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拯救美强惨 > 失势王子的复仇19
    “这是我的刀,你拿它砍我?”

    江袅依旧背对着男人,鸣鸿刀停在距离她十公分的位置,无论男人如何用力也无法砍下。

    “那这样呢?”

    男人扔掉鸣鸿刀,打算上前用手掰断江袅的胳膊,第三人格没有前两个人格的记忆,在他眼里江袅就是个弱小无助的女人。

    “不挨打你就闹腾是吧?成,我满足你的愿望!”

    江袅闭着眼睛回身一手抓住男人的食指,借力向上一掰,同时左脚迅速踹上他的膝盖。

    “啊~!”

    第三人格的苏蓟,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江袅踹跪在地上,他突然理解那两个人格为何如此无助,这女人未免也太厉害了些,动作迅速,下手不留余地,力气还那么大!

    “放,放手!”

    再撅这只手就废了。

    “你老实呆着就没事。”

    十分钟之后江袅终于再次压制了暴走的能量,这才缓缓睁开眼,看到依旧跪在自己身前,手指被自己向后掰成不自然形状的苏蓟。

    “活该。”

    松开手,江袅坐回餐桌后。

    “你快回去洗澡!”

    “你刚才怎么回事?!”

    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

    “你快去洗澡,别打听那么多,和你没关系。”

    江袅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哼!”

    苏蓟也没再追问,只是气闷的攥着酸疼的手指,又瞪了江袅一眼后,转身离开。

    等他再次出现,换了一身亚麻色的长袍,看起来衣冠楚楚,儒雅随和,哪还有之前半分狠戾的模样。

    “衣冠禽兽……”

    “呵呵,彼此彼此。”

    两人对看一眼,充分的从对方眼中看到对彼此的嫌弃。

    “既然嫌弃,就别吃我做的东西。”

    见苏蓟优雅落座,拿起叉子作势要开饭的样子,江袅不干了。

    什么玩意,刚拿她的刀砍她,然后嫌弃她,现在还舔着脸要吃她做的饭?!

    这届任务目标未免脸皮太厚了点。

    “咳咳,你做这么多,一个人也吃不完,浪费。”

    他这是在帮她吃,食物那么珍贵怎么能浪费呢,哼,不知好歹的女人,虽然这厨艺是不错,但休想让他对她低头,他才不会像那两个蠢蛋一样,为点吃的就把自己给卖了!

    苏蓟一边想一边咬了一口鱼肉……!!!

    太好吃了吧,这绝对是他吃过最好吃的食物,没有之一!

    这一口鱼好似无形中按了某种行为的开始键,苏蓟再也不管形象的埋头猛吃,江袅尴尬的举着叉子坐在一旁,嘴角不断地抽搐。

    脑中呈现出,哈士奇进食的即视感……

    “还有吗?”

    锃光瓦亮的盘子表示出用餐者的意犹未尽。

    “没了。”

    江袅冷漠的想:有也不给你做,我特么一口都没吃上!

    “我不信,你肯定有,别那么小气,我还没吃饱呢。”

    苏蓟不顾啪啪打脸的尴尬,搬着椅子挪到江袅旁边,大型犬讨要投喂的姿态不要太像,就差身后再长个摇来摇去的尾巴。

    “都说没有了……”

    “我不信。”

    “爱信不信。”

    两人正针对食物的问题吵闹着,门外侍者传来消息。

    “国王陛下,莫里农村的哈塔持令牌求见。”

    第三人格的苏蓟没有莫里农村的记忆,便看向江袅,见她点头后才让侍从带哈塔到会议厅等他。

    吩咐完侍从,苏蓟转头又看向江袅:“你得跟我一起去,我不认识他。”

    江袅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放下了手上的刀叉,起身往门外走。

    “等等我,你走那么快干嘛。”

    苏蓟也急忙站起来追了出去。

    两人刚来到会议厅门外,就看到哈塔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的在屋里转圈。

    “哈塔,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苏蓟不认识哈塔,江袅就替他问了问。

    哈塔看到他俩,急忙跑过来,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抵在胸口,低头行礼。

    “尊敬的国王陛下,圣者!我有急报要告知两位。”

    苏蓟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江袅,什么情况?

    江袅则用眼神暗示让他问。

    无奈苏蓟只得转头看向哈塔:“什么事?”

    “村子里传来消息,就在圣者离开的第二天,我们曾经抢~哦不是,是拿过粮食的州官带着人找来,虽然没查到直接证据,但是有一个男人指认嘎尔多是逃奴,现在全村都被州官的人以窝藏逃奴的罪名抓起来了。”

    哈塔说完焦急的看向苏蓟。

    “国王陛下,大人们无所谓,皮厚捆几天饿几天的也没事,可村里的孩子们不行呀,还有几个吃奶的娃娃,求您再救救我们吧,国王陛下!”

    说完便双膝跪地不断的给苏蓟磕头。

    苏蓟则拿脚尖抵住了他磕头的动作,拿脚?

    江袅用诧异的眼神看向他。

    苏蓟全当没看见,不用脚难到要他弯腰用手吗?他倒是无所谓,这个跪着的男人会吓死的。

    “你先起来,你说的州官是谁?”

    “卡扎一,就是我们唯一一次拿到粮食的那个州官。”

    苏蓟看向江袅,那意思不言而喻,你来,他不知道这回事。

    江袅觉得在外人面前,任务目标的面子还是得给的,于是俯首到他耳边小声说:“你让一队国王骑兵拿着你的命令和哈塔回村,宣布嘎尔多是你的亲兵就好,洗掉他的奴籍。”

    因为两人离得近,苏蓟不免闻到江袅身上沐浴后清甜的香气,等到江袅说完话离开,他不自然的用手支头,挡住爆红的耳根。

    “哈塔,你拿着我的命令带着一队骑兵回去吧,顺便把那些到村落闹事的人抓回来。”

    一个州官罢了,竟敢不经核查,私下定罪,听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抓回来杀掉。

    哈塔双手接过扣着国王印玺的命令莎草纸,突然想起还没有和国王汇报,圣人弥陀被宗庙判处苦行的事情。

    等到他汇报完毕离开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左右。

    “呵呵,刺杀国王的罪名只判他苦行,真是便宜他了。”

    苏蓟嘴角勾起,冷笑着看向江袅:“我带你去宗教看看?就当加冕前去走一走。”

    江袅对此没有什么意见,起身随着苏蓟出发,路上肚子叫了才想起来,中午特么她就没吃到两口饭。

    瞪了他一眼后,让珠子给自己弄了两个鱼肉汉堡,为何是两个?呵呵,那只“二哈”看到不给他吃他能干?

    于是当宗教的僧侣前来迎接国王的时候,就看到两人各自拿着一个大汉堡吃的正欢,两人身后的卫兵一个个被香味馋的直咽口水。

    “快点吃。”

    江袅没想到宗庙和王宫离得这么近,她手里还举着半个汉堡没吃完。

    好在苏蓟那伙也还拿着,她不至于太过尴尬。

    “我们是来看看,又不进神殿,没关系。”

    苏蓟拿着汉堡大步往里走,江袅在他身上莫名看到一种二世祖巡游的架势,这个后来生成的第三人格没有苦难的记忆,杀伐果断,也许更适合成为一个国王。

    沙砾王国的宗庙外,都是一堆堆用扁石堆叠的祈愿塔,寓意往生的先祖保佑现世的子孙。

    地面随处铺撒着白色的沙砾,和几颗高大的菩提树相互辉映,雪白衬着墨绿,背景映着蓝天,一眼看去,禅意十足。

    江袅从地上随意捡了一节枯树枝,在树下的白沙上从里向外缓缓的画出几个大小不等的螺旋图案。

    苏蓟随后一步走过来,低头看着图案问道:“这什么?”

    “枯山水。”

    江袅一边画,一边阐述了一句她很喜欢的诗句,就当送给苏蓟国王加冕的礼物:“圣山无色,草木凝霜,满目崚嶒的是山之骨,要爱就爱这山之魂,无色才是山河本色。”

    苏蓟闻言挑眉,表示听不懂,不过这几句话他倒是听进去了,也觉得挺好听,回头吩咐随行的人记录下来之后交给他。

    江袅画完后,扔了枯枝,转头认真的看向苏蓟:“这世界对于我而言,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所以等她离开时,勿念。

    苏蓟依旧没听懂:“瞎说什么呢,你有我,就等同于有了整个王国,你不是个伤感的人啊,早知道不带你来了。”

    弄的他现在无名的烦躁,那圣甲虫蛊没清理干净?不可能呀,他自己亲自动的手,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没事,你会明白的。我们继续看看。”

    江袅没解释什么,继续往里走,走到一处栅栏前,就被随行的僧侣拦住了。

    “圣者,这里面是被罚苦行的人,我们进去不太方便。”

    江袅奇怪的抬头看苏蓟,苏蓟冷眼看向栅栏内的草棚。

    不一会,就听到草棚里传出杀牲畜一般的嚎叫声,紧接着有三个人影大叫着向栅栏这边跑了出来。

    “死人了,死人了!新来的死了!”

    看到这边有人,他们跑得更快:“快来人,新送进来的人羊癫疯发作,死掉啦!”

    “什么?怎么会这样,早上人还没事呀。”

    随行的僧侣,无奈打开了栅栏的门锁,带着几个小僧走了进去。

    苏蓟则拦住了江袅:“我们回去吧。”

    江袅后知后觉的看了他一眼,从他高高在上的目光中看出了端倪。

    可以呀,我的国王陛下,感情这是拉着自己来当烟雾弹了。

    虽然手法简单,但对付这些宗庙刻板的和尚足够分量。

    苏蓟勾着嘴角露出些许嘲讽,刺杀国王的重罪,宗庙都敢轻忽慢怠,那他只好自己动手,着庙里的主事,加冕礼过后也得换个人当。

    挑战王权?呵呵,他倒要看看那个一直躲在暗处操控全局的人,是何等高贵的身份,又还有什么邪恶的手段。

    他从地狱爬出,带着所有死去王族的怨恨与诅咒,只为把犯罪的恶徒踹进更深的深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