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辙。

    高敏淇只能硬碰硬了。

    同边的手臂和双腿,一前一后地摆放,腰身微微下蹲,整个战术姿势。

    这是吴宇教她的防身术。

    “纹子,我已经警告你了,不要再靠近,待会儿受伤了,我是不负任何责任的!”她厉声吼道。

    纹子毫无所惧,跟传闻里中邪的人一样,只是一味地邪笑,手中的刃,越举越高,步伐也是越发地频密。

    要不是房间里有光,论谁都会以为自己见到飘飘子。

    一步、两步、三步......

    她越靠越近,嘴里还发出妖怪般的刺耳喊叫。

    ‘笃笃笃~~~’

    “小淇!!!小淇!!!你在里面吗?”

    门外,传来了林素云的声音。

    愣了愣,高敏淇向后退了半步,侧靠在门上,大声应道:“林队!我在里面!门锁被卡了,开不了!!!”

    她的眼睛,则一直盯着纹子。

    “小高,别怕,我们都来了!现在就破门,你离门远点!”这时,门外又响起刑阴的喊声。

    高敏淇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只是,让她离门远点,这有点棘手。

    此刻,她的左边是墙,右边是衣柜,前面一臂距离的地方,是纹子。

    后面便是房门了。

    她能躲哪儿?

    想换个地方也挺难。

    苦笑过后,她选择豁出去。

    只要门能在短时间内被破拆,她还是有生的机会。

    说时迟那时快,她主动飞扑向前,把纹子硬生生地推倒在地。

    然后,抬手就抢对方的利刃。

    渗人的是,纹子竟反应极快,落地后的下一秒,便扭动身体,来了个比目鱼翻身。

    瞬间便骑到高敏淇的身上。

    眨眼的功夫,高敏淇失了算。

    利刃没能夺下,其刃尖反悬在自己双眼之上。

    她架起双臂,拼命抵住刃尖下压的重力。

    让她想不通的是,这纹子,斯斯文文,瘦瘦弱弱的一个女生,蛮力惊人,跟那些撸铁的大汗,有得一拼。

    “我要弄死你!弄死你!为民除害!!!”

    说着,纹子再次发力。

    刃尖又往下落了一寸。

    这回,距高敏淇的眼珠子,仅两寸之遥。

    “纹子...你冷静点,我不是你的敌人,我们没有过节!!!一切都是节目组的安排......不信,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司参...”

    喘着粗气,高敏淇自救道。

    纹子冷哼一声,双眼一瞪,发了疯似地嚷叫起来:“都得死!都得死!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说罢,她仰起身体,作势来个最后一压。

    完了!

    高敏淇知道,她这一压,自己的招子,肯定要废。

    若命该如此,她还能作什么抵抗呢?

    她紧握双拳,仍是以双臂作障,双眼却缓缓闭上,等待上天最后的安排。

    ‘Bang~~’

    下一刻,门被破开了。

    凌乱的脚步声以及呵斥声,此起彼伏。

    接着,是纹子的疯人疯话,剧烈挣扎:“我要弄死她!!!弄死她!!!你们谁也阻挡不了我!!!你们都得一起死!!!”

    “小淇,你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缓缓飘入高敏淇的耳畔。

    她的肩上,忽感一只温热的巧手。

    睁眼一看,引入眼帘的,是一脸担忧的林素云。

    那一瞬,她仿佛看到了悠珊珊。

    愣了愣,她笑了,眼中也浮起一抹水气:“我没事...”

    “带她回所里,找专业的医生做个鉴定!”拍了拍高敏淇的后背,林素云站起身,冲门外的下属吼了句。

    刑阴靠了过来,伸出手,把高敏淇从地上拉起来:“小高啊,要不你跟我们回招待所吧,那里更安全。”

    望了望门外散去的人流,高敏淇晃了晃脑袋,坚定地说:“我不怕!”

    三人互望了一眼,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刘总领着司参和安保队长,匆匆赶到高敏淇的房间。

    一进门,刘总便拉着高敏淇的手,‘慈爱’地问长问短:“小高啊,你可吓死我了!!昨晚发生那大的事情,你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身体有没有受伤呀?哎呀,哎呀,你看吧,小脸蛋都白成纸了......”

    司参狐假虎威,冲安保队长呵斥道:“你怎么搞的吗?那个淘汰者应该送回家啊,怎么能扔在半路呢?幸好这次咱们高小姐没事,不然,你有几个脑袋赔的?”

    安保队长一直垂着头,没有说话,任人‘宰割’。

    看着这一帮豺狼虎豹,高敏淇挺恶心的。

    可戏,要认真演,不能半途而废。

    扯起嘴角,她露出温婉的表情,说:“刘总,我没事,您不要怪司导,也不要怪队长,他们都尽职了......谁也没想到,纹子会疯掉......”

    “哎呀,你看看,小小年纪,就这么善解人意,哎呀,真是越看越喜欢,像极了我女儿。”刘总边说边摩梭高敏淇的手背。

    高敏淇顿感全身不适,很想甩手,很想骂人,却不能发飙。

    怎么办?

    突然,门外冲进来一个人。

    那人从刘总与司参之间挤了进来,顺手握住高敏淇的臂膀,一脸惊恐地说:“淇淇,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他是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朴世阮。

    刘总被占了C位,缓缓松开手,不悦地眤了来者一眼:“世阮你怎么现在才来呀?这么不关心女朋友,该要批评批评你了。”

    “我的错......对不起,淇淇。昨晚,昨晚我睡得太沉,没听到警车来......”朴世阮满眼都是歉意。

    俨然昨夜的事情,是他干的一样。

    眨了眨眼,高敏淇腼腆一笑:“没事,我很好,你不要太自责。昨晚的事情,谁也没想到呢。”

    朴世阮一把将她拥入怀,抱得可紧了。

    这事儿,很快被‘潜伏’在拍摄区的狗仔队挖了出来,并把手中的部分‘瓜肉’发上了互联网平台。

    舆论哗然。

    一个小小的大学生,节目的新宠儿......

    东南亚富二代与国际偶像为她互撕......

    挚友不幸坠亡小峡谷,夜半又遇被淘汰女嘉宾袭击......

    全部上了热搜。

    病房内,张雨萱和邓茹都看到了这几侧新闻头条。

    她们心里都不是滋味。

    高敏淇,并不是那样的人。。

    望向坐在阳台前,深度思考人生的吴宇,张雨萱决定要想些办法,尽快激活他失去的记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