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贞观三百年 > 589 贞观三百零四年
    作为“身毒太上道”的副教主,外加创业小成功的“中央太上道”的教主,崔龙城现在很憋屈。

    掐指一算,目前事业上最成功的,居然是收购了刘澈这头胖子。

    “他妈的……”

    很少说脏话的崔龙城,这光景也是小嘴儿抹了蜜。

    他没有直接去黔中,而是前往朗州治所武陵县,除夕也是在白马湖的“大别野”中度过的。

    这里有着朗州最好最大的别墅群,从白马湖一路往东,顺着沅水,就能直达洞庭湖。

    再加上武陵县也有自己的内河机动船船队,所以逆流而上前往黔中道的辰州还是东去岳州,都是比较的方便。

    人在武陵县,只要不是太穷,等于就是身处黄金水道,出洞庭湖就能抵达长江,剩下的,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教主,正月我们要不要去沅陵?沅陵县的两个副县长,升迁无望,目前很有希望拿下。”

    “还不急,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姓王的,是有三头六臂?!”

    崔龙城不服气,你刘哥都被拿捏住了,你还对我爱理不理,你还有人性吗?

    贞观三百零四年的元旦第一秒,天很黑,然而还是爆竹声乍起,鸡飞狗跳、鸡犬不宁,饶是别墅区,有钱人的烟花爆竹,只会用更多的浏阳县高档货。

    一发升空满天星,可比穷鬼们的“噼里啪啦”痛快多了。

    日子虽然不好过,爆竹还是要放的。

    元旦的这一天,人们都在憧憬着新的一年里,至少别像去年那么晦气。

    同一片天空之下,人在衡州的王角,掐指一算,自己儿子假假的,也算是有三岁了。

    零点的时候到处都在放鞭炮,年初一是个发懒的好日子,谁都不打扫。

    吃着温热的小汤圆,王角琢磨着,这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到了贞观三百零四年。

    时间过的真快,不管日子是好是坏。

    “老爷,春耕之前……怎么说?”

    希哩呼噜一大碗甜汤圆下了肚,郭威也换了一身朴素的行头,神情相当严肃地看着王角。

    离郭威不远处,警卫师师长舒甲正翻着小册子,他闲来没事,就会练字,也会学一点东西,诸如外地的小语种或者方言。

    和另外几个师长相比,舒甲沉默寡言,几乎就不和人交流,热闹也凑,但随着“劳人党”的规模越来越大,他凑热闹的次数几乎就没有了,而本就稀少的笑容,也再也看不到。

    听到王角跟郭威在说的事情,舒甲一双耳朵竖起,和别人不一样,他是警卫师的师长,最上心的,便是各种安全。

    除开必要的军事任务,很多安保任务,也是由他来承担。

    “劳人党”的情报线并不少,但大体上就是三条,部队内部的稽查部门,是舒甲一点点学起来建起来的,甘正我虽然帮忙良多,但做事的人却是舒甲自己。

    在舒甲看来,就“劳人党”本部这些单位人员,需要的安保环境,就需要绞尽脑汁一遍遍地筛选。

    王角被行刺的次数虽然不少,但普通人员遭受暗杀行刺的总数,是王角的几百倍。

    尤其是一些“孤狼”,是会无差别袭杀“劳人党”的支持者或者同情者,连柳璨这样的大相公都是如此。

    所以,舒甲这个警卫师师长,他既渴望“劳人党”做大做强,又担忧着人员增多之后的麻烦。

    而现在,“劳人党”毫无顾忌地在湖南省内更迭地方政权,不仅仅是城市的管理人员在变换,大量的乡村政治直接被暴力摧毁。

    具体的形式,就是大量的土地被重新分配,小农数量爆发式增长,而“劳人党”深入管理的乡村,则是更进一步,农民能够以家庭为单位加入村寨集体,然后通过集体的力量,调用普通小农无法掌握使用的工具。

    其中除了常见的耕牛之外,还有“进步一号”这样的锅驼机、机器化的灌溉渠、集体修建的山塘、水坝……

    普通小农即便掌握了耕牛,在湖南的中南部地区,极限家庭耕地面积也是非常有限,最重要的一点,一旦进入丘陵地区或者山区,没有集体的力量,几乎无法做到大面积的丘陵梯田灌溉。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略微有些担忧“田骨”不在自己手中的小农们,还是很愿意拿“劳人党”的“田皮”,原因很简单,他们不需要冒险结社去承担风险,然后才能借用一些本该是大地主大庄园主大财主才拥有的农业工具。

    大量好用的农业工具,必然就需要工业生产。

    这就让“劳人党”治理下的工业生产活动和农业生产活动息息相关,不仅仅是化肥供应那么简单,而是方方面面都得如此。

    “劳人党”治理下的工人和农民如果不联合不团结,面临的下场是什么,如今连最精明的“八古集”老先生们都清楚。

    有了这个共同认知,才进一步强化了“劳人党”在湘南湘东地区的力量,这种力量,自然而然地,使得“劳人党”的规模在膨胀。

    这是好事,但对舒甲来说,那就是彻头彻尾的痛并快乐着。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舒甲领导警卫师,几乎都不再配合郭威的军事行动,这让舒甲很是可惜,却又无可奈何。

    若非郭威跟他说警卫师将来必然要发展成更大规模的卫戍部队,舒甲内心向往跟袍泽们一起战斗的那颗心,几乎就要动摇了。

    现在,听到王角跟郭威聊天,他除了感觉压力巨大之外,剩下的,也就只有默默地继续学习。

    “春耕之前,让衡山的唐军自己做决定,愿意接受改编的,就继续留在花石戍接受改编。如果不愿意,大家相安无事两三年,给他们一个机会离开潭州。去岳州也好,去澧州也罢,都可以。但是,下一次见面,说不定就真是兵戎相见。”

    “马希振倒是爽快,但是马希范颇有想法。毕竟,‘长沙路忠武军’分家之后,态度都很明确。”

    “都是三十岁大展拳脚的时候,他们哪能把刚到手官帽子给扔了?”

    “花石戍被改编为衡州警备司令部,‘长沙路忠武军’也没有提醒过我们。”

    “提醒不提醒,其实都是一样的,马家想要往上爬不假,不想浪费实力在我们身上也是真的。都不是傻子,哪能朝廷说如何就如何?真拼了‘长沙路忠武军’的底子跟我们耗,马家有那个实力吗?”

    马殷跟他的儿子们,对自身的力量认识,还是相当清楚的。

    彭氏跟他们已经事实上切割,剩下的,也就是一点江湖情谊。

    这一份切割,让马家可以撇开历史包袱,然后抱住朝廷的金大腿。

    在当初长沙大迁徙的当口,能够站出来说要“守卫乡里”,甭管是不是真的,高官厚禄总得意思意思,打个折扣,不是正规军编制,给个临时工差遣,那也是很好的。

    “长沙路忠武军”那么多人那么多张嘴呢。

    保皇不保皇,不重要。

    而且保皇的“历史包袱”之前可能太矬,现在因为有“劳人党”在,那自然而然地,就变成了皇族贵族大联合。

    面对共同的敌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老经验了。

    “老爷,我倒是不担心马家,我担心的是,马家帮忙指路。现在衡州警备司令部说是说就是原来的花石戍,但实际上部队就是在横山县。过了横山县,可就到潭州境内。”

    “所以原本只是在衡州、袁州两个省两个州的一亩三分地上折腾,我是不满意的。想要更大的生存空间,就得往外拓展。湘南甘正我做得很好,不仅仅把湘南变了个天,还顺带着跟广西境内有了联系,腾挪转移起来,空间也就更大。军事上的事情,我不是专家,但是柳璨这个老相公能时不时从长沙过来串门,可见他还是可以拉拢的。他把你岳州、潭州的情况说了之后,就算不能全信,信个一两分,那他说湖南本地的地方部队都在想着捞钱跑路,那也是规模不小。至少反应一个问题,愿意动武的本地部队,应该是不多的。毕竟,主官未必是本地人。”

    军事主官想要迅速完成军阀化,本地人的优势最大,然而好巧不巧的,省内地方军军官,主力还是外地的,柳璨又没有冯复那样的野心,自然也就让高层军阀化的可能降到了最低。

    硬要说一个类似军阀的组织,便是最不像军阀的“劳人党”以及其领导的“湘义军”。

    当初跟王角一起搞“民团”的那些小军官,不是因为权贵临时跑路去岳州来不及扶持,就是因为土老财们的资金还没来得及转化为军事力量。

    为数不多搞得有声有色的茶陵县,也因为被郭威一通制裁之后,无意中造成了“杀鸡骇猴”的结果。

    湘北不好说,但是潭州、衡州、郴州,那是肯定没有大财主资助哪个丘八做大做强的,与其搞那些有的没的,还不如自己多增加一些护卫,至少还是自己的力量不是?

    “长沙路忠武军”本来很有希望,可惜,你“长沙路忠武军”底子不干净啊,谁会青睐?谁又能青睐?

    万一你“长沙路忠武军”的二龙头彭家为了女婿反水呢?

    彭彦苒可是王角的妾,人尽皆知。

    江湖上都传的沸沸扬扬,官场之中,更是明明白白。

    “长沙路忠武军”分裂是必然的,而和平分手,则是实力使然。

    不分裂,就没办法自证清白。

    这年头,卖身求荣也得有个不错的履历,否则,说要跟“劳人党”别眉头,结果你家大侄女还在给人做小老婆,说出去谁信?!

    可以说,这两三年对“长沙路忠武军”的大龙头马家来说,那是浑身难受,进退为难。

    做大做强的绝佳机会,差点儿就彻底离他们而去,要不是掐着一点点尾巴尖儿,这才让马家重新“恢复名誉”,继续为皇家效力,那结果就是什么都捞不着。

    远在河东的“全忠社”,都混到什么地位了?

    现如今,马殷父子等人,都挂上了临时的差遣,父子数人,几乎就成了湘北地区半官方半民间的最大武装力量。

    除了跟正规军没法比,通常的地主武装和江湖力量,比都不用比。

    光挂名的人头数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马氏父子到处充当某某警备司令部的长官,自己实际控制的人马,可能就几百号人几百条枪,但是一个县或者两个县的地主武装、小型民团,都会挂在他们名下,这数量一上来,那就是数以万计。

    不过马氏父子也就到此为止,他们现在野心虽然有,但很清楚王角这边的力量有多么强大,所以,长期以来的行事方针,马氏父子对内,也就是朝廷,是一个劲地哭穷提困难,总之就是不是卑职不努力,实在是卑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枪没炮还没人,这怎么跟乱党斗?

    对外,主要是“劳人党”这里,基本上就是极尽谄媚,能做的不能做的买卖,都可以做,还组建了马氏父子亲自管理的运输队。

    同时面向岭南省冯氏的时候,也是极尽跪舔,只要是岭南方面想要的情报,不管是朝廷的还是省内的还是说“劳人党”的,能卖都卖,价钱嘛……冯大老板看着给。

    还别说,因为“劳人党”的缘故,马氏父子还成了研究对付“劳人党”的专家,各省掏这份钱的,并不在少数。

    郭威说的担心马氏指路,也是源于此,双方也是互相知道这一点的。

    但是马氏父子一向是以“自家人”混口饭吃的口吻来解释,再加上“劳人党”也不担心这个,所以一向是相安无事。

    可这一份相安无事,也差不多就是到此为止,王角和郭威,现在琢磨的,就是怎么迅速完成除湘北之外的其余州县政权更迭。

    时间就定在了贞观三百零四年。

    既然敌人不打过来,他们当然要打过去,总是要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