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待所里,人不少。

    既有被传唤来做笔录的人员,也有痕鉴科的警员,更有刑警队的队员。

    由于事故地离最近的派出所,直线距离也要十多公里,为方便办案,林素云队长索性把整个调查组搬到了这个招待所。

    高敏淇在人流中彷徨地找着,一直也没见着刑阴的身影。

    心里焦急得很。

    “姑娘,你找谁?”

    凌厉的女声,从她的身后飘来。

    她循声而望,说话的是一个气质飒,衣着却相对保守的姐姐辈儿。

    这个姐姐向前走了两步,举起身前的工作牌,道:“我是小峡谷案的负责人,林素云。你是哪位?”

    林素云......

    想起刑阴提及过此事,高敏淇便说:“林队长,您好。我叫高敏淇,来找刑阴,刑队长...”

    林素云静静地盯着她,好一阵子才回了句:“原来你就高敏淇...”

    “诶,是我。”高敏淇只感全身不爽。

    她的名字,看来是人尽皆知。

    早知道就用高淑盈的名号了......

    “请问刑队长在吗?”她无奈地扯起嘴角,露出一道不太舒适的笑容。

    林素云眼周的肌肉微微一缩,态度从凌厉,一下子转入冷漠:“不在。”

    说完,她转身走开。

    什么情况?

    我跟她结什么仇了?

    高敏淇挠着头,满脸emo。

    当然,她也不是想不到成因,别人恨他,要么就是为吴宇,要么就是为悠珊珊,八九不离十。

    “唉......”

    轻叹一声,她走入临近的小型‘办公室’,截住一位年轻貌美的警花姐姐:“姐姐您好,我想找刑阴,刑队,请问他在吗?”

    警花抬眸看了看她,柔声说:“应该在吧!你上三楼301室,那是他的房间。”

    道了谢,高敏淇是跑着上的三楼。

    敲了敲门,她焦急地站在门前,双手反复摩擦。

    ‘咔咔~’

    门被打开。

    刑阴一身制服,出现了。

    见到门外的人,他也是一愣:“小高?!你怎么来了?”

    说着,他拉开门,示意请进。

    一进门,高敏淇还没来得及说话,目光便落在窗前的休闲椅上。

    那儿坐着个人。

    林素云。

    “呃......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要不我等等再来?”她站在原地,一只脚已然有转头的趋势。

    刑阴关上门,笑道:“什么不是时候?我在谈公事,都是你知道的情况。来,坐,喝点茶吗?”

    高敏淇委屈巴巴地看向他,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你,好像挺怕她的?”刑阴眼挺尖的。

    高敏淇不敢说话,扯了扯嘴角,眼神飘忽不定。

    “谁不怕我?”林素云开口了,语气极其讽刺:“我就长这样...再说了,没做亏心事,没做违法事,有什么好怕的?”

    刑阴总算听出了火药味,忙圆场道:“哎,小林,你今天是怎么了?干嘛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小姑娘?”林素云撩起眼角,又道:“只怕是披着羊皮的狼吧!?”

    刑阴:“小林!!!你怎么回事啊?来,说说,你的理由!我认识的你,不是这样的。”

    高敏淇很能忍,或许是习惯了冷言冷语。

    在她的记忆里,对自己真正好的人,除了吴宇和悠珊珊外,就只有张雨萱了。

    数不出第四个人。

    这时,林素云手锤砸在桌面,厉声道:“要不是她,珊珊会一直单着?要不是她,珊珊会牺牲?”

    果然...跟悠珊珊有关。

    高敏淇没有怒,也不气,一切都是事实。

    “林队说得是...都是我不好,害珊珊姐牺牲的。但是,感情的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珊珊姐喜欢我哥,如果我哥对她有意思,他们早该假戏真做了......”

    她这次选择正面刚。

    林素云愣了。

    她没想到,一个20不到的小姑娘,竟然敢怼自己。

    刷一下从坐位站起身,她冲到高敏淇跟前,揪起衣领,吼道:“她不接你这个任务,就不会牺牲,就可以嫁人,你不念她的好,反而说风凉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小林!!!小林!!!松手!!!”刑阴跑上前,出手制止。

    高敏淇不在怕的,反手握住衣领上的手,正视林素云的眼睛道:“林队,现在有个报仇的机会,您,要不要?”

    衣领上的手,收得更紧。

    手的主人,眉心紧锁,带着嫉恶如仇的目光,沉默不语。

    “小高!你说什么呢?别胡说八道。”

    刑阴用力地掰扯林素云的手臂,奈何不敢出全力,急得额头渗汗。

    扯了扯嘴角,高敏淇道:“没有胡说。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什么意思?你,又查到什么了?”刑阴诧异地问。

    这,让林素云有了些微的反应。

    缓缓地,面带疑惑的神色,她松开了手。

    顺了顺衣领,高敏淇调整了坐姿,娓娓道来:“珊珊姐的牺牲,与这个节目的投资人,刘总,有一定的关系。”

    “据我从‘锋火’那边收到的消息分析,兰灵发生的一系列案件,包括码头的枪击案,极有可能都是刘总策划的。他的目标,是‘金甲城’。而前些天发生的小峡谷坠落案,也是他的杰作,甚至,不排除有‘锋火’人员的参与。”

    想了想,刑阴便问:“很多人都觊觎‘金甲城’,为什么你会锁定刘总?”

    林素云没有发问,而是仔细聆听着一切。

    “因为,刘总曾经是‘锋火’的一员,还是建社的元老之一。”高敏淇扔出一枚重磅大弹。

    刑阴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什么?他曾是‘锋火’的成员?”

    “是的。‘锋火’内部还流传这么一个说法,宁甫朝吉曾对自己的二儿子说,‘金甲城’中的财富,有将近一半都是属于‘锋火’的,呃,他认为‘锋火’是他的财产。”高敏淇淡定地应道。

    末了,她又说:“那么,不难推测,刘总也认为‘金甲城’内,有属于他的一份财富,所以,他才拼尽全力伤害我身边的人,让我变得孤立无援,然后,推动我投靠他,相信他,最后,骗取我手上的‘金甲成’。”

    这推测,实属大胆。

    刑阴与林素云皆是一惊。。

    但,除此以外,没有更好的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