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红楼志 > 345.又遇行骗,黛玉的成长
    “哥哥又在胡诌了,赵子龙是历史上的人物,他的坐骑怎可能还活着。”

    黛玉嗔怪地看着陈颍,一副你又来捉弄人,我才不会上当的样子。

    因为陈颍以前给黛玉讲过赵云,当然讲的不是正史上的赵云,而是、评书里的,娶了马超之妹马云禄的版本。

    再加上那匹白马和“照夜玉狮子”的描述很像。

    因此一听陈颍说“子龙哥哥”,黛玉想到的就是赵子龙,就明白陈颍是想捉弄她。

    陈颍忙笑道:“口误,是我口误了,不是子龙哥哥,是你子阳哥哥的。”

    黛玉先是一愣,这子阳又是哪个?

    忽地就想起眼前这人的表字可不就是子阳么。

    黛玉一张俏脸顿时红扑扑的,嗔道:

    “你又捉弄我,不理你了。”

    娇哼一声,黛玉转头看着窗外,真不理陈颍了。

    知道黛玉是害羞了,陈颍笑了笑没再继续逗她,跟她一同看着窗外的景致。

    没耽误多久,城门守卫便放了行,马车缓缓驶过城门,朝着西城行去。

    转过一个街口,只见人声鼎沸,围了个水泄不通,根本无法通行。

    陈颍眉头一皱,暗骂一声五城兵马司的人都是吃干饭的。

    “竹砚,去看看前面怎么回事?”

    “爷,我已经让人前去查探了。”竹砚在外面回道。

    “哥哥,要不我们换条路走罢?”

    听到黛玉的声音,陈颍舒展眉头,微笑道:

    “先等等,看看前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快,前去查探情况的护卫回来,将消息告诉竹砚,竹砚到窗外回禀:

    “爷,前面是一群和尚在开坛作法,招收信众。”

    陈颍一愣,癞头和尚不是都被自己搞死了吗,这些和尚不低调念经,怎么还敢出来招摇?

    很快陈颍就反应过来了,当日在九华宫的人,估计大半都被太上皇清理了,剩下的也都不会泄露当日之事。

    所以外面这些人都还停留在太上皇倚重“高僧”的阶段,这也就能够解释的通,为何堵成这样也不见五城兵马司的人出来疏通。

    因为他们不敢招惹和尚。

    陈颍冷笑道:“看来我最近跟和尚犯冲啊。”

    “竹砚,具体说说,前面的和尚是怎么骗人的?”

    虽还未看到,但陈颍可以笃定,前面那些和尚绝对是趁着“高僧”的势头,出来招摇撞骗的。

    看这人数,绝对不是刚围上的,虽说这条街上并没有住着达官贵人,但也是西城贵人们进出城时常走的街道。

    如今堵成这样却没人出面,很显然是因为“高僧”的缘故,都不想招惹和尚。

    竹砚回道:“爷,前面那群和尚在街上支起了一口大油锅,当众将手伸进油锅里……”

    竹砚说了一半,马车里的几个小姑娘齐齐惊呼,显然是被竹砚说的油锅探手给吓到了。

    “行了,不用往下说了,将马车赶到近处,我亲自看看。”

    吩咐完竹砚,陈颍看向有些惊悸的几人,好笑道:

    “光听到就被吓到了?放心,那是假的。”

    被陈颍嘲笑,晴雯脸上有些挂不住,因为刚才她的叫声最大,陈颍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也是大半落在她身上。

    晴雯不服气地嘟囔道:“爷又没亲眼看见,怎么就知道是骗人的。”

    “等下你就知道了。”

    陈颍看向黛玉,问道:“不知玉儿可还记得在苏州遇到的乌灯和尚?”

    黛玉点点头,问道:“哥哥是说前面这些人跟乌灯和尚一样,是骗人的?”

    陈颍嗤笑道:“前面这群歪瓜裂枣,比起乌灯可差远了。”

    “乌灯的那套骗术,是他师门几代人钻研完善出来的,方方面面甚是周密,连人心都考虑进去了。

    若不是遇到我,估计他那一套还能再骗个几百年。”

    黛玉啐道:“哥哥也忒不知羞了,哪有这样夸自己的。”

    陈颍心道:我这可不是自夸,而是血淋淋的事实。

    黛玉又问道:“那前面这些能在油锅里洗手的,为何就不如乌灯那些?在百姓眼中,不都是‘神迹’吗?”

    陈颍笑道:“玉儿这个‘油锅洗手’形容的很是贴切嘛。”

    “之所以说他们不如乌灯,是因为他们这一套不能长久。

    乌灯用的那些,百姓再是好奇,也没办法模仿,那些‘仙药’也只是面粉做的,吃不坏人。”

    黛玉恍然,立马接道:“‘油锅洗手’很容易让百姓自己尝试,然后……”

    然后黛玉打了个冷战,没敢继续说下去。若是真的有人好奇尝试,那后果,光是想想就可怕。

    陈颍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虽说他们这套很快就会被人识破,但既然遇上了,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早些揭穿他们,就少许多人受伤。”

    这一瞬,黛玉仿佛又回到了乌灯寺,又看到了那个毅然揭破骗局,顶天立地的陈颍。

    “嗯。”黛玉也无比郑重的点头,无论陈颍要做什么,她都会和他站在一起,至死不渝。

    马车渐渐驶近围观的人群,听到马蹄和车轱辘声,这些人头也不回,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

    不避让也就罢了,不少人嘴里还咒骂着。

    “怎么又有马车,这些人是瞎了眼吗?看不到这里过不去?”

    “估计是脑子不好,正常人远远看到就换别的路了。”

    ……

    诸如此类的声音很多,明明是他们堵住了街道,却能理直气壮的咒骂被他们妨害的人。

    这种心理,和后世那些凑够一波人就能理直气壮闯红灯过马路的人,何其相像。

    “爷,这些人也太过分了,明明是他们挡了路,还骂我们,我……”

    晴雯气地直跺脚,雪雁也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紫鹃和香菱虽没她们那么激动,但也是面带怒容。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这些人骂的是她们的爷,是她们的姑娘,这逼骂她们还要让她们生气。

    陈颍笑了笑并没有说话,黛玉劝慰道:

    “你们和这些百姓置什么气,他们本就是市井小民,难道你们还要求他们知书达礼不成?”

    看着黛玉开解晴雯她们,陈颍心中满是欣慰,以前的黛玉最是容易为这些闲言碎语怄气,现在的黛玉豁达、包容。

    这些改变和成长,都有他的参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