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侠徒幻世录 > 第二十三章 血溅神女河
    (4)

    七日之期来到以前,为了扭转颓势,御夷镇所有军民必须各司其职,万不可坐失良机,有力气的卖力气,有才智的出才智。

    坐而论道者向来不会得到真正的尊重,泛泛而谈不仅耽误时机,还会让人迷失方向,不知进退。

    御夷镇不过只有一城,为了避免这种足以导致王朝覆灭的人出现,决策者对待众人、诸事都必须要更为谨慎细致方能确保万无一失。

    以赵家为主的决策者既不能仗势贪权,又不能好大喜功。赵苇经营过多年生意,他走南闯北,在塞上、在关内,前后数十年,上百次历经生死火线,他知道该如何与下属、同伴建立起互相扶持、互相信任的关系。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铁律,便是决策者绝不能过多干预执行者的行为,即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赵家人深谙此道,因此才会水到渠成地促成与少年英雄白凤之间的紧密联系。

    高明的决策者,向来习惯让下属出尽风头,把自身掩藏在暗处而不露行迹。所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大概便是如此。

    作为初窥门径的决策者,赵氏兄妹或许仍未完全理清楚众人在密会中讨论得出的反制策略,但是密会结束不久,父亲赵苇便私下唤来兄妹二人,意在将撰写与前方密探往来信函之任务交托给赵括、赵小妹二人代为完成,权且当作是一次简单的测验。

    兄妹二人领命后,小妹起初还以为这是父亲小看自己,故意把这种由幕僚门客做的事情移交给自己去办,同时,赵苇还煞有介事地吩咐家仆门客严加看守,在信函完成前,小妹与哥哥赵括一起被困在赵家内限制日常出行。

    樊立吴的当众指责,家父的轻视,如今,就连人生自由都受到限制。赵小妹一天之内便接连遭受各方的敲打,在好一段时间里,她为此变得一蹶不振、提笔忘字。

    她开始思考,自己是否当真如此无能?如同平民百姓传闻中所言,难道赵家兄妹皆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吗?

    “唉。”赵小妹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个早上哀叹了几回,只见她无精打采地坐在矮桌前扶着额,把毛笔重重地扔到一边,说:“哥哥,我们呆在这里到底能有什么用处?若是前方再有什么差错,而没人能及时补救的话,那……”

    “小妹,没想到你现在居然会这样想了。”赵括与小妹面面相觑,挺直了身板盘腿坐着,续道:“按照你从前的性子,现在不该是在暗地里庆幸自己能得一份闲差的吗?”

    “我……我,我觉得心里不安。”赵小妹不自觉闭上眼在心里祈祷了一刹那,但是她在脑海中看见的不是神仙妖怪,而是那对正在四处跋涉的侠侣。

    “他们,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呢?”说罢,她无语凝噎,心中尽是白凤与慕容嫣放下自我、抛弃自我、从不考虑自我的光辉形象,仿佛在他们面前,赵家兄妹确确实实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样,小妹为此感到无比惭愧。

    他们眼中,似乎总能看见自身利益得失以外的事物,他们的双眸闪亮如星辰,可以刺破任何角落的黑暗,他们用这种锐利的眼光去探索、去发现、去创造。他们不是什么王公贵族、天命之子,他们正走在路上。

    “小妹,他们会回来的,就在我们这仗打胜之后。”赵括格外温柔地安慰道:“其实,这并非是什么闲差。吩咐远在百里之外的人做事,难道你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情?”

    “首先,要保证信函能够送到对方手中而不外泄,这是首要关键的大事;其次,如何措辞用句才能简练达意,既不会束缚住对方的手脚,又不会放任对方做出任何愚蠢的事情来……”赵括讲得头头是道,像是早已把运筹之术了然于心:“我以为,这信至少要写三份,由三人分三路一起送去。”

    “那我们该写什么好?”赵小妹沉吟半刻,又道:“让他们严阵以待,等时机一到尽数出兵与我们里应外合?”

    赵括颇觉不满,轻轻拍了拍小妹的后脑勺,打趣说:“方才诸位豪杰英雄议论军机的时候,你到底在听些什么?是不是又在光顾着生闷气了?”

    “我……”

    “听好了,我们要让联军不察觉出后方发生了兵变,必须要瞒天过海。为防止在这七日内有联军使者、运粮队伍出入怀荒、柔玄,我等须差遣密探降下御夷镇旗帜,将一切恢复原状,而后设法招降联军将士,将不从者先打入地牢,待日后发落……”

    小妹听了哥哥一番陈述,方才慢慢记起刚议论过的军机要事,当即挥毫动笔,写下三封信函,每封信都设置了特定的隐语,必须要结合一本特定的书籍才能够解读,最后分别盖上火漆印章。

    此事罢了,赵氏兄妹马上着手找寻信使。此等机要文件,送信人必须对御夷镇忠心不二且马术了得,方能胜任此事。

    消息传到御夷书院,各位门生学子争相上前,都说愿意为御夷镇献身。此时御夷书院主人白凤不在,便由苏青代为抉择,而他的选人标准很简单——能者多劳。

    苏青从御夷书院中推举两人给赵家,此二人皆是跟随过虎眼习武,曾在军营呆过一阵子的门生,是以最有可能存活下来。其中蘧伯言为大师兄,便令最小的师弟呆在书院照顾“疯师姐”,与另一位师兄共去赵家领命。

    然而在这途中,蘧伯言却不巧遇见一个“拦路虎”,他定睛一看,此人身形娇俏,站在路边的高墙上丝毫不畏惧,并且身着青衣,正是那苏青的师妹岳青菱。

    “你们是不是要去找白凤和荆棘他们?怎的能不捎带上我?”说罢,这少女一个空翻从墙上跳了下去,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们噤声:“你们别吵,我没告诉我师兄,我是偷偷来的,因为我知道,他是绝对不会让我去的!”

    如此这般,原本只打算推举两人的苏青稍不经意间,就把自己师父的宝贝女儿也送到了战场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