鳖孙儿!

    可没办法,小肥肥的“岭青团”危害性最大之处,就是吸引了一票没饭吃的岭南大学学生,琢磨着是不是投奔赖坚毅去。

    且不说有没有人去,光这个念头动了,就足够让岭南大学的行政官僚们吓尿。

    普通的农民造反,那是真没什么好怕的。

    可这帮学生别看一天到晚异想天开,可真是带了脑子的。

    自己琢磨不出来各种发家致富的纲领,没问题啊,翻开书本,照着抄还不行?

    一条路走不通,不要紧,再换一条。

    当老板的怕投资失败,但学生们“创业”,那是真的莽。

    什么利害不利害的,小爷我不管,小爷我就是想这么干!

    这消息落在王角手中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世道艰难真不是说说的,小肥肥这么一闹,冯家迫不得已提前暴动其实破坏力也就那样,搞不好就是两边武装力量开始表演阵前对歌。

    可这岭南大学出了一个赖坚毅,那问题就大了。

    学校除名改制的概率极大,且还要被托管。

    “我勒个去……”

    人在韶关,王角除了惊呼“卧槽”,是真的没啥念想了。

    就赖坚毅现在闹出来的动静,别看人数没有冯家人来得恐怖,也不能什么“威震华夏”,可破坏性远在“南海四大家族”之上。

    主要还是赖坚毅现在笼络的一票人,着实成分复杂。

    豪门子弟不是没有,但大多数都是假的豪门子弟,只是同姓,最多同宗,却不是嫡子嫡孙的那种。

    家族的产业再庞大,太平年月也能分个仨瓜俩枣,可还是高等犬科动物的命。

    “大推恩令”好使,那也得看中央朝廷的威慑力、执行力不是?

    赖坚毅这种另立山头、另起炉灶的玩法,着实让不少岭南省东部地区的苦哈哈们感觉有了一丢丢念想。

    读了书的,固然也觉得赖坚毅铁定死,但临死之前爽一把,还是能做到的吧?

    不少人念头,也就是这样,宛若狂欢一般,跟着过去热闹热闹。

    可当西津驿的潮州人,带着一些物资还有现金,到了循江,又跟海丰本地的土匪打了个照面之后,事情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首先是出来混口饭吃的赖家人自己,万万没想到肥哥居然给拿铳干活的兄弟开工资。

    不多,一个月两块钱生活费,十斤米,半斤肉。

    这档次放在平日里,也就是赖家村看院子狗的待遇。

    可今时不同往日,十斤米配合点杂粮外加山中野菜,一个月填饱肚子那是绰绰有余,半斤肉是少了点儿,然而附近水库中有鱼,海丰县过来的本地土匪,送了渔船和渔网,还有钓鱼佬们狂喜的各种钓竿钓钩……

    登记造册能够每个月等着发饷的成员,总计不过一百五十人,剩下的,还没办法有这个待遇。

    因为“木偶戏”戏班子班主们对本地熟悉,哪儿哪儿有荒地,哪儿哪儿能开荒,哪儿哪儿能引水,居然门清。

    加上以前水库的水动不得,你敢不跟本地大姓打招呼就灌溉粮田,你等死吧你。

    现如今不一样了,小肥肥到了地头,反正是外来户,那叫一个霸气,“紫金镇”刚刚接触赖坚毅,几个名声极为糟糕的冯家小支家主,就被赖坚毅直接拿去打了靶。

    没办法,得抢地啊,“紫金镇”账面上轮休的耕地,居然高达十二万亩。

    有些看上去宛若小树林的地方,其实是冯家人特意放荒的,为的就是合适的时候,改造成经济林。

    这些荒地四周,一百多年前垒砌的梯田也好,沟渠也罢,一直还能运作,尤其是第一次引水作业的时候,肉眼可见能够漫灌两三千亩地。

    正常来说,这一季往少了算,都是折了几十万几百万斤粮食。

    小肥肥把冯家人拿去打靶,固然有泄愤的意思在,但也是想给自家大佬证明一下,自己的决心、觉悟。

    生死置之度外,这是赖坚毅自己的想法。

    然而“长沙路忠武军”的人直接傻了,因为赖家跟冯家的关系,彭家人是知道赖药仙给冯家十一房做大管家的,而赖坚毅又是赖药仙的亲孙子,这尼玛已经不是“大义灭亲”的事情,而是“噬主”。

    当然现在不兴这个,可赖坚毅如此操作之后,还很谦卑地表示,这多亏了自家大佬的教诲……

    彭家人寻思着,自家姑爷……王满哥果然好靓腿喃!

    因为钱是“长沙路忠武军”的人带过来的,还有一应物资的接济,经手的是海丰县本地土匪,而这个土匪又是给“长沙路忠武军”的人面子,这才把粮食从韩江转运到了“紫金镇”。

    乌潭水之上,跑着的机动船,一条正经的都没有。

    于是乎当韶关“人民”对北苍省状头王角送了又送,一送送到韶州边界的时候,“岭青团”已经开始在“紫金镇”着手抢种、补种。

    “紫金镇”得名于境内的紫金山,原本在这里设有一镇驻军,后来河源军开辟采石场之后,驻军就被裁撤、合并,但原先的设施俱在,略作加强之后,当时的乡民,只是称之为“紫金城”。

    正常来说,这地方尽管多山,但因为水资源发达,兴修水库之后,水浇地的数量一度暴增到三十五万亩。

    只算土地产出,单独拿出来成立一个县,根本不是问题。

    然而这样的好事儿,最终因为冯家的介入,直接打了水漂。

    冯家的一支在这里落户之后,圈地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紫金镇穷是穷了点儿,但气候非常适合种植柑橘。

    岭南省的罐头有很多种,而曾经是开卖过一种“紫金橘子罐头”的,销路最好的时候,河源水的运粮船到了河源县,就从通过支流,前往紫金镇运一批罐头,然后顺着河源水直下,在崇岗镇集散。

    “南海四大家族”的海船,无动力的大帆船,每年的秋季,就是用罐头来压舱。

    可以这么说,卖罐头一度比挖矿还要赚钱。

    只是问题就出在这里,经济作物和粮食作物有时候可以和谐共存,有时候,那就是未必。

    “紫金冯氏”的做法就比较简单了,乡民粗鄙,有口吃的不就行了?

    没饭吃不知道去厂里打工?

    于是长期十几万亩地的“轮休”,就导致了紫金镇的总人口不增反减。

    即便阶段性的有增加,也是非农人口的输入,而非小农的增加。

    时至今日,哪怕在皇唐天朝的明面上,是不能蓄奴的,蓄奴是非法的。

    然而在紫金镇,“紫金冯氏”手中掌握的大量农业用地,一般山中可见的聚落、村落,其实都是以长工的形式在给“紫金冯氏”干活。

    名义上不是奴婢,实际上却是奴婢。

    而“岭青团”的到来,因为赖坚毅的骚操作,导致了明明“岭青团”在本地山区根本不认识几个人,可偏偏还真是有不少人过来慰问。

    不是虚情假意的客套,是真有乡民赶着猪羊过来给“长官”请安。

    趁机闹事的山民也有不少,但烈度不强,且多是因为义气,要给“紫金冯氏”报仇,并非是出于自身的好恶、利害。

    于是乎,在王角半只脚踏入郴州前的一天晚上,又一封“长沙路忠武军”的密信送到之后,王角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肥肥给王角表态:紫金镇道路艰险,又山区穷困,四周多有富庶州县,倘若官军围剿,恐不能久持,然则承蒙兄长看重,弟……唯有坚持!

    表了态之后,小肥肥还希望老大哥给点指示,最不济,喊喊口号,打打气,那大概也是极好的。

    王角心说还是让彭家老叔撤吧,这小肥肥是要逆天啊,就紫金镇那环境,整个一绝地,地理环境就注定了没办法长期呆着。

    可话到嘴边,还是心软了,于是给彭珪去了一封信,字数也不多,一共就八个,算是给予鼓励。

    “兄长来电!”

    紫金镇中,赖坚毅挥舞着手中的信纸,“这是兄长对我的嘱托,也是对大家的鼓励!”

    “艰苦奋斗!”

    “自力更生!”

    攥着拳头,赖坚毅精神抖擞,冲“岭青团”的骨干们,扯开了嗓子喊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