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陈队他们走后,吴宇便处于沉默不语的状态。

    不是黑脸,而是冷漠脸。

    这让小邓很不适应。

    高敏淇又何尝不是?

    她更郁闷。

    冥冥中,似是明白吴宇为何生气,却又不断思考着如何破局。

    她并没有忘记悠珊珊为自己做的一切。

    她现在要做的事情,正是在报答,只是方式比较婉转罢了。

    或许也是看出了蹊跷,朴世阮总有意无意地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

    她只能半开玩笑地以‘我,是最幸福的人,没什么不开心的’来应对。

    实则,也是在告诉吴宇,她是个念旧的人。

    数天过后,吴宇自行办理了出院,招呼也没打,便离开了。

    同日,几名便装警员,进驻了病房,小邓也被撤走。

    “哥哥您好,请问您知道我哥去哪儿了吗??”高敏淇堆笑道。

    其中一个方脸的小伙子应道:“吴警官回属地报道了。我们是陈队安排来保护你们的。”

    高敏淇点点头,“那我给您们泡点茶。”,转身那刻,眼神黯淡无光。

    像极了被抛弃的孩子。

    一旁的朴世阮连忙用蹩脚的中文对那方脸小伙子说:“哥哥,请坐。”

    ‘方脸’点点头,自顾自地走向阳台,其余的人则是各斯其职,分散各点。

    洗手间里,高敏淇搓洗着茶壶和杯具,茫然地盯着前面的镜子,思绪乱成一锅粥。

    隐隐的心痛,随着血液的流动,传遍全身。

    她不明白,为什么吴宇不懂她的想法?

    她这样做,何错之有?

    缓缓地,她的眼神向下游走,最终定格在左脚脚踝上。

    长筒袜子之下,藏着那幅招灾的‘地图’。

    一时间,她很想问问父亲,为什么要把这么危险的东西,烙印在她的身上?

    正是这个东西,让她成了跟死神一样的存在。

    所过之处,哀嚎遍地,殷红弥漫。

    恍惚间,她抬眸望向手中的茶壶。

    打碎它,用碎片,把那地图毁了......

    是不是,一切都会结束?

    下一秒,脑子里,又浮起乐子妮的影像。

    那是一张担忧的脸,眼神中,又包涵着坚毅。

    接着,熟悉的声音响起:“淇淇,要坚强!金甲可以改变许多人的一生,必须好好守护,即便只剩最后一口气......”

    泪水,瞬间映红了眼眶。

    高敏淇放下无意中高抬的手,把茶壶轻轻地摆回洗手台上。

    是啊...我不能怂......

    明知山有虎,更应向虎山行。

    眨眼间,演唱会的事情已然过了数周。

    朴世阮被经纪公司接回了租住的公寓,而高敏淇,也回到了久违的宿舍。

    林正雅并没有食言,在她回来的那天,真的在宿舍里开了一个洗尘派对。

    除了陆羽菲还在住院,其余人都正常返校了。

    举起杯,韩灵感叹地说:“能够再见到各位姐妹,真的是恍如隔世啊!太不容易了......”

    “就是就是...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权娜一脸哭丧附和道。

    高敏淇没有接话,反而另辟蹊径:“我,有重要的事情跟大家说。”

    放下手中的汽水,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下,她续道:“为了不给大家带来更多的麻烦,我决定换宿舍。我跟系主任说了,她给我安排了一个单人间,在9栋那头,往后,大家要是想我了,就到那边找我玩。”

    除了张雨萱,其余人皆是面面相觑。

    什么状况?

    “敏淇,这是咋了呀?为什么要走?”权娜甚是不解。

    她似乎忘却了演唱会那群暴徒的目标。

    “需要我帮忙吗?”说罢,张雨萱抿了口汽水。

    韩灵瞄了瞄她,又眤了眤高敏淇,欲言又止。

    林正雅连忙拉住高敏淇,挽留说:“敏淇,不走成不?咱们相处都很和谐,演唱会那事,谁也没想到啊,没必要为这事儿记心上......”

    高敏淇笑了笑,温柔地推开林正雅的手,“姐,系主任已经帮我准备好房间了,还是不改的为好。您有空,也来找我玩嘛。”

    洗尘宴,就在这样的不愉快中,草草收场。

    张雨萱主动地拉起高敏淇的拖箱,快步走出门。

    望了眼众人,高敏淇晃了晃手,然后也转身离开。

    3栋与9栋间,隔了快有一点五公里的路程。

    骑单车倒是很快可以到。

    走路嘛,比较费劲。

    张雨萱,却偏偏选择这样的方式,送高敏淇去往新宿舍。

    走出几百米后,她回头看了眼,接着,掏出手机,关掉。

    抬眸望向高敏淇,晃了晃手机,道:“咱们聊聊。”

    高敏淇知道她的意思,马上按要求关闭手机。

    顿了顿,张雨萱靠上前,附耳细语:“我,是吴警官的同僚,真名张晓纹。”

    话音一落,高敏淇惊得掩嘴瞪眼。

    “宿舍里,除了我,还有别的组织的卧底......”

    说罢,张雨萱向后退了一步,又道:“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这么急着拉你走了吧?”

    心脏,轻微地颤着。

    恐惧,随着那微颤,渗透全身。

    高敏淇知道,那是正常的反应。

    可,她又极其地讨厌自己,都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害怕?

    不是说要与命运对抗到底吗?

    不是说要让身边的人彻底安稳生活吗?

    那为什么,对于这个消息,会恐惧?

    人,是群居生物。

    互相信任,才能互相合作,互相帮助。

    最终一起存活。

    历史的浪潮下,贪嗔痴怨的个人情感陡然增长,自私自利成了主宰人类情商的主要意念。

    正因为自私自利,导致信任逐渐跌落神坛。

    在一个信任不足的社会存活,身心皆疲。

    这,便是高敏淇恐惧之源。

    她的身边,可信的人,到底有多少,她并不知道。

    每天都活在测猜、试探以及自保之中,心态崩塌,也是理所当然的。

    “林正雅是谁的人,我大概猜到了。那韩灵呢?你为什么认为她有问题?”

    在否定了权娜后,她说出了自身的疑问。

    张雨萱撸了撸嘴,斜下眼眸,道:“你,还是挺聪明的...韩灵,貌似无公害,倒是全系出了名的心机女,道上的人,还赠她‘女版诸葛’之名...”

    “啊?”高敏淇对听到的内容,甚是不解。。

    张雨萱拉起拖箱,重新迈步前行,“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