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拯救美强惨 > 失势王子的复仇14
    这次行动,收获了470担粮食,可以够他们吃两个月左右。

    粮食的问题解决了,大家终于开始热火朝天的挖渠引水。

    “来,我和你们说一下。”

    江袅拿着她手绘的图纸,给哈塔和盗贼头子嘎尔多讲解她的引水工程。

    “从田边最高的那处开始挖,尽量挖平,水渠内部的灌溉渠也按着田字位去挖,挖好后先铺一食指高的石头,再铺藤条网,而后把那些木桩打进藤条网两边固定住,最后浇筑混凝土,记得挖两米浇一米五,然后拿草席挡一下,距离河口1米左右时,认真再检查一遍浇筑情况,等彻底干透了,才能彻底挖开水渠,可别等都挖通了再浇,那水一冲就都没了。”

    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旁边的书记官记得笔杆飞舞,哈塔和嘎尔多不断的点头称是。

    站在土坡上看着下方干的起劲的村民,江袅微微点头转身准备离开,一双劲瘦的大手从后方抱住了她。

    “我害怕……”

    “放手。”

    “……你会离开我吗?”

    “暂时不会。”

    “你,你什么时候离开?”

    “你很盼着我走?”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

    我喜欢你……

    可这句话男人在心里、脑中、嘴里转了好几圈,还是不敢说出来,用尽全力也说不出来。

    “你放开,我不喜欢被人从后边抓着。”

    她能在他抱住她那一刻忍住没打人,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苏蓟手臂僵硬的收了回去,她不喜欢他,他一直都知道,她只是觉得逗弄他好玩而已,就像逗弄一只宠物一样。

    他这些想法要是让江袅知道,江袅会呵呵他一脸,宠物?不要侮辱宠物好吗?他要不是任务目标江袅会理他?

    分开了许久江袅还是觉得后背别扭的难受,索性回帐篷洗澡。

    “巡防的人回报说看到远处有烟尘,江袅你……你快把衣服穿上!”

    苏蓟掀开帘子,就看到刚刚沐浴完裹着浴巾出来的江袅,其曼妙的身姿摇曳醉人,乌黑卷曲的长发犹如海藻,慵懒的舒展在莹润的肌肤上,一双黑曜石般的桃花眼朦胧且诱惑。

    好想把她藏起来,只属于自己,永远!

    苏蓟被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急忙退出了屋子。

    江袅漫不经心的抬眼看了下门口,没有说话,吩咐珠子察看下是哪方的人马,自己则回屋换了身碧绿的纱丽。

    等到她穿戴整齐出来后,苏蓟仿佛见到了高天上的神女,无悲无喜,淡漠的令人心生畏惧。

    “喆莉来了,我们去会会她。”

    这女人按说早该来了,没想到还挺能忍的,硬是拖了这么久。

    华贵无比的马车上,身姿丰满的女人侧卧在雪白的狐皮卧毯上,样貌清俊的青年,跪坐在她身后,不轻不重的给她揉着腿。

    极重的眼线和鼻线让女人本就有些刻薄的脸,显得更加阴鸷,矿物中提取的唇色,使她的嘴唇鲜红如血,早已不是几年前,那个还有些生涩的小舞女。

    “啧,竟然还没到。”

    喆莉微微动了下腿,她身后的男人立刻停下按摩,低头跪匐在她脚边。

    “去,把那个小垃圾,带过来,这一路太无聊了,拿他找点乐子吧。”

    “是,公主殿下。”

    马车外立刻有骑兵执行命令,只是这称谓有点令喆莉烦躁。

    “该死的公主殿下!不就没有那么个破权杖,到现在那垃圾都烂在沙漠里了,该死的长老会还不承认我的身份,该死,都该死!”

    喆莉随手抄起马车上的酒壶,就往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头上砸。

    “滚,给我滚出去!”

    男人慌乱中滚下了马车,同时马车外之前那名骑兵的声音响起:“公主殿下,您要的人带来了。”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求饶的声音沙哑,虚弱,还带着一丝稚嫩。

    “呵呵,饶命?本公主可是因为你一句话,就损失了近50名精兵,现在又兴师动众的赶路到这个破地方,不过把你拽来解解闷,需要饶谁的命?”

    “公主饶命,饶命,奴看错了……”

    马车下破衣烂衫,全身青紫,跪在地上不断求饶的,竟然是早前被骑兵带走的小奴隶。

    “你看错?你如果现在告诉我你看错了,我会立刻挖出你的双眼喂狗!”

    “没,奴没看错,公主饶命,饶了奴吧……”

    此时的小奴隶没有了在江袅面前的肆无忌惮。

    他自从被骑兵当作逃奴抓回王城,就受了一顿毒打,而后被扔回了奴隶营。

    但享受过安逸生活的他再也无法适应奴隶营的破败与肮脏,他知道苏蓟的身份,准备告发苏蓟报复他和江袅。

    小奴隶拿身体色诱有恋童癖的奴管,换得去王庭洒扫的资格。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成功揭发苏蓟被江袅所救的事情后,他非但没有得到嘉奖,还被恼羞成怒的喆莉责打了一顿,之后就被拖拉在地上跟着部队出发,来了这个黄土满天的地方。

    可就是到这这样的境地,他恨的依旧是苏蓟,他觉得如果不是苏蓟勾引了江袅,那么他就不会落得现在的下场。

    “公主,公主饶命,奴愿意为公主奉上一切。”

    此时被带到喆莉面前,不知道又要被如何虐待的男奴,为了活命失去什么都无所谓。

    “哈哈,你的一切本来就是我的,需要你奉上吗?可笑,来人,我的小可爱该吃饭了。”

    “啊,啊……公主,公主不要,饶命!饶命!公主!”

    小男奴疯了一般在地上磕头,但随着嘶嘶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一条三米长的巨蟒慢慢的游弋到他脚边,冰凉的蛇信子一下下触碰它的皮肤,名为绝望的情绪逐渐笼罩了他。

    喆莉很享受这种凌驾在别人之上的滋味,权利,她要拥有更高的权利!

    “哈哈哈,我的小可爱,几天不见你又长大了,你看,我给你准备的这份食物怎么样呀?”

    这条蛇从她很小就一直跟着她,像是她的守护神一样。

    “嘶嘶嘶~”

    蛇逐渐的将小奴隶盘了起来,他想求救,可他此时吓得连话都不敢说。

    就在巨蟒长开大嘴准备一口吞掉这个弱小的猎物时,一道银白的鞭影,打在了它剧毒的獠牙上,生生将它一颗毒牙打飞出去。

    “吼~~!”

    巨蟒疼的全身翻腾,同时一转身放开了男奴,它要将那个打掉它牙齿的混蛋生吞活剥了!

    “有刺客,护!”

    之前的骑兵应该是此行的长官,他一声令下,前后休息的官兵,都立刻手持武器,聚集了起来,形成包围圈,将华丽的马车,守得看似滴水不漏。

    “出来!你个藏头露尾的鼠辈,有胆量你就站出来!”

    喆莉见自己安全了,那条被激怒的蟒蛇也开始在四处游走,便又大摇大摆的站在马车上,环视四周,手里还拿了把由华丽宝石装饰的弯刀,乍一看还挺有点女王范。

    可惜帅不过三秒,一只黑尾的羽箭‘铎’的一声从她脸旁射进马车,力量之大入木三分。

    “啊~~~你们这帮废物,快抓住这些垃圾,我要是受伤了,就砍了你们的手,你们家人也都得治罪!”

    是的,这些受命保护她的士兵,其实都并不情愿,可家人都被攥在别人手上,他们也只得听命行事。

    “呵呵,所有人在你眼里都是垃圾,那你是什么?”

    清冷好听的女声从喆莉身后传来,吓得她浑身一个激灵,向前跑了两部才回头看过去。

    身穿碧绿色纱丽的美丽少女,清新脱俗,犹如旷野精灵,卷曲的黑发披散在身后,随着微风发梢轻舞,曼妙的身姿,放松的姿态,处处透着一股慵懒的诱惑。

    脚尖轻动,江袅就瞬移到喆莉面前。

    “啊~~~你干嘛,你离我远点!”喆莉吓得从马车上栽了下去,“你们这帮饭桶,给我上啊,抓住她!”

    慌乱中她修剪的尖利的指甲,抓破了几个正护着她的手臂。

    手臂的主人吃痛,又不敢收回,心里对喆莉这个用肮脏手段坑害王族的女人,更是没有一丝敬重与好感。

    “嘶嘶~!”

    突然那只蟒蛇从马车顶扑向江袅。

    “真是什么主人养什么动物。”

    江袅侧身闪过蟒蛇袭击后,拿鞭柄上安装的尖锐宝石,一下刺进它的七寸,不过扎得不算太深。

    蟒蛇疼的在地上打滚,乱咬,一下将包围圈打的七零八落,

    喆莉趁着混乱躲到人群的后面,指挥弓箭手瞄准马车。

    “放箭,给我放箭!”

    所有比她好看的女人都该死,更别说还是个想来刺杀她的女人。

    黑色的羽箭密密麻麻的向江袅刺来,这次没了鸣鸿刀捣乱,江袅手腕抖了两下,一张巨大的能量盾就在她身前张开,那些羽箭撞到上面,就被瞬间抽掉了水分,化成了尘土,灰飞烟灭。

    “不可能,这是巫术,这一定是巫术,杀了她,给我杀了她,杀死这个女巫!”

    在场的士兵也被江袅强大的武器所震慑,略一犹豫间,江袅的银鞭就抽到了喆莉眼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