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制完成当日份量后,高敏淇早早回到房间,洗漱一翻便躺下床。

    今天忙得都没看手机,她挺想念吴宇的。

    划开屏幕一看,邓茹发来了不少信息。

    其中最后一条是中午12点多发来的,她说,吴宇醒了。

    这,让高敏淇激动得腾一下从床上坐起身。

    回拨电话,她激动地等待着和吴宇聊上一句。

    “喂,敏淇!”邓茹果断接通来电。

    高敏淇止不住兴奋的情绪,握手机的手,差点就颤动起来,“小邓姐,我哥呢?他怎么样了?精神还好吗?吃饭了吗?”

    她的问候,跟机关枪吐子似的。

    邓茹的语气,倒不是很兴奋,更淡不上高兴,只轻轻应了声:“嗯,还好。”

    “还...好?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您,直接跟我说,我挺得住!”

    高敏淇的心,揪了一下。

    不详的预感。

    好一阵子的沉默,邓茹才支支吾吾道:“前辈...前辈....他确实醒了,但......”

    “但什么?您说啊,姐,不要到点就不语!”高敏淇有些急躁了。

    “唉......”邓茹轻叹一声,道:“前辈确实醒了,但,他认不了人......还不记得之前发生过的一切......”

    晴天惊雷,或许就是如此吧。

    高敏淇只感自己眼前一片模糊,嘴巴微张着,却一个音都挤不出。

    “本来,见到他醒,我兴奋得不得了,结果,当医生来检查时,他的言行举止跟变了个人似的,不仅认不得我,认不得陈队,而且,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甚至,更不知道自己从事的职业是什么......”说完,邓茹又叹了一气。

    强咽了喉中的唾沫,高敏淇哽咽道:“那...他是不是...也把我忘了?”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

    然后,高敏淇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人生,真的很无常。

    她体会了种种,父母双亡,隐居海外,隐姓埋名,挚友亡故......

    最终,上天还夺走她最爱之人的所有记忆。

    狗血剧,可能会这么演。

    可她是个活生生的现实人啊,不是戏中人。

    眼泪,不停地涌动。

    她的哭声,从抑到扬,从悲到恸。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电话那头传来邓茹的声音:“敏淇,你不要太难过,医生说了,人醒了,指标也正常了,活下来就好。失去的记忆,可以通过一定的治疗来部分恢复。”

    “嗯嗯......谢谢您,小邓姐姐......”高敏淇也阴白,只要人活着,其他的都不是事儿,奈何她仍是感到难过。

    记忆,是人生的一环。

    它,是人们在生活中喜怒哀乐的汇集。

    忘却的,可能会在某天想起来,但也可能一辈子也想不起来。

    痛苦的记忆,忘却了也罢。

    快乐和温情的记忆,一旦忘却,人生就如同丢失了珍宝一般,失去光彩。

    她所悲恸的,不是吴宇失去记忆这事,而是他忘却十二年的感情点滴。

    挂断电话,高敏淇熄了灯,躺在床上,蜷缩着。

    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蚕蛹。

    突然,阳台传来一阵细碎的响动。

    似乎有人爬了上来。

    迷糊中,高敏淇缓缓转了个身,借着被缝,瞄向阳台。

    果然,一个瘦长的身影,正从阳台走进房间。

    这人,应该是个女的,长发飘飘,心脏之外有点隆起。

    她转动脑袋,左右望了望,缩起肩膀,半蹲着身,向床铺位置靠近。

    高敏淇连忙打开手机,拨打林素云的电话,接着,她从枕头下,掏出一块黑色的小盒子。

    那,是张雨萱送给她防身用的。

    接近五秒,电话才被接通。

    同一时间,那女人忽地掀开被子,跃身跳上床,压在高敏淇身上,两手迅速握住其颈脖,嚷道:“我要弄死你!!!弄死你!!!”

    “喂,小淇?有什么......”电话那头,林素云没问完,便听到那女人的疯狂嘶吼。

    高敏淇幸有准备,抬手就把小盒子怼在那女人的左腰间。

    ‘嗞嗞嗞~~~’

    电枪独有的声响,夹杂着蛋白质的焦香,在房间内弥漫。

    那女人后知后觉,啊了声后,她缩手弹开,落在床下。

    高敏淇也顾不得喉咙压迫式的疼痛,反身滚动,从床的另一边下地。

    下一秒,她打开了房间所有的灯。

    瞬间,那女人的真容大白天下。

    纹子。

    她眼露凶光,表情扭曲,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你...你要干嘛?”高敏淇不断地轻抚被掐的位置,脸色红得发紫。

    纹子邪魅地笑了笑,侧起半边肩膀,阴阳怪气地说:“为民除害呀!”

    “是谁派你来的?”

    这是高敏淇的第一反应。

    但转念一想,疯子,有时说的话,也是很有哲理的。

    嘿嘿嘿地笑了几声,纹子啥也不说,瞬间蹦上床,踩着单车步,手举利刃,朝高敏淇扑了过来。

    势头猛得很,大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境界。

    按理说,被节目淘汰,不应该疯成这样......

    高敏淇深深地皱起眉,闪身躲开第一击。

    旋着步子,转到了阳台的落地窗前。

    “你能先冷静一下吗?你知不知道,你正在被有心人利用?你知不知道,你要是伤到我,你现在生活将会毁于一旦?”

    她尝试跟疯子说道理。

    不知为何,纹子压根听不进任何语言,只知一味地前扑,挥刃。

    全然不顾后果。

    高敏淇一而再,再而三地转着步子,变着方向。

    很快,她已经靠在房门之前。

    抬手拧门把,嗯?

    门把,卡死了。

    拧都拧不动。

    完了.......

    这会儿,纹子阴沉地笑起来,双手握住利刃的把手,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