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拯救美强惨 > 失势王子的复仇8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

    一晃幸福的日子又过了7天。

    “江袅,你看这是我今早熬的蟹粥,你尝尝我的手艺如何,我吃过了这次不苦了。”

    一大早苏蓟就兴冲冲的端着一小碗白粥,跑到三楼的露台来找江袅品鉴。

    他从康复至今这七天每天缠着江袅学厨艺,看她那些随手扔在厨房桌子上的“杂志”。

    接触的未知事物越多,他的内心越不安。

    她不属于他这个时代。

    聪明的王子第一次怨恨自己的智慧。

    如果不知道该多好,他就能心安理得的紧抓着人不放,放任自己的心继续沉沦在虚假的对未来的幻想中。

    “你会离开么?”你会离开我么?

    “嗯,会吧。”她不想骗他。

    “什么时候?”能不能不要走……

    江袅抬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才缓缓的回答:“还早着呢,你今天有些奇怪。”

    拯救任务已经完成65%,看来等王子大仇得报,重新掌握了政权,她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不走就好,陪着他一辈子,不!他还想预约下辈子,下辈子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真男人,到时他会把他两辈子的爱都向你倾诉,届时请你不要笑话他,请你也分一点点的爱给他可好。

    “没什么事,来你尝尝,我对这次的粥很有信心!”

    苏蓟刻意的岔开了话题,江袅也没有点破。

    一时间露台上只有江袅小口喝粥的“嘶嘶”声,粥意外的好喝,比之前进步了不止一星半点。

    “哇,很好喝呢,有蟹的味道,你好像还加了咸蛋黄?”

    苏蓟的变化她看在眼中,他不是说,她也不会提。

    日子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天,在一个阴雨连绵,气温骤降的早上,苏蓟面色阴沉的站在江袅面前冷冷地说:“我要回王城,找那妖女复仇。”

    而此时他脑中那个懦弱且愚蠢的家伙,不停的在呼喊、反抗,但这个身体本来就是他的,他才是主人格,那个早就被他舍弃的,善良软弱的家伙,还是老老实实的回他该回的地方吧。

    江袅审视着面前气势截然不同的男人,桃花般的眼睛眯起,嘴角微勾,满脸笑容不达心底的回答:“好呀!你说了算。”

    苏蓟看着面前人比花娇的女孩,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个仅到他肩头的女孩子,轻而易举的将他从地狱拽出来。

    但他该做的事,必须做,那些该死的人,一个都别想逃!

    “明天中午,我就走。”

    “好,到时我们一起。”

    “不必,我自己可以解决。”

    他才不会遵守那个蠢货的约定。

    “啊嗯~那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就是咯。”

    想过河拆桥吗?混蛋!

    最后,二人不欢而散,回到房间的苏蓟和脑中的另一个人格争吵不休。

    江袅照常吃饭、看书、画画、睡觉,唯独这次没去送饭。

    第二天一早,江袅再来到主卧的时候,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面无表情的挥手一拳打在墙上,洁白平整的墙面便如蛛网般裂开。

    这只喂不熟的白眼狼,简直混蛋!

    感知到珠子发来的交互警报,江袅气的都笑了:“滚蛋!我不看,爱死不死,大不了任务失败,有什么的,自作自受去吧,双重人格了不起啊!”

    “大大,想想你给他用了那么多好药,那么多上好的食材,连冰酒你都拿出来了,把人养的白白胖胖的,就这么送到别人嘴里,你不觉得亏吗?”

    珠子一口气,把它能想到的怂恿的话都说了一遍,江袅脸色才慢慢不那么难看。

    “那混蛋现在在哪?”

    “他在……”

    ———嗨,我是许久没冒泡的分界线———

    “徒弟呀,我也是逼不得已,那妖女抓住了我的女儿,她还给我服了毒,不把你交出去她不会给我解药的,我也是没办法呀。”

    极速奔跑的马车里,圣人弥陀絮絮叨叨的声音一直持续着,不断的解释着自己的无奈,诉说着自己曾经为苏蓟的付出。

    而他旁边粗糙,闷热的麻布口袋里,苏蓟口中被布堵住,呼吸逐渐困难,全身因为那一杯下了药的水,毫无力气,软绵绵的被麻绳反手困着。

    而这次出卖他的,是从小引导他的师傅,圣人弥陀。

    人,果然都是会变的。

    苏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那天清晨,他从二楼翻窗偷跑,还在为自己的逃离暗自窃喜,脑海中幻想着江袅会如何的担心,而等自己报了仇,夺回权力,坐着王輦回来时何等风光。

    他这好师傅就找上了他,一顿哭诉示好,得知他双目复明时,高兴的手舞足蹈。

    就这样他信了他,吃了他递过来的厚饼,这种饼是他落难奴隶营时,那些酷吏才能吃上的食物,而奴隶只有混了草根和黄土的糠饼可以吃。

    曾经饿的要死掉的时候,幻想的“美食”,终于吃到口中,却是那么的难以下咽,不可否认江袅的厨艺实在太好了,他的胃口已经被养的极其刁钻。

    于是他喝了那杯水,也许是药下的多了些,他喝的时候觉得有些涩,可就是这样他当时都没有多想,还在唏嘘江袅那里水质的洁净。

    最最可笑的是,在晕倒前一秒,他还在把这个妖僧当好人。

    他还嘲笑那个软弱的自己是蠢货,现在看来他更加的愚蠢!

    “呜呜呜~!”

    他快不能呼吸了,不可以,那个女人好不容易治好他,他怎么可以这么窝囊的死去。

    “唉,圣人,我看麻袋里这个是不是喘不过气呀?你看这翻腾的。”

    马车里另外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

    有人把麻袋口略微的拉大了一些,但几乎没什么效果,沙漠的炙热蒸发着空气,苏蓟就在不断的挣扎中再次昏迷过去。

    “大大,他们就在前面不远了,我们再有十分钟左右就可以追上!”

    交互里珠子焦急的盯着任务目标的生命体征,这已经降到60了,妈妈咪呀,这是什么情况,这个世界的任务目标也太弱了些。

    体质那么脆,还总乱跑,难怪大大嫌弃他。

    “切,要不是你拦着我,不让我开越野,我们早就追上了好吗?用得着骑这破马?”

    江袅嘴上嫌弃,双腿却是夹紧了马肚,手腕用力摔了下缰绳:“驾~!”

    黑中透红的高大骏马,听从指令加速狂奔!

    看傻眼的珠子:这,这不也挺快的么。

    十分钟的距离硬生生让江袅缩短到6分。

    看着越来越近的马车,江袅目露杀机的抽出鸣鸿刀,对着前方马车的车辕挥出一道破风的刀意。

    那辆江袅眼中的破马车的车辕,就被这一刀砍成两半,整辆车也像左边的土坡下栽去。

    那个脏兮兮的麻布口袋,从大开的后车门甩了出来,江袅立刻从马上弯腰捞了回来,这要是摔在地上,骨折都是轻的。

    骏马狂奔不停,后方那些人摔下土坡后是死是活,与她无关。

    就像她离开时将那三个奴隶打晕丢出别墅,而后让珠子将别墅收回原来的世界一样。

    任务之外的人、事、物她都不会太上心,以前是被珠子逼着非得按照剧本走,弄的很简单的任务搞得极其复杂不说,还遇到一群白眼狼,自己次次没有好下场。

    这次任务自己全程按心情来,虽然任务目标也有些喂不熟,但进度可是一日千里。

    一边想着快要完成的任务,一边三两下在马上将那脏口袋扯开扔掉,拔下苏蓟嘴里的布,见人出气多进气少,介于马背上喂药不太现实,鬼使神差的,江袅低头吻住了昏迷中的王子,渡了一口真气过去,她在收鸣鸿刀的那个世界,可是实实在在的得了那些上古大神的真传。

    空间里的珠子,羞涩的火焰都变成粉红色,哎呀,大大的初吻终于献出去了。

    上个世界的空明和尚小时候,还没入佛道前,大大不过是觉得他可爱,亲了一下,就成了他的业,这个嘴嘴都亲了,哎呀呀,不知道未来如何咯。

    其实它挺赞成他家大大和任务目标谈恋爱的,任务目标幸福指数越高,他的红包就越多呀,可惜红包这些私房钱不能让大大知道,珠子感觉自己好难。

    清凉的气流缓缓流入苏蓟肺腑,因缺氧昏沉沉的脑子也清醒了许多,他缓缓睁开双眼,然后觉得自己在做梦,又把急忙闭上。

    她,她什么时候救的自己,她怎么可以亲他!

    那荼蘼花般娇艳美丽的双唇,柔软的不可思议,那种触感超出了他所有的幻想。

    “我,我难受……”

    他觉得他更加喘不过气来了。

    “不应该呀……”

    江袅再次低下头,嘴角微微带着一丝坏笑。

    美梦继续,黑中透红的高大骏马飞奔在辽阔的沙漠上,穿着金丝纱丽,美的如梦似幻的女孩稳稳的侧坐在马鞍上,低头吻住她怀中俊美的男人。

    男人双手依旧被捆在背后,药力未散,他只能软绵绵的依靠着那令他心动的女孩。

    这一切对他来说太刺激,太羞耻,太美妙。

    随着骏马奔驰,整个人犹如飘在云端。

    直到一阵剧烈的刺痛袭来,打碎了他一切的梦想。

    “疼~啊~~”

    下方钻心刺骨的疼痛袭来,残忍的让他明白,他失去了什么,让他再也无法逃避,自己已经不是个男人的现实。

    相对于苏蓟面如死灰的痛苦表情,江袅倒是意外的抬起了眉毛。

    会疼代表快好了呀。

    不过她才不要这么早就告诉他,谁叫他敢自己偷跑的,活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