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择日凌云 > 第九章 倾城雪落
    “什么?我来做商剑宗掌门?”聂啸天一楞,这是要我去做光杆掌门吗。

    “所谓人可以死,但剑不能亡,请答应贫道这最后的要求吧。”紫虚道人说着弯下腰马上要给聂啸天跪下,害怕他不答应似的。

    聂啸天哪能让他真跪下赶紧双手拖着紫虚道人,说道:“道长何必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答应便是了。”

    “那还不赶紧叫师父。”紫虚道人捋了捋胡须说道。

    聂啸天顿时语塞,您老这节奏变得好快,但还是向紫虚道人磕了三个响头叫道:“师父。”

    “嗯。”紫虚道人心中一喜,连忙将含光剑双手递给聂啸天。卫无涯在他逼毒时曾说聂啸天的根骨绝佳,有望成为大宗师级别,再加上那个身份......

    当聂啸天接剑的一瞬间,感觉到一股股真气不停冲向他丹田,按前世小说的剧情看,这是要把功力全传给他呀,心中感动不已。

    约莫一炷香时间传功终于完成,聂啸天变得双目神华内敛,感到浑身真气澎湃,似乎一拳可以随意把一颗大树拦腰打断。紫虚道人头发白了一半,脸色苍白,气息虚弱。

    “师父,您没事吧?”聂啸天关切道,想起电视剧里看到的都是那种师父把功力传给徒弟,师父就马上不行了,呸呸呸,我这乌鸦嘴。

    “不必担心,为师死不了,你快去和卫大侠汇合吧。”紫虚道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虽然此时身体虚弱,看到这个传人心思灵巧,可以说心愿已了,所以心情还不错。

    “那师父,我现在放在江湖上是不是算高手了?”聂啸天问道。

    “高手?你刚才说是要做剑仙的人。高手,你也稀罕?”紫虚道人白了他一眼。

    聂啸天默默地闭上了嘴,心想,本以为师父是正经人,结果.....

    翌日,紫虚道人要与聂啸天和卫无涯分别。

    “师父,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吧?”聂啸天担心道,现在这种情况要是留师父在这儿,天秦又派人来对付师父可怎么办?要不要喊卫大哥一起强行将师父带走吧。

    紫虚道人看出了聂啸天的眼中的忧虑之色,微微一笑:“放心吧,为师会去一处让人难以找到的隐蔽之地度过自己剩下的时光。”

    见聂啸天面露伤感之色还想劝说,又继续道:“好徒儿,为师希望你记住,人生中我们都是过客!就像旅行中不同的人陪着我们走过不同的旅程,最终的旅程还得我们自己去走。快去吧,你有自己的路要走,为师也一样。”

    “那师父你保重。”聂啸天点了点头,既然师父的安全不用担心了,便于卫无涯一起离开了。

    想起昨天夜空中北方聚齐那三颗星,紫虚道人叹道:“五圣星的宿命想必要开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南陵城丞相府客厅,一名带着几分儒雅书生气的中年人坐在中央,单手扶额,眼神中充满无奈之色。

    旁边站着一名红衣女子,约莫二十岁年纪,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大厅左侧坐着轩辕恒,心腹安歌站在他身旁。

    右侧坐着一名约莫三十岁出头的男子,一袭白衣,高贵与优雅,风华与飘逸,同时又结合了深沉与内敛,阴郁和深邃,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一股子无与伦比的魔力。他的身旁则站着一名粉裙女子,手持红缨枪,容貌甚是秀丽,身材苗条,眼神中带有一股子英气。

    轩辕恒和那白衣男子眼神总是不经意间看向那红衣女子。

    “太子殿下和越王殿下能来丞相府,令老臣蓬荜生辉,不如让老臣摆个宴,大家一起...”

    “不必了,本宫是有事要找玉沁有话要说。”不等丞相东方鸿飞说完,便被轩辕恒打断。

    红衣女子见轩辕恒打断父亲的话,眉头微皱,她自幼与轩辕恒相识,轩辕恒心胸狭窄、不顾大局、自私自利、目中无人的性格让她很讨厌。原本轩辕恒那些破事,她也懒得管,但现在轩辕恒居然在她和心上人越王轩辕康有婚约后还敢打她主意,她可不会任由轩辕恒胡来。

    白衣男子看到了东方玉沁脸上的为难神色,说道:“本王与玉沁已有婚约在身,太子现在这样做可不好把,而且这可是陛下亲自赐婚的。”

    东方玉沁看到轩辕康为自己解围,眼神中充满柔和的爱意。

    “什么,父皇赐婚!”另一边的轩辕恒犹如晴天霹雳,身体一晃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随后拳头紧握,随时有爆发的趋势。

    中央位置的东方鸿飞看这两边剑拔弩张,心中喊道:你们千万不要打起来啊,这个罪名我背不起啊。

    安歌害怕轩辕恒一时冲动便帮忙说道:“玉沁小姐,我们太子不是这个意思,而是知道你才华横溢,所以有些小问题想向你讨教下。”

    轩辕恒听了后微笑点了点头,怒气消了不少,身体放松下来,很满意安歌的表现。

    这时轩辕康身后的粉裙女子也站出来说道:“既然是讨教问题,那应该当面问就可以了。”

    安歌看着轩辕恒又要发作,气的骂向粉裙女子:“哪来的野丫头,我们皇家的事,轮得到你来管?”

    粉裙女子神色玩味,冷笑道:“你是太子身边的安歌是吧,你只不过是个侍卫,居然敢把自己和皇家相提并论,是不是有不臣之心啊?”

    “你...你 ...你....胡说!”安歌顿时语塞,这个罪名他背不起啊。

    “好了,清瑾,你看都把安侍卫吓坏了,”轩辕康顿了顿,又补充道:“要是把安侍卫吓坏了保护不了太子,你可要负责咯。”

    看着这腹黑主仆俩一唱一和,安歌实在忍不住了:“那个叫什么清瑾的丫头,莫非你是越王府的新晋的那个女侍卫,据说越王府的侍卫各个都能独当一面,在下想讨教下!”

    凌清瑾摇了摇头,叹道:“我拒绝,哎,我看你脑子本来也不灵光,万一再被我一顿打,变成白痴了,这个罪名我可背不起啊。”心中得意无比,你想和本姑娘打我就打,那我多没面子。

    轩辕恒知道这样下去安歌要自闭了,于是对着轩辕康说道:“王叔,侄儿有个请求,其实本宫对越王府的武功甚感兴趣,不如让他们两个切磋下,让本宫开下眼界。”

    轩辕康悠闲的喝了一口上好的龙井,点点了头:“既然太子都这样说了,清瑾你就好好让和安歌切磋下吧。”

    凌清瑾听到了轩辕康把‘好好’两个字咬重了读音,身为越王府的贴身女侍卫,自然明白轩辕康的意思。朝着安歌嘲讽到:“待会儿把你打傻了,我可不负责。”

    安歌:“!@#¥%……”

    在东方玉沁建议下,挑了丞相府平时侍卫的演武台作为比斗场所。

    两人一上台,凌清瑾就持红缨枪轻盈地越到安歌身边,枪尖不停攻向安歌的上半身大穴,,安歌用剑不停格挡,把上身护的密不透风,让凌清瑾一时难以攻破。

    紧接着凌清瑾立即变招,枪身婉若游龙扫向他下半身。安歌随即空中一跃,趁凌清瑾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手中剑一个直劈看向凌清瑾,凌清瑾早有所料向前一个翻滚躲过这一剑。

    东方鸿飞看到安歌把自己的擂台划出一个口子,心疼不已,我的地板啊。

    两人在拉开距离后,安歌在趁凌清瑾一枪再次刺来时握着剑顺着她枪身滑了过去,凌清瑾顿时花容失色赶紧扔下了枪双手按住安歌的双手,不让安歌的手发力。

    被凌清瑾柔软的双手握着,安歌一脸淫笑:“小娘子,是不是觉得哥哥我刚才这招太帅,想主动靠近哥哥我呀。”说完还跑了个媚眼。

    “你....”凌清瑾气的双颊红晕,心中突然灵机一动,整个人上半身往下一沉,一条长腿顺势从身后往前一翻,轻轻往安歌额头点去。安歌措手不及,只看到一双白靴子踢到自己额头,顿时眼冒金星,手中剑脱落。

    凌清瑾抓住机会腰肢一扭,腿鞭往安歌脸上一扫,安歌直接被踢倒在地。想起刚才的被轻薄的情景,凌清瑾怒气微笑,跃到空中,一脚踢向安歌裤裆中间那里。

    安歌吓得脸色惨白:我的下半身完了。

    就当安歌将以为自己要变成太监时,身边突然一缕香风袭来,一只穿白靴子的玉足挡回了凌清瑾的攻击。只见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挡在他面前,容貌绝世,一阵风吹过,衣袂飘飘,裙角飞扬,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眼神柔和,宛若天仙下凡。

    “寒雪落,你干什么?”凌清瑾对于白衣仙女阻止她揍安歌很不满。

    “我死了,我死了!哪里来的这样的仙女?这仙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就算太子跟我换位也不干。我安歌死皮赖活,上天下地,枪林箭雨,刀山油锅,不管怎样,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寒雪落刚一出现,安歌胸口宛若被一柄无形的重锤狠狠击了一记,霎时间口干舌燥,目瞪口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