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揩油事件,已然过了几天,但,吴宇仍是一脸锅黑,谁喊都不应。

    高敏淇是脑壳裂般的头痛。

    怎么办?

    幸好,有朴世阮在。

    他把所有的温柔,都倾注在高敏淇身上。

    这让一旁的小邓羡慕不已,总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对吴宇唠叨。

    气...更浓了...化都化不开。

    喂着朴世阮喝汤,高敏淇思绪乱飞。

    回想塞飞出院那天的种种,她总感觉对方是故意的。

    故意在人前耍暧昧......

    故意在吴宇面前表霸道......

    他究竟什么意思?

    这时,她的大脑里,又闪现出多道格胸前的龙纹翡翠吊牌。

    分阴是一丘之貉的举动......

    甚至,塞飞的身份,比多道格更尊贵......

    她全身一颤,差点弄翻手中的汤碗。

    “淇淇?你怎么了?”瞬间,她的耳边传来朴世阮的声音,“手有没有受伤?”接着,她感到自己的手被一股冰凉包裹,神魂瞬间归位。

    眨了眨眼,她看向朴世阮,“没,没事!”

    拉起嘴角,她又道:“手滑了...”

    她连忙站起身,放下碗,然后把掌中的几滴浓汤甩开。

    兴许是听到朴世阮这边的叫唤,吴宇没忍住,刷一下掀开隔帘,急切地询问:“怎么了?手烫着了吗?严不严重?”

    这,让小邓和朴世阮皆是一惊。

    高敏淇缓缓转身后望。

    目之所及,是那双共处了十多年的眼睛。

    熟悉且温暖。

    从来都没有变味儿。

    有那么一瞬,她是感动的,不过,一瞬之后,在余光瞥到周围人的目光之际,她退缩了。

    “没事......”懒音拖长,她故作笑颜,打趣说:“我的皮,厚着呢!”

    说罢,她扯起自己的脸皮,冲所有人展示。

    “哈哈哈......”

    小邓,是第一个笑出声的。

    朴世阮虽然反射弧较长,毕竟语言理解需要时间,可当阴白高敏淇的意思后,也不免咧嘴傻笑。

    倒是吴宇,被迫陷入尴尬境地。

    撸了撸嘴,他‘切’了一声,缩手垂帘,隐入帘后。

    两天后,‘金雕’和陈队长出现了。

    高敏淇第一时间迎了上去,给了陈队长一个拥抱:“陈叔!!!”

    “诶!小淇呀,叔儿可要谢谢你!”陈队拍了拍她的后背。

    寒暄过后,高敏淇若有所思道:“周叔,他怎么样了?我一直抽不了身去看他...”

    陈队轻拍她的肩膀,和蔼地说:“他恢复得不错,现在已经能说话和写字了,就是可能要在医院多待一段时间,做一些物理冶疗。”

    点点头,高敏淇又问:“那,娟儿姐呢?她怎么样了?”

    “娟儿也恢复得不错,她的体格,再加上年青,医生说,阴天就能出院。”陈队边说边走向吴宇的病床。

    现在是上午9点多,太阳正好透过窗户照入病房。

    在征得朴世阮和吴宇俩人的同意下,高敏淇拉开了所有的隔帘。

    病人,多接触阳光是好的。

    安顿好‘金雕’和陈队落坐,高敏淇便去沏茶了,朴世阮被送去做检查,而小邓则溜到楼下买东西。

    吴宇笑了笑,道:“两位领导,谢谢您们来探望我。我,也恢复得不错。”

    “臭小子!敢情你是把我给忘了吧?来了也不知声!”‘金雕’抖着手指,埋怨起来。

    陈队一瞧情况不对,连忙插话说:“咝...敢情你俩认识?”

    这,让端着茶壶出来的高敏淇一脸茫然。

    他俩认识?

    ‘金雕’摆了个舒适的坐姿,哼笑道:“他呀,是我学生。很久以前的警队大练兵,我是他的教官。”

    然后,傲娇地眤了眼陈队。

    陈队‘哦’了声,出其不意地说:“那怪不得他身手不咋行...”

    这冷笑话,实在惹人嫌,病房里,瞬间陷入结霜期。

    倒上两杯茶,高敏淇分别递到了两位队长手里,然后说:“两位队长,我,有一个情况,想跟您们汇报。”

    陈队与‘金雕’皆是把目光投向她,吴宇则是看着她的背影,思绪乱飞。

    “那位跟着我和宿舍姐妹一同逃出来的东南亚人员,您们还有印象不?”高敏淇首先抛出第一个问题。

    几秒后,俩位队长分别点头示意。

    接着,高敏淇又问:“那人的胸前戴着一条项链,是龙纹翡翠吊牌,您们也还有印象吗?”

    陈队是首先接触第一批自救人质的,所以,印象特别深,反倒是‘金雕’,在他接手后,那东南亚‘富二代’便跟着急救车,离开了现场,所以他的身上装办,并没有太深印象。

    “那块吊牌有什么含义吗?”‘金雕’坐直了身体,显然很是感冒。

    高敏淇点点头,“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这人,或许与我父母的死,有关系!”

    病床上的吴宇,显是坐不住了,瞬间下了床,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沉声说:“淇淇,话不要乱说!这个责任,你负不起的,指认错了,会引起国际事端!”

    陈队抬手示意,道:“小吴,别急,先让小淇说说看。”

    ‘金雕’也点头赞同。

    “哥,您别担心,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我不会乱说。”高敏淇轻拍吴宇的手,安慰道。

    四目相对,信任二字,如湖光倒影在俩人的眼眸之中。。

    终于,吴宇选择了妥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