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品修仙 > 第一六五章 渔眠安神,海妖挽歌
    秦阳站在原地,等待了片刻,却不见海妖身影,不由微微一愣。

    她竟然没有立刻冲上来,挖出自己的心脏,吸干自己全身的鲜血,她在等什么?

    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金碧辉煌,雕梁画栋,墙壁上勾勒着大幅大副的壁画,无数壁画之中的生灵,游走其中,其乐融融,道旁的雕像,已经有嘴长的开始打量着秦阳,议论纷纷。

    “呵……”秦阳失声笑出声。

    原来海妖也无法完美掌控这里的记忆场景,她只是能引出变化,重新将自己困在这里而已,这里一片其乐融融,想来时间点,还是很早的时候,那时候应该还没有海妖仙子呢……

    脚下站的地方,应当就是破洞所在的位置,只不过,纵然一直站在这里,最后的结果却不会有任何变化,按照上次的发展,最终海妖出现,一曲海妖葬魂,这里的一切生灵,统统都会死。

    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作用。

    这就是海妖的打算。

    这一次来到这里,心态就截然不同了,秦阳扫了一眼道旁的壁画生灵,他们都在顺着壁画,向着前方走去。

    若隐若现的丝竹之音,自走廊深处传来。

    秦阳迈步前去,乐声越来越清晰,清脆者如珠玉落盘,绵柔者似绕指柔情,乐声汇聚到一起,就成了一种缠缠绵绵,透着温吞的靡靡之音,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如同泡在温水之中的软绵沉迷之感。

    秦阳绕过一个拐角,就见道旁一座大殿的大门洞开,这些靡靡之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举目一望,里面宾客如云,环坐两侧,上首一位喝的有七分醉意的年轻男鲛人,一手搂着一位衣着暴露的女鲛人,狂笑不羁,不停的举杯畅饮。

    一侧有蚌女抚琴,水妖低唱,多手妖怪敲击乐器,一众海族,各司其职,奏响着软绵绵的靡靡之音。

    而中央,还有一些拥有人形的海族,衣着暴露,只是轻纱遮掩要害,扭动着腰肢,舞动着诱惑的舞蹈。

    舞女变换位置,顿时,露出另一侧的一张桌子,秦阳打眼一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里面一侧的一张矮几后面,陈友达面带傻笑,端着个酒杯,双目失神的望着中央起舞的舞女,微张的嘴唇边,一滴滴涎水,不断的滴落。

    秦阳气的脸都绿了……

    尼玛,我说怎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都找不到半点这咸鱼二世祖的痕迹,原来这货在这快活呢!

    老子跟人打生打死,差点被人干掉好几次,还惦记着这货别被人干掉了,他倒好,在这喝着花酒,听着淫词艳曲,看着一片白花花不停的在眼前晃,都特么乐不思蜀,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了!

    秦阳大步走上前,上去就是两个耳刮子。

    陈友达还是带着傻笑,双目无神,眼睛里倒映出来的,尽是一片白花花不断的晃。

    “嘿……”秦阳气乐了,手下不停,左右开弓,一连七八个耳刮子抽上去,陈友达的眼中,才慢慢的恢复了一点神采。

    清醒过来的瞬间,陈友达便痛呼一声,伸手捂着脸:“裘兄,你打我干什么?”

    “我打你?我他娘的不打醒你,你就死在这了!”秦阳气的上去就是一脚,将陈友达踹翻在地上。

    这种上不了台面,顶多九流的魅术,竟然就能将他迷的五迷三道,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亏自己还专门来找他了。

    “咳……”陈友达面色一红,低头一看,裤裆里竟然都湿了一大片,连忙弓着身子站起来,神情尴尬:“让裘兄费心了,我这……我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别废话,赶紧走!”秦阳没好气的叹了口气。

    这家伙的运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好,不知怎么的又跌入到这里,偏偏还正好在破洞的范围内,若非海妖急着要拦住自己,引出记忆场景,填充了破洞……

    若非正好自己心有所感,来这边看了一眼……

    他恐怕就真的被迷死在这里了。

    堂堂三元修士,竟然被一群女妖精,用下九流的魅术迷的溢湿了裤裆,丢不丢人啊,身为玄天圣宗二长老最溺爱的后辈,竟然还是个童子鸡,连圣宗内的女弟子竟然都没潜规则一个……

    他这二世祖当的可真够失败的。

    秦阳转身向外走,陈友达满脸通红的跟在后面,这里尽情享乐的人,也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二人一样,任由二人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

    走出大殿,后方的靡靡之音,顿时消失不见,大殿内也变得空空荡荡,场景顿时开始了变幻。

    “裘兄,你还没逃出去么?”陈友达面上带着一丝疑惑,挠着头,半晌没想明白……

    怎么会在这里见到秦阳,按理说,秦阳应该在之后的记忆场景里的,怎么会出现在这。

    “别废话,赶紧离开这里。”秦阳摇了摇头,也不解释,伸手一翻,手中多了一支翠绿如玉的七孔竹笛。

    轻轻抚摸着竹笛,秦阳回忆着脑海中的渔眠安神曲,神情暗淡,喃喃自语:“陈兄,你说,若是有机会,能干掉海妖,却也会抹去一点别的东西,永远抹去,应不应该狠下心,将海妖彻底杀死。”

    “啊?”陈友达挠了挠头,没什么犹豫:“要是有这个力量,自然要先抹杀海妖,她太可怕了,完全没有一点人性,若是她逃出去,不知道多少无辜之人惨死。”

    “她若是永远也无法离开这里呢?”

    “能杀掉还是杀掉好了,她简直就是魔头,太可怕了。”

    “恩,说的也是,斯人已逝,存不存在一点痕迹,已经无关大局了,若是小七知道,她一定也希望我这么做。”秦阳默默的点了点头,含糊不清的自言自语。

    “裘兄,你说什么?”

    秦阳不回话,慢慢将竹笛横在身前,周身真元运转,吹奏竹笛。

    轻灵悠扬,带着一丝简单欢快的曲调,绵绵不觉,奏响开来。

    一缕缕似是海波荡漾,轻轻柔柔的涟漪,自竹笛之上缓缓的逸散开来。

    无形的涟漪扫过后方空荡荡的大殿,里面顿时又浮现出笙歌燕舞,醉生梦死的宴会。

    只是这涟漪裹挟着曲子扫过之后,里面的人物,无论是奏曲歌唱的海族,还是那些扭动腰肢,舞姿魅惑的妖女,统统都似风中沙人,随着风吹而过,立时烟消云散。

    周遭的壁画、雕像、金碧辉煌,也似短短一息之间,经历了时光数万年的变化,显眼的颜色变得暗淡灰败,灵活的画中生灵,也尽数失去了灵性,化为固定的画作,然后在岁月的斑驳之中,不断脱落,化作齑粉……

    轻灵欢快的乐曲,不断奏响,周遭的一切,却飞速凋零腐朽。

    秦阳微微垂目,脚踏金光大道,慢慢踱着步子,身形飞速的顺着走廊前进,竹笛奏响的渔眠安神曲,也也来越欢快,而且那欢快之中,还透着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

    涟漪荡漾,所过之处,金碧辉煌,尽数消散……

    路过曾经王姬准备宴会地方,里面顿时浮现出那一段记忆。

    美味珍馐,虾兵蟹将,宾客高手,包括王姬,尽数于无知无觉之间,犹如梦幻泡影,缓缓的消散……

    秦阳也看到了,第一次见到的小七,欢快的游走其中,大胆的装束,天真烂漫。

    只是转瞬,秦阳便闭上了眼睛,心中复杂莫名。

    小七也在曲声中,慢慢的化为虚影消散……

    秦阳脚步不停,一路顺着路往前走。

    路过美轮美奂的后花园,曲声凋零这里的一切,化去了夺声的怪物,化去了痛苦的小七……

    曲调愈发愉快,可是秦阳心中却有一丝悲凉,愈演愈胜。

    直到一个个场景,化作泡影消散,第一次见到了记忆之中的海妖,海妖的身影也消散之后,秦阳也感觉不到多少欢快。

    曲声慢慢的变化,乍一听是越来越欢快,可是秦阳学会这么久,才真正的领悟到其中真意。

    这哪里是欢快,这里是无尽的悲凉。

    渔眠安神曲,是第三身所做,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还以为这是第三身,在凡人的那段日子里,做出来的曲子,本意就是纪念那一段最平淡最简单的快乐日子。

    直到现在才真正明白,这首渔眠安神曲,表面上是欢快,是纪念那些的平凡渔家日子,可是真正的内核,却是为了真正抹除掉三身在这世上最后一点痕迹。

    从未有人知道,渔眠安神曲到底是什么,不是因为太神秘。

    而是渔眠安神曲,从来不是为了杀伐,而是为了抹除掉记忆。

    “我最擅长的就是忘记……”

    “忘了了就好了……”

    “忘了你就可以离开这里。”

    曾经一直以为,是因为小七执念这些,第三身才会做出这首最神秘的渔眠安神曲,为了忘记。

    直到之前再次见到海妖,见到海妖距离自己不过百丈之地,她却没有动手,反而出了下下策,引出记忆场景,填补破洞,生怕自己逃走。

    那时,才终于明白了。

    想岔了,全错了。

    之前疑惑,为什么海妖未死,却还一直待在这里。

    错了……

    她不是不想离开,她是根本没法跨出这里一步,甚至半点力量都无法离开这里一步。

    小七香消玉殒,第三身永恒安眠,而以她们的状态,小七怎么可能让海妖斩断联系,海妖必定也已经死了。

    她早死了。

    留在这里的,只是如同这些斩出的记忆所化的场景一样,那些场景里,可不只是有小七的记忆,也有海妖的记忆。

    这个海妖,本身就是一段海妖的记忆所化而已,最根本的一段记忆。

    她不甘被拖着死去,她不甘就这么消失,她布下后手,在本尊死了之后,斩出记忆化身,重新化作这里,滞留在这里,等着练假成真,等着重新归来的那天。

    进入这里的人,全部神魂崩碎而死,可是这些力量,却全部都是一点一点擂实她根基的方式。

    她等了几万年,就为了等着一个最关键的节点,等着量变引起质变的那天。

    渔眠安神曲,就是小七和第三身留下的最后后手。

    彻底抹除海妖的后手。

    所以,乐曲越是欢快,奏响曲子的人,领悟到的真意,却只是无尽的悲凉。

    自己杀了自己的悲凉。

    小七和第三身当时是怎么决定的,海妖若是复活,他们三位一体,他们俩也有复活的那天,到了一定程度,海妖自己也难以控制,海妖也无法阻止小七和第三身复活。

    可是她们为什么要做渔眠安神曲……

    记忆场景,在欢快的乐曲中,不断的消于无形,彻底的消失,彻底的湮灭。

    这里具象的任何记忆场景,里面的一切,本质都只是毫无防护,毫无抵抗,裸露在外的记忆而已,在渔眠安神曲之下,完全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

    只是,看着记忆场景里,不断有小七浮现,不断的消散,秦阳的眼眶慢慢变得湿润,再也难以压制心绪,再也难以压制悲伤。

    明知道,这里只是一段段记忆而已,可是真亲眼见到,却还是悲痛难耐。

    因为这抹去的,不止是海妖复活的希望,抹去的也是小七复活的希望。

    他们是单独的两个人格,单独的两个人,却是两位一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秦阳知道,这是小七和第三身,拼尽一切,最后的期望,也知道,小七早陨落了,自己也应该一鼓作气,毁掉海妖的一切。

    可心中却晦暗一片,满心悲凉。

    不知不觉,来到王宫大殿,这里就是最后一站,最后一处记忆场景。

    乐曲也奏响到最欢快的阶段,外人听到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在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一艘海船,飘荡在平静的海面上,年轻的渔夫,呼喝着口号,拉着渔网,渔网中海鱼不断的跳跃,又是一次大丰收。

    岸边,一身朴素的女子,笑的灿烂,挥舞着手臂,满心欢喜的等着年轻的渔夫,满载之后平安归来。

    这就是最平凡的快乐。

    秦阳流着泪,静静的看着最后一个场景之中的一切,随风消散……

    一切都恢复了死寂和破败,所有的记忆场景都不复存在了。

    一抹湛蓝的影子在前方浮现。

    “你好香啊,好想吃了你……”娇憨之中带着天真的话,忽然在秦阳耳边响起。

    秦阳的手微微一颤,曲调稍稍一顿。

    瞬间,异变突起。

    海妖眼中冷芒乍现,杀气骤起,指尖一点流光瞬间跨越空间,冲到秦阳左胸。

    秦阳身形稍稍一晃,让开了要害,这一点流光命中右胸,瞬间在其右胸穿过,洞穿出一个拳头大的洞口。

    流淌出的鲜血,随着流光一个回转,飞速的没入到海妖口中。

    而秦阳右胸伤口处,血如泉涌,不断的喷涌而出,被海妖吞噬。

    “小七已经不在了,彻底消失了,最后一点痕迹,都是我亲手抹去,你不应该再次让我听到的。”秦阳眼神黯淡,似是根本感觉不到伤痛,轻声自语:“你为了复活,不敢杀掉我,你需要生机,你需要活着的我,可是,你却让我更加确定,我应该彻底抹除你,你的最后一段记忆。”

    瞬间,欢快的渔眠安神曲再次响起,只是这次,欢快只是稍纵即逝,转而那欢快的曲调里,透骨的悲凉,便再也无法被暗藏。

    “不……”海妖惊恐的大喊,再次动手,只是这次,她的力量,尚未出手,便已经犹如虚幻的影子,飞速消散。

    她的身体,也开始慢慢虚化,慢慢消失……

    “你抹除掉我,我们就一起彻底消失了,你不能这样!”海妖尖叫着挣扎,可是身体却在一丝丝涟漪之下,动也无法动一下。

    她的身体内,力量剥离,化为乌有,一幅幅画面,化作虚影浮现,然后似是气泡,噗噗噗的消散……

    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毫无力量,只有一个微不可查的虚影时,秦阳慢慢的放下竹笛。

    “你不懂,你跟小七之间最大的区别在哪,她从来不害怕死,她从来不怕自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她只希望有个人能记得她,记得真实的她,而你呢?大名鼎鼎的海妖仙子,传说太多了,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记得真实的海妖是什么样子的,没人记得,你消失了,从此就彻底的消失了,半点痕迹都不会有,而小七,起码我记得她真实的样子,记得真实的小七。”

    “再见。再也不见。”秦阳低声喃呢一声,静静的看着海妖仅剩的最后一点虚影彻底消失。

    ……

    “你好香啊,好想吃了你……”

    “你会记得我的,对吧?”

    ……

    闭目回忆着过往,这时候才明白,那时候的小七,嗅到的根本不是轻灵之水。

    她嗅到的就是自己,因为自己身负一缕先天生机,一缕先天鸿蒙紫气。

    自己就是海妖涅槃重生,复活的关键,她吞噬了自己的生机,借助先天生机,造化自身,便能真正的复活过来。

    同样的,若是那时候小七真的吃了自己,她也能练假成真,从一段记忆之中跳出,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这就是为何只有她们能嗅到那种诱人香气,而别人从来没嗅到过的原因。

    只是可惜,小七和海妖,终归是不同的。

    现在,所有一切,彻底的结束,彻底的消失了。

    从此之后,世上再无海妖仙子,再无小七,一切痕迹都不复存在了。

    ……

    “裘兄,你慢点,我都追不上你了,找了你好半天了……”陈友达狂奔着冲进来,看到秦阳右胸一个大洞,顿时大惊:“裘兄,你怎么了?”

    陈友达手忙脚乱的拿出丹药,看也不看的就往秦阳口中塞了一把,又找出来几颗,捏碎了洒在秦阳伤口上。

    “裘兄,海妖干的?她在哪?我们快跑吧?”

    “海妖,彻底没了。”

    “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