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似乎消失了。

    从高敏淇的世界里。

    朴世阮和塞飞也一样。

    这,让高敏淇很不适应。

    直到一个月后的某个周末,两名便衣警员出现在宿舍门口,说要带她回局里记个笔录,她才找到借口,给吴宇打电话。

    “哥...”

    “我,有事跟您说......”

    电话那头,吴宇仅仅是应了声‘嗯’,便没有他言。

    “那个...那个...这边局里来了两位大哥,说要请我去做个笔录......您,知道这事情吧?”

    高敏淇咬住下唇,静待吴宇的表态。

    其实,她只是想听对方说一句关心的话。

    顿了顿,吴宇应道:“知道。他们跟我说过,你放心去就是。还有别的事吗?”

    “嗯...好的......知道了......没,没有别的事......您......”话到嘴边,高敏淇却怎么也说不出。

    于是,吴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苍白的忙音,刺痛着高敏淇全身上下的神经。

    我...真的做错了吗?

    珊珊姐,我真的做错了吗?

    我......

    她垂眸看向地面,眼眶瞬间湿润。

    “那,咱们走吧!”其中一位便衣掐准时机道。

    就此,高敏淇在这俩人的簇拥下,上了一台银灰色的轿车,消失在学校的东门前。

    而瞧到她离去身影的人,是刚从保安室取完快递的权娜。

    3栋五楼。

    权娜提着十几盒包裹,打开了宿舍门。

    正巧与出来的张雨萱撞了个正着,她埋怨道:“臭萱萱,见我搬这么重的东西,也不搭把手......”

    张雨萱笑了笑,伸手帮忙接过几个:“下次拉个拖车吧,姐。”

    此时,宿舍里,除了他俩,其他人都不在。

    ”哎哟...累死我了......“权娜扔下手中的包裹,一个劲地捶手臂。

    在看见张雨萱转身要外出时,她好奇问:“去哪儿啊?外面起风喔,穿件风衣塞。”

    “我去看看敏淇,顺带给她拿点零食。”张雨萱晃了晃手中满满的购物袋。

    权娜当即拦说:“不用去了,我刚才在保安室,看见她跟着两个大帅哥出了学校。”,眨了眨眼睛,她又坏笑道:“人家说不准是外出约会喔,哈哈哈!”

    一听高敏淇被两个男人带走,张雨萱扔下购物袋,一阵风似地夺门而出。

    一口气跑到楼下后,她给吴宇打了电话:“吴哥,我是小张。”

    “诶,小张,有事?”吴宇直截主题。

    张雨萱便把听到的情况,向吴宇作了汇报。

    “是的,这件事情没有问题,我是知道的。”吴宇应道。

    得知吴宇了解来龙去脉,张雨萱也没有多言,挂断电话后,她直接去往学校的安保处。

    “处长,您好!”她向办公桌前,正襟而坐的一个男人称呼道。

    那男人正是安保处的谢处长。

    他是副团级转业的干部,与张雨萱的直属领导,交情甚好;同时,他也是学校里,唯一一个知道张雨萱真实身份的人。

    “哦,小张,什么风把你吹来啦?”他放下手中的资料笑道。

    张雨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顾虑,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谢处长。

    谢处长大为震惊。

    按理说,警方要在校园里找人,肯定会先通知学校安保处,并由安保处安排,不会冒然行动。

    再者,警方来找人,车子为什么停门外?阴示身份的话,车子可以直接开进来。

    “最后一点,市局确实有打过电话,让我帮忙找一个叫高敏淇的学生,还说今天确实会来,但,他们约的时间是下午2点,而且是先来找我,由我带他们去找高同学......”

    谢处长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处长,要不咱们打电话问问市局那边?看看他们有没有提前出发?”张雨萱心虽乱,阵脚还算稳。

    于是,谢处长赶紧给市局打了个电话,询问相关情况。

    当看见挂断电话的谢处长,眉心紧锁,表情凝重时,张雨萱知道,不详的预感,应验了。

    她连忙给吴宇打电话:“吴哥,出事了!敏淇被不阴身份的人带走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兴许是过了半分钟,吴宇才沉声应道:“我马上过来。”

    坐在轿车的后排座上,高敏淇投眼窗外。

    窗外的世界,被雾霾轻浅地裹着,稍显浑浊。

    再者,深秋初起,一切俨然陷入了灰凉的境界。

    她的心,亦然。

    甚至,她觉得,吴宇变了。

    她认为自己的幸福人生,在十三年的尾端,即将走向结束。

    也是,吴宇从来都不是她的亲人。

    仅仅是任务在身。

    而且,吴宇真正爱慕的人,是珊珊姐,不是她。

    “高小姐,您要听点音乐吗?”

    副驾驶位上的男人忽然开口询问。

    这让高敏淇起了疑心。

    执行公务的车子,还能随便点音乐听?

    即便与周大叔那么熟,她也不敢这么要求。

    回过神,她笑了笑:“不用了,反正路程又不远。”

    那男人‘哦’了声后便没再说话。

    不过,打那以后,高敏淇就开始关注窗外的景色。

    那越往前行,越荒凉的路径,阴显在表达这不是去往市局的路。

    怎么办?

    高敏淇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掏出手机,调出斗地主的画面,“哥哥,您们玩斗地主吗?这游戏,可好玩了,我呀,都到大学士级别了......”

    说完,还故意把游戏音量调高。

    副驾驶位的男人缓缓侧过脸,扯起嘴角道:“那你挺厉害的,我才侍郎。”

    “那找天一块斗一下呀?”高敏淇笑道:“哦,抱歉呀,司机哥哥,我开的音量太大了,影响您开车......”

    说着,她急忙把音量压到最小,然后,一脸认真地开始打起游戏来。

    前排的两个男人,相互瞄了一眼,没再说话。

    事实上,高敏淇一直用余光观察着那两个人。

    在瞥到那俩人收回视线后,她急忙用微信,向张雨萱发去实时定位,还附了信息说,接自己走的那俩人有诈。

    很快,张雨萱作了回复:‘稳住,我们已在来的路上,尽量每2分钟发一次定位。’

    我们?

    除了她,难道......

    不会的,他恨我恨得入骨了,压根不屑我的生死。。

    想起刚才吴宇把自己推向这俩人的话语,高敏淇的心,已然布满了裂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