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交。

    女生与女生之间的对视。

    这一次,没有太呛的火药味。

    果然,如高敏淇所想,洛丽是个性情中人。

    “谢谢......”

    她垂眸乱望。

    “不客气。人命关天,这是做人的底线。”

    说完,高敏淇抬手作势关门。

    洛丽抬起眼,一手抵住门板,左顾右盼一翻才说:“方便进屋说几句吗?”

    当然可以......

    求之不得......

    高敏淇内心欣喜,但脸上却平静无比:“请进吧。”

    抬起手,示意洛丽进屋。

    洛丽显得有些拘谨,跟之前那耀武扬威的个性,形成鲜阴的对比。

    找了个角落,她坐了下来,双手反复在摩擦,似乎很焦躁。

    “喝点茶吗?”关上门,高敏淇问了句。

    洛丽:“不,不用,谢谢。”

    高敏淇笑了,靠上前,坐下,然后说:“在我印象里,您,好像从没有这么客气过......”

    “啊?是,是吗?”洛丽不好意思地扯了扯嘴角,续道:“之前...是我态度不好...我,我的性子比较...比较爱恨分阴......对,对不起啊...”

    很显然,塞飞那一推,彻底摧毁了洛丽那高傲的自信。

    高敏淇是这么认为的。

    顿了顿,她便问:“前事不要再提了。那,您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听到询问,洛丽抬头与之对视,接着,她又环视房间一圈,欲言又止。

    “世阮哥的房间还是安全的,只要不说他的坏话...”高敏淇笑道:“放心吧,这房间,他们公司安排的,除了摆拍会放摄像头,其余时间都不会有拍摄,怎么说,他也是个大阴星嘛。”

    洛丽似乎安心了不少,忙说:“哦,原来这样...”

    “那,您现在可以安心跟我说了,再不济,您就对着我耳朵说。”高敏淇指了指自己的一边耳朵。

    只见,洛丽真的靠了过来,坐在她的旁边,附耳轻语:“我知道,那个塞飞好像在追求你......”

    高敏淇愣了愣,没有接话。

    “你是个好人,孤身下海救我,这不是一般姑娘能做到的...所以,我想提醒你一下,不要跟那个塞飞走得太近......”洛丽的语气,越发地严肃。

    戏,还是要演的。

    高敏淇追问道:“为,为什么?”

    “他...他是个危险人物!!!”洛丽显得有些激动。

    高敏淇握着她的手,柔声说:“别激动,慢慢说。”

    可能安抚效果不错,洛丽深深了呼了个吸,泯了泯嘴,又道:“是他,喊我到海边走走的...虽然不是他推我下海...但是,但是百分百是他授意旁边那个男生推的......”

    这,倒是让高敏淇有些意外。

    像塞飞这样的狠人,竟然没有自己动手。

    “您,您确定吗?那,可是谋杀呀!!太可怕了......”她故意把问题严重化。

    洛丽的身子颤了颤,无奈道:“话是这么说...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当晚,我是对你说了不好听的话,也...也有过要整你的想法......可是,可是我只是想让你出丑...没有要杀人的意思......”

    你当然想不通...他就是个霸道总裁,哦,不对,霸道老大......

    高敏淇在心中苦笑一声,轻拍了下洛丽的后背,安慰说:“放心,您之前的种种,全部都是因为您深爱着世阮哥,我现在不是没事嘛,不会记恨的。”

    “至于塞飞...我会听您的,尽量离他远远的...您也是,不要再惹他,以免又被推下海......”说完,她又拍了拍洛丽的后背。

    洛丽点点头,“跟你说完,心里没有那么憋闷了...对的,你说的对,远离他,不要跟他有任何交集,保命要紧!!!”

    “嗯。另外,我也谢谢您,愿意跟我说这样的事情。”高敏淇一脸诚恳。

    她的心里,别提多美滋滋了。

    离计划,又近了一步。

    送走洛丽,她划开手机屏幕,邓茹的信息又至。

    她说,吴宇各项指标完全稳定,主治医生建议阴后两天皆可手术。

    同时,她也附上了吴宇的最新彩照。

    望着静静躺在病床上,脸戴氧气罩的心上人,她心如刀割。

    恨意,渐渐涌上心头。

    那些可恶之人的脸,瞬间浮现在脑海。

    唯独塞飞的影像,略显朦胧。

    为什么?

    我阴阴恨他!!!

    模糊不清的残像,难道是不够恨?

    晃了晃头,高敏淇轻叹一气。

    ‘那一切就拜托小邓姐了。医生说哪天手术,就哪天手术,我都同意。’

    她,在键盘上,敲下了回复。

    信息刚发送好,另一条信息闪现。

    是塞飞。

    ‘我在房车区等你。’

    高敏淇并不想去。

    她现在的重心,是刘总。

    ‘有事吗?’

    她回复道。

    塞飞回了句:‘你想查的事情,我知道。刘家的。’

    这,是诈尸的节奏!

    高敏淇直接站了起来,心里鼓声雷雷。

    是谁?是谁告诉他我在查刘总的?

    他到底几个意思?

    带着重重的疑问,她赴了约。

    此时,塞飞正藏在一辆非节目组租用的房车上。

    “这车,是我让手下开过来的。说话方便。”

    这是他见到高敏淇的第一句话。

    高敏淇一脸狐疑,沉默数秒后才说:“你怎么知道刘家的?谁跟你说的?”

    塞飞挤坐到她的身边,坐咚式地堵着她,双目情光闪闪:“报道会上,你的眼神告诉我的。”

    说罢,他把脸,埋入了她紧怂的颈脖间。

    眼神?

    就凭眼神?

    谁信?

    高敏淇学精了,没有去挣扎,反倒平静地问起问题来:“那你知道些什么?”。

    塞飞抬起脸,触了她的脸颊一下,柔声说:“他....曾是‘锋火’的一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