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拯救美强惨 > 失势王子的复仇18
    出了寝宫,苏蓟一路往花园溜达。

    王城所在位置虽然是这片沙漠中最大的一处绿洲,可类似于花园这种奢饰品,也只有王族和一两个超级贵族家里能配备。

    普通贵族家能养活几盆绿植或者盆景,就很可以拿出去吹嘘了。

    看守喆莉的牢房,就在通往花园的路上。

    远远的苏蓟就听到牢房里传来一阵阵咒骂的声音。

    离得近了那声音越发的清晰、刺耳。

    “苏蓟你没有做国王的资格,你就是我脚下卑贱的奴隶,啊~~,你们不许堵住我的嘴,呜呜呜!”

    随着声音消失,苏蓟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指甲被死死的攥进了掌心。

    “真是一点不留神,你就能伤害自己,把手张开,我给你上药。”

    身后清冷的声音略显无奈。

    苏蓟听话的抬起手,露出深深的血印,任由江袅走过来给他上药。

    只到他肩膀的娇小的女孩,此时皱着眉,脸上写满“我不高兴”四个大字。

    “我不喜欢看你皱眉。”

    鬼使神差般,他抬起手想抚平那皱起来的眉心,还没触到,江袅就向后仰了仰头。

    “别乱动,不喜欢看我皱眉,你就少做这种自残的事。”

    她还是防备着自己。

    “我比他差在哪?我才是真正的我,他不过是被我抛弃的胆小鬼而已。”

    你为何不防备他?甚至,甚至还会那么浪漫的一吻。

    凭什么!那个愚蠢的废物有哪点好?

    江袅听着脑中珠子发来的警报声,冷静的看向情绪过度激动的苏蓟,缓缓伸出双手,准备捧住他的脸。

    可就在她的手快要触及到他的脸颊时,他同样防备的将脸躲开,甚至还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她之间的距离。

    江袅放下手,轻声笑道:“你有资格说我吗?防备的国王陛下!”

    苏蓟躲开的一瞬间心里也很慌,他完全是不自主的就做出了那样的反应。

    江袅看着脸色不太好的男人,继续扎心:“人与人之间是相互的,他信任我,我同样回以信任,我从未骗过你,而你从未真正的完全信过我,就连我一开始告诉你们,我是为你而来的这句话,你到现在,也没有相信,你依旧认为我怀有目的,不是吗?”

    随着江袅轻声的询问,苏蓟的脸色越发苍白。

    是的,她说的没错,他舍弃了爱、信任与单纯,因为他要复仇,他要重新建立王族的地位,他不能再拥有那些美好的弱点。

    可是他们都需要她啊,都想奔到她的身边。

    單純的他依恋拯救了自己的她,主人格的他更是对她动心,可他背负的太过沉重,他过不去。

    他们犹如囚徒与镣铐,哪怕都想过河,却无法改变镣铐沉重的本质。

    苏蓟惨白着一张脸,想到最后,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来,眼中一片荒芜,他听到自己严肃的对江袅说:“这是我的事,你退下吧。”

    而后再不敢看江袅的表情,强装镇定的转身,慌不择路的走远。

    江袅同样面无表情的看着男人落荒而逃。

    她也许把事情弄复杂了,其实她完全可以利用那一成气运将时光改写,世界意识做不到的事情,不见得她也做不到。

    不过能省则省吧,已经95%了,不慌。

    本着诚信服务的原则,江袅当晚给苏蓟造了一个梦,将世界意识计划中,他原本应该经历的一辈子还原了出来。

    国王与王族没有被屠戮,圣人弥陀依旧慈善、温和,他29岁顺利继承了王位,一生为国家贡献,终生未娶,没有子嗣,最后将王位传给了他也没有死掉的侄……

    “江袅,江袅!”

    第二天江袅在一顿呼唤中醒来,她刚张开眼睛,就被拥进男人不算宽阔的,颤抖着的怀抱。

    “还好是梦,还好,你还在……”

    苏蓟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他昨天做的梦太过真实,在梦里没有喆莉,没有杀戮和背叛,更没有那些磨难,但也没有江袅。

    他在梦里一直寻找,等待,直到他89岁再也撑不住了,都没有收到一丝关于江袅的消息。

    仿佛她不存在。

    莫里农村,米诺拉村,土克村他寻着两人来时的路,甚至找到了那处不起眼的绿洲。

    可什么都没有。

    梦里的苏蓟慌了,他数次想起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要醒过来,可梦依旧不可更改的延续,他像木偶一样走完了一生。

    梦里弥留之际,他向全知全能的真主祈祷,无论让他付出何种代价,他也要找到江袅,这个他在梦里想了一辈子,找了一辈子的女人,他一定要找到她。

    而后梦醒了,他胡乱套了件外衫,光着脚就跑出了寝殿。

    好在江袅的寝殿在他旁边,离得很近,他冲到这个狠心的女人床边,紧紧的抱住她……

    江袅在苏蓟怀里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人是被那个梦吓到了?

    不至于吧。

    “苏蓟,你怎么了?做噩梦吗?”

    唉,这明知故问的感觉真难受,一点不符合她直来直去的性格。

    江袅心中默念:这是任务目标,这是任务目标,还差5%就完成了,Hold住!

    苏蓟确定怀里女孩温暖的体温不是在做梦后,脸色爆红的松开江袅,两只手僵硬尴尬的不知该放在哪里才合适。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唉~越描越黑。

    苏蓟深深的叹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低着头失落的说:“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所有人都活着,我也没有被害,没有那个妖女,但是也没有你……我在那个梦里找了你一辈子。”

    他抬起哀伤的双眼,想看进她的灵魂,知道她的思想,和她契约,永生永世。

    “江袅,你愿意嫁给我吗?”

    江袅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脆弱的男人,这是属于奴隶苏蓟,那个她喜欢的傻白甜的人格,虽然她承认她对这个小奶狗一般无害的苏蓟有些动心,但她并不想在这个世界停留太久。

    “抱歉。”

    她不能。

    男人眼中希冀的星光湮灭,只剩一片苍凉。

    “我知道……我先出去了。”

    苏蓟忘了他是怎么回到自己寝殿的,他只记得那句“抱歉。”呵呵,抱歉?他不需要她的抱歉,他不需要!!!

    “两个废物,连一个女人都留不住,都是国王了,这个国家都是我们的,还怕留不住一个女人吗?”

    本来蜷缩在床上独自舔舐情伤的男人,周身气势突然变得阴冷暴虐,那个一度出现的第三人格,趁虚占据了身体的控制。

    男人眼神冷冽的捻了捻手指,突然一把抓过鸣鸿刀,迈开大步走了出去。

    “那个叫江袅的可以先放放,两个蠢蛋不去报仇,留着那个喆莉过年吗?”

    尤其那圣甲虫蛊对他的影响太大,他必须先把这个最大的隐患去除!

    国王寝殿外,等苏蓟杀气重重的走后,留下的一众侍者腿都软得站不起来。

    “国王陛下怎么了?杀气那么重?”

    “不知道呀,一早从圣者那里出来时还不是这个样子……”

    那会挺低落的,但这话他可不敢说。

    “我们还是去请示一下圣者吧。”

    天塌下来也得有大个子顶着呀。

    “对对对,我们快走。”

    于是这边苏蓟提着刀去杀喆莉,那边一群侍从跑去找江袅汇报。

    江袅此时心情不好,正在喝热巧克力奶茶。

    “他是国王,爱去哪去哪,你们管他做什么?”心情不好连巧克力都是苦的。

    “你们去忙自己的事情吧,不用管他,我过会儿去后面看看。”

    侍从们感恩戴德的俯首告退。

    等一群人都走了,江袅打开和珠子的交互:“苏蓟干什么去了?”进度突然长了一点。

    珠子调出全息检测画面,展示给江袅看。

    “他去杀喆莉了?这是那第三人格吧?傻白甜不用想,那个戒心很重的也没杀过人,这老三能下得去手吗?”

    江袅叼着奶茶吸管,看着投影和珠子聊天。

    聊着聊着,她就不想说话了。

    “关了吧,不看了。”

    任务进度98%。

    画面太过残忍,江袅觉得对吃饭中的自己而言,不利于消化吸收。

    就这样一上午,江袅都没有出门,在空间厨房里捣鼓了一道分子料理的创新菜。

    她用各种蔬菜,通过磁共振造影技术,做了一朵欺骗视觉的七色花。

    又用四级激光枪烹饪了一块2斤左右的金枪鱼腹肉,最大程度保证其肥美、甜澈的滋味,且充分做熟了它。

    如果用普通的烹饪技法,想尝到如此口感只能吃刺身,可谁叫她不是那么的爱吃生的食物呢,所以四级激光枪的分子能量供给堪称完美。

    “大大,你这在哪学的?”

    “就有一个叫Moto的餐馆,在M国ZJG。”

    午餐做完,江袅从空间出来,发现寝殿的桌子放不下,干脆换了一张大的,这个不到1平米却雕刻精美的紫檀木桌子,她就收回了空间,打算当个纪念品。

    刚把菜摆放整齐,苏蓟一身血气的走了进来。

    江袅看到满身血煞之气的他,体内的能量瞬间暴动。

    “你出去,洗干净,换身衣服再来!”

    压抑不住暴虐的能量,江袅急忙转身闭眼,不能让他看到自己的眼睛,同时将全部注意力与精神力都转到了体内能量的压制上。

    “呵呵,将后背对着我?你很信任这个身体吗,还是信任你自己?可惜你两个都信错了。”

    嗜血残暴的男人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刀。

    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你倆喜欢,我就削掉她的手足,让她永远留下就是了,这有何难。

    寒光闪过,鸣鸿刀响起一阵悲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