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保处的询问,进展得不错。

    高敏淇从刑阴俩人的嘴里,获得了不少情报。

    现在,目标是谁,相当清晰。

    但怎么下手呢?

    回到宿舍,已是傍晚。

    张雨萱没有离开,反倒拉着她,跑到校外的美食街吃晚饭:“走,我们去吃烤串。”

    自从来到这里上学,高敏淇在这个城市,已渡过了将近四个月。

    这里的夜市,长什么样子,她压根不知道。

    心思都不在吃上面。

    当被拽着拉入美食街的那一刻,她仿佛回到了在兰灵生活的曾经。

    那里,晚上也有摆摊卖串的。

    那时,她还是个小馋猫。

    那会,她总能吃到悠珊珊买回来的烤串。

    “咱们坐这吧!我去买,要辣子不?”

    张雨萱轻车熟路地擦着桌面,翻出酱料。

    高敏淇摇了摇头,缓缓坐下来,仰脸看向不远处的挂墙餐牌。

    腰子、肥肠、牛油、鸡皮...一应俱全。

    看起来还不错。

    掏出手机,她把那餐牌拍成照,发给了吴宇,并配文:‘晚饭。’

    没等张雨萱买完单,吴宇便回了信息:‘小样,跟谁出去约会呢?小心我揍他!’

    浅浅的笑意,由眉心弯向眼尾。

    高敏淇盯着屏幕,心中的小鹿在肆无忌惮地蹦跶。

    ‘为啥要揍小张呀?她出钱又出力,做错啥了呢?(坏笑)’她怼了回去。

    这时,张雨萱回来了。

    一看那桃花朵朵开的神色,她已经猜到了,撸起嘴,羡慕妒忌恨地念叨:“我说,你们俩隔空还要撒狗粮吗?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唉......造孽啊......”

    说完,她也掏出手机,打起游戏来。

    不一会儿,老板端着一盘香喷喷的烤串,来到桌前:“姑娘,您们的串儿,一共80根哈,慢吃!”

    “80???”高敏淇把眼睛瞪得老大。

    张雨萱收起手机,一手拿一根,张嘴就吃,嚼了几口才说:“80怎么了?吃不完的,拿回去给权娜,她准能吃完。”

    “哦...”高敏淇眨了眨眼睛,拿起一根羊肉,吃了起来。

    十来分钟后,几个身影闪现在餐桌四周,把高敏淇俩人,与其他桌的客人,隔成了两个世界。

    那气势,别说被围在里面的感到压抑,就连外围的,也感觉出了异样,纷纷投眼吃瓜。

    热闹的氛围,一下子静得跟太平间似的。

    抬眸上望之际,高敏淇从那群人中,看到了熟悉的脸。

    不等她认出来,张雨萱已经扔掉竹签,站了起来,对着那脸的主人道:“灵姐,有什么事吗?”

    瞬间,韩灵扯起嘴角,客套地说:“别介呀!我只是想跟敏淇聊聊,没想干嘛...你看,周围都是人,我能干嘛呢?对吧!”

    说罢,她越过面前的两个西服大汉,径直坐到了桌前。

    张雨萱的视线,一直跟着韩灵的移动而移动,直到与高敏淇的眼神相遇,才使了个眼色。

    但,高敏淇没有配合,反而开口说:“大庭广众的,灵姐想聊什么?”

    “我想,你肯定知道我想跟你聊什么,是吧!”韩灵眯眼而笑,像极了封神榜里的妲己。

    高敏淇瞄了她一眼,没有正面回应,直接站起身,冲不远处的老板喊了句:“老板,这里打包!有点赶,要快!”

    接着,她垂眸,冲韩灵说:“有什么事,回宿舍再说。还有,撤掉你的人,否则,别想聊下去。”

    韩灵愣了愣,似乎没想过高敏淇竟有这种气魄。

    想了想,她挥了挥手,支开了那几个西服大汉。

    三人两前一后,进入了9栋620房。

    这里,是9栋的最高层,而这个房间,是9栋最偏僻的房间。

    房间的墙体,没有一面是跟左右两侧的房间相连的。

    一翻整理后,高敏淇在房中央设了个小桌,然后示意张雨萱和韩灵俩人坐下。

    泡上一壶花茶,她把打包的烤串摆在碟子上,“谁饿谁吃,不用客气。”

    面对礼遇,韩灵甚是疑惑:“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谈,不是开茶话会。”

    “想谈,就要按我的习惯来。”高敏淇靠坐在床脚边,把场面控制得死死的。

    “说吧,你有什么事找敏淇。”张雨萱不太客气地问了句。

    韩灵看了看高敏淇,又扫了眼张雨萱,发现这俩人是一伙的。

    思前想后,她终是开了口:“我是来谈合作。”

    “什么合作?跟谁?”高敏淇双手交叉胸前,盘腿坐起身。

    目光沉着,根本不像18岁的姑娘。

    韩灵掏出一张卡片,推到高敏淇跟前,“我的家族,做矿产生意,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到了我爸爸叔叔那一辈人,便专注于稀有金属以及玉石等的生意。”

    “原本,生意经营得不错,两年前,我二叔跟我爸说,在东南亚某地,探出了一个翡翠玉矿,很稀有,只要投资,绝对能赚翻翻。”

    “我爸和其他叔辈也不蠢,虽然没有出手,但却派人暗中调查这个矿。”

    “殊不知,二叔竟联合外人,把三叔和四叔骗了去,结果,他们被当地一个叫‘锋火’的组织关了起来,当成了人质,不断向我爸要赎金。”

    “我奶奶还健在,她最疼三叔,见不得三叔受苦,所以,一再逼迫我爸按‘锋火’的要求给钱。很快,现金流断了,家族的各项生意,出现了问题。”

    “在知道我们家族即将被榨干后,‘锋火’的人找到我爸,说只要我们找到‘金甲城’,就无条件放了三叔和四叔,甚至还会投一笔大钱,缓和家族的资金问题。”

    “后来,他们说,‘金甲城’的秘密,只有一个叫高敏淇的姑娘知道,于是,通过各种关系,我被安排到这所学校......”

    一口气说完了所有话,她望向高敏淇,眼里全是期待。

    高敏淇泯了口茶,心平气和道:“大家都认为我知道‘金甲城’的下落,其实,我并不知道......”

    回眸韩灵那双逐渐失落的大眼睛,她又道:“准确地来讲,是记不起来。六岁时,医生给我的诊断,是选择性失忆,因为年幼时遭遇了可怕的事情,为了保护自己,大脑选择把那些可怕的过去,藏了起来。所以,我自己也记不起‘金甲城’到底在哪里。”。

    听罢,韩灵绝望地闭上眼睛,垂下脑袋,用双手裹着脸,喉咙略有哽咽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