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拯救美强惨 > 失势王子的复仇13
    “这部分河道,从上游引入会比较好。”

    “这里我记得是个石料场。”

    “你确定吗?明天你带人去看看,如果规模够大,我们开道水渠的材料就解决一半了。”

    两人尴尬的分开后,一直到晚上才先后来到哈塔家的院子里开会,研究引水的问题。

    苏蓟按照之前的设想,提出从不远处的河道引水,很多不懂这其中艰难的人,都高兴的鼓掌支持,唯有包括哈塔在内,一直为村落工作的几人,提出了关于沙漠无法载水的问题。

    “这些你们都不用担心,只要石料场的规模够大,那就基本没问题了。”

    江袅打算给他们制作简易式的混凝土,材料只需要:水泥、水、砂子、石子,其中水泥只需要:石灰粉、粘土、砂子。

    水泥按说就可以达到他们的需求,可从长远角度想,还是混凝土铺出来的引水渠更耐用,也更好维护。

    村民一听能引来河水灌溉干涸的土地,都兴奋的主动前来帮忙。

    江袅更是将工作餐里都加了鸡腿。

    于是来的人更多了。

    现在每一位村民都吃饱了肚子,孩子也不再因为饥饿哀嚎,整个村落焕发出无穷的力量。

    苏蓟听江袅建议,将人员分成5队,一队负责延河道挖掘粘土,一队去荒废的石料场运输石料,一队专门烧制过滤沙漠中的沙子,一队负责运水,以及用輾车在他们规划的引水线路上往来行走,尽量将流动的沙漠走出一条“路”,以方便几天后挖渠使用。

    还有最后一队由哈塔带领每天巡视村落周边,防止周边村落的窥探,更为了防备州官或喆莉前来探查或偷袭。

    江袅则带着一些女人去周边的树林采集藤条和荆棘,为水渠的软地基搭建寻找材料。

    这样忙碌的日子持续了7天,材料终于准备的差不多。

    石子大部分被研磨成粉,与石灰粉、粘土粉等掺合在一起,只要浇上水,就能和成牢固的混凝土,没有被研磨的小石子,江袅打算铺在藤蔓下面,利用反作用力的原理,延缓地基下陷的年头。

    万事俱备,粮食却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吃没了,孩子们习惯了一日三餐,突然断粮这群小东西立马哇哇大哭,男人们在孩子和女人期盼的眼神中,再一次出发,他们这次的目标,是更远的一位州官。

    这一次苏蓟带领112名通过体能测试的战士,离开了村落近3天,可这一次他们什么都没有带回。

    这个州官,前几天刚被一伙沙漠盗贼洗劫过,家里比脸都干净。

    江袅看着垂头丧气的苏蓟,好笑的问他:“你们怎么没去剿灭那货盗贼呢?”

    苏蓟抬头,没什么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低沉的说道:“盗贼人数太多了,不是这群村民现在能打得过的。”

    江袅微微点头,还算他有自知之明。

    “明天你带上30人和我去找那个贼窝。”

    特殊情况,再帮他一次,还有那四个逃跑的盗贼奴隶,也该给她还下救命之恩的谢利吧?!

    没错,就是当初江袅刚到这个世界救出来的人里离开的那四条沙漠毒蛇。

    人确实是狠人,离开不久就又重新组建起自己的盗贼团伙,四人各司其职,分工十分明确,不过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武装起一个近200人的盗贼团伙,也是很嚣张了。

    哪怕这200人里,多是难民和活不下去寻求庇护的人,这也是他们管理有方。

    想着这些,江袅和苏蓟一行人,来到盗贼聚集的峡谷旁一个隐蔽的丘陵后面。

    “我先进去,你们等我消息再进,记住一定要等我的消息!”

    江袅和苏蓟再三强调后,就一个虚影闪过,人已经站在峡谷门口。

    她心里想着自己的计划,就没有回头留意身后的人,也就没有看到苏蓟那阴郁的不太对劲的眼神。

    长鞭如银蛇摆尾,一下打飞了三米高的藤门,盗贼窝里听到动静,凶神恶煞的冲出来许多人。

    “首领,是个女的!”

    “哈哈哈,长得还挺漂亮,小女娃是过来投奔我们沙漠之蛇的吗?”

    “哈哈,女的好呀,最近就缺女人!”

    一群脏兮兮的男人将江袅围了起来,满脸不怀好意的想要靠近。

    “你们散开点,太臭了。”

    江袅捂着鼻子,鞭子又轮了一圈,把离她最近的十几人都抽了回去。

    “哎呦我擦!臭丫头给脸不要脸!”

    “兄弟们上,抓住她给兄弟们开荤。”

    几个身形猥琐的小个子,在后面一煽动,就有傻大个往前冲。

    可惜鞭子不会给他们留面子,不过几声脆响,江袅面前就躺倒一片,每一个都抱着肚子起不开身。

    这女的下手又黑又狠,专往下面打,躲都躲不开。

    这时从贼窝里又跑出来很多人,这次的人到不像乌合之众,来到门口,迅速分列两边,中间留出两米多宽的距离。

    “哪里来的小朋友,让我坤特看看……”

    四个围着贵族披帛的人趿拉着拖鞋,从队列后方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又黑又瘦的小个子,在看到江袅的一瞬间,瞳孔就不由自主的缩了缩。

    怎么又是这个看不起容貌的女人。

    “呦,你们四个逃奴这小日子过的不错嘛。”

    江袅甩了一下鞭子,歪头看向他们。

    “还得我这个主人自己找来,你说你们是不是该死?”

    四人没有说话,沉默的对看一眼,都看清对方眼中的杀意后,还是那个小个子点头挥手,指向江袅:“杀了她!”

    200多个盗贼像江袅扑了过去。

    但攻击力明显比训练有素的士兵差远了。

    江袅游刃有余的穿梭其中,左一鞭,右一鞭,割韭菜般,打得毫无压力。

    “停,停,停!主人,主人我们知错了,我们臣服于你,主人饶命,饶了我们吧!”

    不得不说,盗贼之所以活得长久是有道理的,其能屈能伸,说怂就怂这一点,就不是普通人能比。

    “行呀,你们去拿绳子过来,你们!都去那边背对着我蹲着,手都背在身后。”

    两百多名盗贼被江袅打服,老老实实互相搀扶着蹲到了一旁,那四个头领也状似垂头丧气的往前走。

    突然其中一个皮肤棕褐色,体格健壮的男人,冲到一处土坡前,用力踩下机关。

    山寨门口的地面,伴随着巨响瞬间坍塌。

    “江袅~!”

    苏蓟睚眦欲裂,连滚带爬的扑到巨大的土坑前,要不是哈塔从他身后紧紧拽住他,他一定早就掉下去了。

    “江袅!”

    不可能,那个坏心眼刀女人,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出事。

    他还没动手呢,她是他的,她不能有事!

    “江袅!”

    此时土坑里全是灰尘,里面什么情况,在土坑上完全看不到,只能听见底下传来的哀嚎声。

    刚才江袅四周可还有很多爬不起来,或者走的慢了些的盗贼,这四人无愧沙漠之蛇的名头,为了保住自己的活路,完全不管别人是死是活。

    “哈哈哈哈哈,臭女人,真以为会点障眼法就无敌了吗?给你磕个头喊声圣人,真以为自己能原地飞起来?哈哈哈。”

    四个盗贼头领,满脸幸灾乐祸的站在对面坑口向下嘲笑着。

    虽然烟尘太大,看不到下面的情形,但他们完全相信,江袅必死无疑,那下面可是被他们埋了一百多根木刺,人掉下去非死即伤。

    苏蓟双眼呆滞的看着深深的土坑。

    他无法相信,中午还让自己感到难堪、愤怒的女人会这么容易掉进别人的陷阱。

    慢慢的灰尘逐渐散开,巨大的深坑里木刺林立,许多掉下去的盗贼或死或伤,苏蓟紧张的在那些团成一团的人群里,找江袅穿的粉色纱丽,看了几圈没有找到,他就知道她那么坏的一个人,不会那么容易出事。

    “大哥,人不在里面。”

    “不可能!我亲眼看她掉下去的!”

    “再找找,你们!下去给我找人!”

    四个盗贼首领,指挥着手下的小弟,准备进坑搜查。

    就在这时,一张巨网带着丝丝电流从天而降,立刻将四个盗贼首领和他们身旁的十几个亲信抓到网中。

    而且这还是张130万V的电网,控制开关被江袅拿在手里。

    嗡的一声后,网里众人黑头土脸,跟被雷劈了似的,瞬间一个个都吓得跪在地上,再也升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

    江袅本来也没想用这么超前的道具,可谁让这些盗贼下手这么黑,她本来还想让这四个盗贼祈个誓,效忠苏蓟就好,现在看来收服手段得升级一下了。

    “你没事吧?”

    苏蓟从坑的边缘跑了过来,紧张的将她从头看到脚,见她没有一丝狼狈后,才终于放心的松了口气。

    “我没事,你把这个药丸让他们吃了,吃完的同时发誓永远对你忠诚,绝不背叛,绝不伤害,绝对服从你的任何命令,不吃我就让他们再尝试下被雷劈的滋味。”

    治病的药没用,那毒药呢,尤其还是发心头誓的蛊毒,她好奇的拿来试一试。

    如果成功,苏蓟就又多了一张底牌。

    这种蛊毒,平日没事,还能强身健体,可一旦违背所发的誓言,那必定心脏爆裂而死。

    苏蓟躲开她的目光,接过了蛊毒,紧紧攥在手心,挨个让那些盗贼吃了之后发誓,遇到不愿的,苏蓟就退离电网抬手,江袅放电。

    几次之后,网里所有人都服了,江袅看他们都吃完药发完誓言,就把网收了起来,有两个莽夫,刚从网里出来,就对苏蓟发起攻击,当场心脏爆裂,横死当场。

    “我警告你们,既然发了誓就不得违背,一旦做出违背你们誓言的行为,这俩个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苏蓟看着身边突然心脏破开的两具尸体,还是吓的全身有些颤抖。

    江袅此时站到他身边,想扶他一把,却被苏蓟条件反射般的躲开,如此心狠手辣的女人,他只见过喆莉一人,圣父般烂好人的性格终究是影响着他。

    “……”

    江袅面无表情的淡然收回手,转身离开,命令那盗贼四人组,安排人手将粮食和金银财宝都拿出来带回村落,还看上了他们陷阱里那些木刺,感觉可以拿来做水渠的地桩。

    于是等到苏蓟再次从矛盾的想法中回过神的时候,江袅已经带着一部分盗贼团伙拉着粮食、珠宝回村了。

    剩下的都在坑底下挖木桩。

    苏蓟烦躁的挠了挠头,之前江袅救他对他关心备至的时候,他觉得她动机不纯、虚伪有目的,现在她雷厉风行,手段高明,他又觉得她为人冷血,太过冷静,自己仿佛只是她掌中的傀儡,看似她事事都为他着想,可他何尝不是事事都先看她脸色而行。

    怀疑的种子毫无预警的种下,终有一天会长成一颗苦涩的果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