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拯救美强惨 > 失势王子的复仇3
    “这是私人领地,都特么给我下来!”

    一堆马蹄子踏来踏去,那沙子尘土扬起来它不呛吗?

    江袅说完也不管合不合适,从腰里拽出一条长鞭,对着最前方的骑兵抡圆了就抽过去。

    “围住,围住她!”

    骑兵没想到他们还没来得及耀武扬威,就被一顿鞭子打的乱了阵脚。

    “罗啦!(脏话)走,先退!”

    领头的官兵见遇到硬茬,立刻想调转马头重整队伍,可江袅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手腕巧劲一抖,鞭头儿立刻缠住了那人的脖子,借力向后拖拽,领头那人只能双手扯着脖子从马上栽下来。

    “头领!罗啦!你个臭婊子,放手!”

    一群骑兵纷纷下马,从腰间掏出尖锐的弯刀,一个个穷凶极恶的向江袅逼近。

    此时那两个小奴隶早已吓的缩成一团,老奴和女奴也恐惧的匍匐在地,智障的男奴满脸惊恐的扑向江袅。

    “呵,还真是好演技。”

    江袅看着距离自己几步远的男奴,冷笑一声的同时,从空间随意拿了一把镭射枪,对着那男奴脚下就是一枪。

    “嗡~砰!”

    镭射枪近距离打在地面上,带来的冲击不亚于小范围2级地震,地面被打出坑洞的同时,一条条裂缝如蛛网般散开。

    原本凶神恶煞想要抓人的骑兵,此时一个个也都被吓的呆立当场,甚至有几个胆子小的弯刀都掉到了地上。

    那是什么武器,天神之怒吗?连大地都能一下打裂的力量,真主保佑,他们鲁莽了,这是位真正的圣者呀!

    在这种道德蛮荒的时代,绝对武力就是绝对真理,谁强谁就是老大。

    “真是不挨打就不老实,来,再打呀。”

    把枪随手架到肩膀后,江袅冷漠的回头,看向那个一直装傻的奴隶,本来他只要老老实实的待着,她也不想去和他计较什么,谁没有点秘密不是,可他把她卖了那就得单说了。

    “强大的圣者,请接受我们的忏悔,方才是我们心急公事,疏忽了礼节,还望圣者见谅!”

    不得不说这个国家的人是相当识时务,敌强我弱瞬间秒怂,毫不犹豫。

    可惜他们对上的是江袅,做事全看心情,连自己的台阶都不见得给的主。

    “不见谅,滚吧。”

    再不滚就都给她留下种菜。

    “这~强大的圣者,我们有任务…”

    “任务重要,命重要?”

    她能不知道你们有任务,就不让你们说,省的说出她不爱听的,还得动手!

    “……逃奴!圣者,刚才我们都看到了,那五个逃奴您随便给我们两个,一个也行,我们就能交差!”

    二十几个沙漠汉子此刻抱胸低头,这是沙漠上表示恳求的姿态。

    行吧,果然比沙漠的骆驼还要执着。

    “……沙漠上的规矩,谁救的归谁。”

    虽然那五人和她没什么关系,可也不是谁说要就能要的。

    门外陷入僵局,就在骑兵头领感觉今天真的踢到铁板,正准备撤退的时候,门内突然骚动起来。

    一个黑小的身影冲到他们面前:“我举报!那个丑八怪在楼上,主人,您不要再维护那个丑八怪了,他是达特力,是贱民,是被神惩罚的贱民!”

    静,死一般的安静,江袅原本漠然的目光,逐渐冰冷,人性的恶,果然不止于残暴,无知与贪婪才是恶的原罪。

    有些人就是如此,欺软怕硬,你就不能让他有一点好日子,善良人给他一口食物,他就认为善者可欺,应该把所有的食物都交给他分配,或者任他予取予求,给他温暖干净的庇护所,他就觉得可以对真正的主人指手画脚,所谓的蹬鼻子上脸不外如是。

    这种人只有在苦难中,才会自怨自哀的老实下来。

    “正好,你们不是要一个人去交差吗,就他了,带走吧。”

    江袅用眼神示意头领把人领走。

    头领也很懂眼色的点头示意,并向后招呼士兵来抓人。

    “带走!”

    “不,主人,我是在帮您呀,我是在救您,您不能丢弃一个忠诚于您的仆人呀,我是吠色,我是吠色呀,我比他高贵呀,主人!”

    吠什么吠,难怪喜欢乱咬人。

    “还不带着赶紧滚?!”

    江袅听那小男奴极富地域色彩的言论,听的莫名烦躁,鞭子啪的抽到地上,一些碎石瞬间被抽成粉末。

    骑兵也被鞭子的响声惊醒,关于那个“丑八怪”的背景,其实头领是知道一些的。

    他满含深意的看了江袅片刻,再次低头含胸行礼后,再次向后方招手,立刻上来两名骑兵,将那个背主的男奴抓了起来。

    “主人,我比他高贵,我不服……”

    “把他嘴堵上!”

    小男奴的无知和贪婪,令他忘记了这个道德蛮荒时代的黄金法则:在强者面前,聋子和哑巴是最安全的。

    “强大的圣者,愿真主与您同在,再次为今天的鲁莽致歉,告辞!”

    骑兵来的快,跑得更快。

    江袅一直冷眼看着他们消失在绿洲的边际,才缓缓的抬手在面前挥了挥。

    真呛呀!

    转身扛着枪回到别墅,上楼时斜眼看了看那个又变回智障的青年,冷笑着说:“演,就要演的像一点,漏洞太多,配合起来很尴尬的。”

    “智障”青年好似没听到般的歪着头,傻乎乎的看着江袅咧着大嘴笑,甚至还有口水流下来的趋势。

    江袅置若罔闻,不再理会他,上到二楼关门落锁。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妖魔鬼怪,都特么是纸老虎!

    智障青年等到江袅上到二楼落锁后,痴傻的眼神突然变得阴狠、狰狞,不过只是瞬间,再眨眼口水就流了下来,嘴角依旧咧得极大,手脚不协调的跑到阴暗的角落蹲着去了。

    这个女人比他想的还要强大,也许他不应该再留在这里观察她了,苏蓟那个半死的废物跑不了,他得找机会离开,去面见他伟大的喆莉女王。

    一栋小小的未来别墅里,有人想着拯救,有人想着复仇,有人担心自己的生命,有人希望能在这里迎接真主,也有人想着离开后,带着毁灭再次光临。

    ———我是苏蓟怨念的分割线———

    二楼主卧。

    江袅一进门就看到,明显是摔在地上很久的男人。

    无奈的叹气后,没想太多,走过去就将人抱起,这个男人太瘦弱,她一只手都能抱起来。

    苏蓟正趴在地上懊恼自己没用,他听见那个男奴告发自己时,就做好了重新被扔进“地狱”的准备,可之后不知外面又发生了什么,他竟然听到马蹄远走的声音。

    那些人就这样走了?

    心里忐忑的同时,他不由自主的向前探身,想听的更真切一些,却不小心直接从柔软的位置摔了下去。

    好在地面也铺了厚厚的毛毯,他并没有摔疼,只是脸被摩擦了一下,估计又要浪费那女人很多药膏。

    就在他正无意中想着,给那女人发现,又要嘲笑他,正思考怎么爬回去的时候,身体会被腾空抱起。

    “啊~!”

    失焦的双眼恐惧的睁大,全身也不由自主的剧烈挣扎起来。

    “别害怕,是我,你冷静些,那些人都走了,你很安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别怕。”

    怀里的男人虽然瘦弱,但那挣扎的瞬间还是差点从她怀里栽下去,也怪她不声不响的就过去把人抱起来,想想也是怪吓人的。

    “对不起,是我的错,在你眼睛好之前,我做任何事都会提前和你说,这次抱歉,以后不会了。”

    “你在……和我道歉吗?”

    苏蓟愣住了,他从小到大,听过求饶,听过示弱,听过谄媚,听过威胁,听过辱骂,听过污蔑,听过各种露骨的污言秽语,却从未听过道歉,一句对不起,一句我错了抱歉,竟然能如此安抚他恐慌的内心。

    也许这个女人和喆莉是不一样的?

    也许自己应该礼貌的询问下她的名讳?

    “我……”

    他刚想开口,脑中另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

    你这个烂泥里的虫子,竟然还不死心,这是她们的手段,你不要上当,不能相信她们,女人都不可信!

    想想那个在你和父皇面前温柔,善良,软弱的喆莉,想想她都对你做了些什么,想想那些让你痛不欲生的药,好好想想……你还要再次相信吗?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没有人值得信任,你要做的只是利用,不要再心软!

    “嗯?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

    江袅看着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男人,都不敢把他放到沙发上,又听他说了个我字后就卡壳了,就很懵。

    这个男人的心思太重了,心墙也很高,当然她觉得作为未来的统治者,防备心重没什么不好,像世界意识给她的原计划中,那个傻白甜圣父才让她觉得虚假。

    那种只要别人伸手,他就会施予的人,能踏踏实实统治这种蛮荒国家?还能统治到寿终正寝?国家不强军,不设防,竟没有外敌侵略,在他触犯贵族利益时,也没有贵族太过强烈的阻挠和内斗,这不科学。

    江袅甚至怀疑,就是因为世界意识这份不科学的天选之子计划,才造成了喆莉这个变数的出现。

    她代表了外敌和贵族,代表了手拿刀斧的强盗,看到没有强大护卫的富翁时的正常反应。

    掠夺,肆无忌惮的掠夺!

    合理却卑鄙,江袅对喆莉这种人的行为表示理解的同时,也十分的蔑视。

    比拳头,比实力对吗?她会让那些做尽坏事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正义如果迟到,那就是非正义!

    而她,即是“非正义”,持强凌弱这种事在她这里一直是认可的,区别在于谁是那个强罢了。

    “你……放我下去。”

    就在江袅走神的功夫,苏蓟也完成了对自己的劝说,内心的防备还是战胜了一时的感动。

    “好,今天本来想帮你正骨,但事发突然,改到明天吧,解毒的药已经做好了,吃上几次你的视力应该就能恢复”

    “谢谢……圣者…”

    那句“我怎么称呼你?”在嘴里绕了三圈,还是咽了回去。

    “什么圣者,叫我江袅吧,江河的江,袅袅炊烟的袅,你坐好,我去拿药。”

    随着轻盈的脚步声远去,卧室里又安静了下来。

    “江……袅?”好美的名字,江河广阔,炊烟袅袅,这是他和圣人游走四方苦修时,最爱看到的景色。

    人民不论贫富,都有屋住,都有床睡,都有饭吃,都有幸福安逸的笑脸。

    曾经那是他治国的理想。

    而如今现实打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贵族的贪婪和残忍,百姓的冷漠和谨慎,穷人的卑微与无情,奴隶的麻木与疯狂,让他明白曾经的幻想有多么浅薄可笑。

    无论这位叫江袅的圣者对自己有何目的,他都要抓住这唯一的救命稻草,他要爬回去,他要复仇,他要那些侮辱过自己的人,统统下地狱!

    我去,又黑化了,什么情况。

    端着药碗站在门口,看着男人那边有如实质的黑化气场,江袅哭笑不得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不断给自己洗脑:这是你的任务目标,要宠着,不能把碗扣他头上,这碗药很贵的,很难找,淡定,你可以的,把药喂完,咱就可以回厨房做饭了,微笑!

    做好了心理建设,江袅一脸温和的敲了敲门,来到苏蓟面前。

    “来吧,喝药了!”

    苏蓟:“嗯,谢谢。”

    江袅:微笑,保持住!

    一碗药喝的虚情假意,乌云密布。

    “嘣!”

    锋利的菜刀砍倒案板上,一颗大白菜被江袅按在手下,左手按菜,右手拿刀,手起刀落,卡卡的每下剁的好似都是某人。

    “拽什么拽,是脸好了,还是眼睛看的见了,一天到晚乌云罩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你的!”

    当然,她收了一成的世界气运,四舍五入也算是欠他。

    想到这江袅勉强冷静下来,这次真的不能怪她发脾气,十分钟前给那苏蓟喂药,竟然敢怀疑她,最后勉强喝下时,那脸上的小表情,妥妥的面如死灰,就跟她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样。

    凑齐那么多药材,熬了16个小时,她还错了吗?怒!她也是有脾气的!

    “珠子,下一批药,给我多配一两黄连,苦死他!”

    空间里毫无发言权的珠子,失落的只剩一点小火苗突突着,暗淡的点了点,而后又送了一颗大白菜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