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拯救美强惨 > 失势王子的复仇6
    “我要带我徒离开,还请你放人。”

    那业火惩制了老头儿一天一夜,现在他对江袅又怕又恨,只想尽快带着苏蓟离开这可怕的女巫。

    “他是我救的,你想离开请便,他,不行。”

    端着刚吃过的早餐,江袅施舍般的撇了对方一眼,而后被那一脑袋青紫和深深的黑眼圈逗得差点笑出来。

    “他是我沙砾王国的王子,是我的徒弟,你不可以限制他的自由!”

    无耻的人就是可以这么随心所欲的双标。

    “之前他被虐为奴的时候,你怎么不带他走?你那时候在哪?”

    江袅真的神烦这些,打着为谁谁好的口号,伤害别人的人。

    “我……我病了!刚好,就来寻他。”他必须尽快把苏蓟带回去,那边能等的时间不多了,他不能失去自己好不容易拥有的一切!绝不能!

    “你让我们走,我求求你放过他,让我可怜的徒弟和我离开吧,我求你了……”

    哎呦,被那所谓的业火烧一烧,老头儿段位提高了呀,知道持弱压强了呀。

    不过可惜了,这些对她没用。

    “让开,你挡路了。”

    鸣鸿刀再次指向老头儿的鼻子。

    刀刃嗡鸣,好似在说:废话什么,砍了干净。

    砍人这种事,江袅轻易是不会干的,她没那么暴虐,所以见老头儿被吓的退开了,便收刀上楼。

    至于接下来他会去和苏蓟怎么说,那不在江袅的关注范围里,二层密码锁关着,俩人想走翻窗户去吧!

    老头儿阴沉的看着江袅离开自己的视野,他得再去找苏蓟,只要苏蓟配合,他们怎么都能离开,门出不去,还有窗,而且他的信徒都在外面,只需要一个信号,就能冲进这栋房子。

    一边想一边走进苏蓟的屋内,看到年轻的王子正在舒舒服服的晒太阳,心中积攒已久的不满突然爆发。

    “我徒在做什么?有了女人就连师傅的死活都不顾及了吗?真是让师傅寒心啊。”

    呵,他被业火毒烧了一天一夜,痛不欲生,这个废物倒是过得不错。

    “师傅,您来了,您快坐,昨天我还问江袅您去哪里了,她说您路途奔波,在别的屋子里休息。”

    苏蓟抬手在空气中摸了摸,打算师傅并没有握住自己的打算,便又将手放下,微笑着对师傅问好。

    “她说什么你都信?真是我的好徒弟。”

    瞅瞅,脸也治好了,手脚也都有被很好的照顾着,那双眼睛也即将得到救治。

    “她救了我是事实,但她是不能和师傅相提并论的。”苏蓟想了想,还是将自己对江袅微妙的心动隐藏了起来。

    没有了那一脸脓包后,王子俊美的样貌在阳光下如美玉般冉冉发光。

    “是呀,她救了你,你是应该感谢她。”

    可在他向信奉一生的真主祈祷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拯救他。

    喆莉那该死的妖女,他不过是在苏蓟幼时,为表忠心得到国王的信赖,将家族里祖传的禁术法咒送给了苏蓟,就被喆莉那个妖女扔进了奴隶繁殖营七天七夜,毁他贞身,晚节不保,被真主收回了一切!

    凭什么!所以他毁了,他也休想好过!

    他一定要苏蓟像烂泥一般,腐烂在奴隶的窝棚里!

    圣人弥陀看着面前俊美的男子,目光越来越冷。

    即然他的禁术被那个女人解除,他可以将苏蓟再次献给那妖女,也许还能换回他往后几十年的荣华富贵。

    想到这里,圣人弥陀枯木一般的手,用力抓住苏蓟的肩膀,不等他回答一句话,就颤巍巍的哭了起来。

    这下苏蓟立刻慌了。

    “师傅,师傅你别哭!你怎么了,你别哭啊……”从小到大,他人生的向导,慈爱,温暖的师傅何时发出过如此悲怯的声音。

    “苏蓟,我求你,和我走好不好,你相信我,那是个女巫,她会害死你的!”

    听话,你这个蠢货,你不配得到安宁,更不配过得如此幸福。

    “这……”他不想离开。

    “师傅我的眼睛……”

    对,他还需要治疗。

    “她是骗你的!”

    内心最深处的阴暗被拨动。

    看吧,连你的师傅都说了,她在骗你!

    “我还有什么值得她骗,师傅我相信她……”

    “她是骗你的,权杖,传国的权杖现在还没有找到。”

    圣人弥陀急中生智,突然想到喆莉那个妖女一直在找的传国权杖,没有权杖她这个女王就是贵族的傀儡。

    “……”苏蓟被说动了,是啊,他怎么会忘记呢,这几年的虐打中,被提及次数最多,也是他屡次逃过一死的根本原因。

    传国权杖,沙砾王国最高王权认可的象征。

    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梦,还是醒了。

    “苏蓟,我可怜的徒儿,和师傅走吧,离开这里。”

    圣人弥陀苍老的脸上露出略显狰狞的微笑,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说动了苏蓟,接下来就是如何离开的问题。

    “师傅,我,我走不了,按照我国的律法……”他有些说不下去。

    “你在说什么,你是王子殿下啊,你的去留能是她一个卑劣的女巫能决定的?”

    江袅:她能。

    “好……好吧。”

    苏蓟硬逼着自己点了头,而后就将头埋了起来,满脸彷徨和恐惧。

    “放心师傅一定带你离开。”

    圣人弥陀走到窗前,抬手向空中发射了一枚信号弹,红色的烟尘与尖锐的哨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人呀,不作死就不会死,踏踏实实养好伤再滚蛋多好,一天到晚破事一堆。”

    靠在吧台抿了一口刚调好一杯血腥玛丽,柠檬的酸香完美的中和了伏特加对上辣椒、番茄和芹菜的呛味,甜酸苦辣四味俱全。

    打开了和珠子的交互:和这个世界的意识说一声,这次任务我不接了,回头气运还他一半。

    这种不配合的任务目标,救他根本就是多余,对他那么好,竟然别人分分钟就策反了。

    “大大,别呀,气运我都存入空间能量源了,往回退很麻烦的,而且眼看大大你就要成功了,再忍忍呗,只要他恢复健康,拿回王权,我们就撤,好不好?大大…嘤嘤嘤!”

    唉,它是真的不容易呀,回头得单独和这个世界的意识谈谈小费问题了。

    “哼,这可是你说的。”

    本来不想牵扯过多人,非要在她面前挑衅,那就承受你们自己作出来的结果吧。

    “砰~!砰~!砰~!”

    “开门!不开我们就砸了!”

    “烧死女巫!烧死女巫!”

    别墅外不一会就聚集了很多周边的民众,冈多等人冲在最前面,正几人抱着大树桩,一下下砸她欧洲十六世纪的铁门。

    二楼的老头的也跟疯子一般大吼大叫着。

    江袅扯了扯嘴角,走进主卧。

    “不是想出去吗?我成全你。”

    一手抓住老头儿后脖领子,单腿跃起,直接带着老头儿从二楼窗户飞跃而下。

    “啊~~~~”

    老头儿吓得完全顾不上形象。

    “不想死的都特么住手,门坏了卖了你们也赔不起。”

    将早就吓的腿软的老头儿扔出门外,江袅侧靠在门边,看着眼前横眉冷对的人群。

    “喏,人在这,带着滚吧。”

    本来就不欢迎他。

    “圣人,圣人你怎么样?”

    冈多等人最先冲过去,扶起老头儿。

    “没,没事,苏蓟,苏蓟还在里面……你这女巫,我以真主的名义,宣判你的死亡,你将被挖出双眼,捆在柏树上,焚烧十日,方可洗清你的罪过!”

    哼,现在他身后有无数忠实的信徒,他一定要这个女巫付出无视他的代价!

    “等等,你成天将真主挂在嘴边,你有本事就把他叫出来给我定罪呀。”

    江袅:珠子,给我准备这个世界那什么真主的5D立体投影,投我旁边就好。

    珠子:收到,大大等个三分钟。

    “万能全知的真主,岂是你这女巫相见就见,我冈多从小受洗,信仰我主一生都未曾得见,你配?你们说她配吗?哈哈哈。”

    “不配,不配!”

    “烧死她,烧死女巫!”

    冈多说完,后放的信徒立刻大喊支持。

    “哈哈哈,你个藏头露尾的女巫,看我把你的伪装摘掉!”

    冈多大笑着走向江袅,抬手欲摘他以为的“面纱”,可他这一系列行为,却令后放的极少数人,用诧异的目光看向他。

    那就是位个子不高,相貌与他们及其不同的女人啊,有什么伪装?

    鸣鸿刀出鞘,从斜上方往下一砍,一股带着浓烈杀意和怒气的刀意,直扑冈多面前。

    “滚远点,保持距离!”

    “啊~!鬼,鬼呀!”

    鸣鸿刀再次入鞘,江袅冷眼盯着,被吓的坐在地上的冈多,慢慢向前踏了一步。

    “你说我是女巫”

    冈多恐惧的退了半尺。

    “你们说我该被烧死?”

    又踏一步,冷眼环视四周。

    四周有些能看见江袅样貌的都含胸低头,十分羞愧,那些看不见的,依旧咬牙切齿虚张声势。

    “你说你们的真主很忙,你们都没见过?”

    珠子在通知江袅它准备就绪。

    江袅抿紧被血腥玛丽染的殷红的嘴唇,露出一个形同恶魔的微笑。

    “那现在就来见见你们的真主!”

    投影同时极为清晰的,呈现在碧蓝的天空上,珠子甚至还给投影找了个梵音的BG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